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四十一章-谁主沉浮

侍卫没有再迟疑,往鹰雪梅奔去。

鹰雪梅将长刀随意扔开,拿着不会用的长刀,说不定会划出新的伤痕,太痛了。就让他们一刀杀了她罢了,挣扎这么久,够了。

最前面那个侍卫身着的衣服,人群里只有三个。

就在他的长刀即将刺中鹰雪梅时,毫无征兆往右划去,左脚抬起,踢飞左侧的人,人群乍乱。

他一手牵起鹰雪梅,往脸熟的人那边跑去并大喊。

“我是禁卫军三营统领东门雄,你们此时不弃暗投明,更待何时?”

李如平在一旁同时大喊。

“这里的事天知地知,只有我们知。杀了他们,所有人皆王公贵族,世袭罔替!”

还有希望,鹰雪梅不会放弃。

“他不过是个不伦之物,杀了他,你们都是守护李家江山的功臣,功至封王封侯!”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无人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一些人转瞬做出抉择,一些人则还在犹豫不决。

犹豫不决的侍卫永远也没机会做出抉择,因为他们身边,今晚来这之前还曾一起喝下血酒,发下“同富贵不相忘”誓言的“好兄弟”们,已经挥刀。

......

在许下同样利益面前,不伦之物的李如平终究还是比不过被玖治封为皇后的正统。

不过支持李如平的人相比于鹰雪梅的人虽然要少了一些,但以命搏命之下,鹰雪梅一方的人惨胜。

之前人影重重的宫殿里,包括鹰雪梅在内,只剩下四个人。至于受伤没死的,没有一个。

因为之前还在喘气的人,不管分属哪个阵营都被三个仅存完好的人杀了。

为什么?

因为就算是一个光武的利益被很多人瓜分,每个人得到的还是会很少。

如果可以,他们巴不得只剩下他们一个人。

李如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只剩下一堆烂肉。

三个浑身血红,已看不出原来模样的男子跪在鹰雪梅身前,异口同声。

“微臣东门雄参见皇后!”

“微臣乌聪健参见皇后!”

“微臣慕雨星参见皇后!”

外貌没有任何变化,但鹰雪梅所散发的气机与昨日判若两人。

“三位爱卿平身,此间的事虽已结束,但还有很多极为重要的事需要三位爱卿前去处置。”

“皇后请吩咐。”

“东方雄,你去——”

......

夜黑,万物休息。

因玖治立鹰雪梅为后的消息传入各个大小城池,光武并未因为黑夜的到来而停下躁动,反而是愈加的躁动。

很多郁郁不得志的文人墨客作诗赋词,或褒或贬不一而足。

至于巷头街尾议论声,则几乎都是痛心惋惜声。

“党争落幕,朝廷难得平静,皇上不加以利用此时的大好局势,一举消除来自苍风的威胁。却另立新后,令朝廷陷入新一番权力争斗风波中,实在是让人痛心!”

“百万将士在辽东浴血奋战,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皇上却铺张浪费,纳年轻貌美的光武之玉,我——我就算是死,我也死不瞑目啊!”

“恳请圣上体察民情,光武受够磨难了!”

在信使的努力下,讨论立新后的声音还在增多。

随着另一批信者的快马加鞭,另一条消息传入每一个百姓的耳朵里。

热烈的吵闹声霎时消失,所有人默契转身走下酒楼,回到自己的矮小房子,关好门窗,除非天亮,绝不打开!

京城一些官员连夜起床赶往皇宫,但今夜的皇宫一如既往禁止任何人入内。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失望,因为他们来这最大的目的不是进宫,而是报团取暖。

能离家前往宫门的官员都很幸运,因为有很多官员的府邸,在消息没有扩散之前被一群群禁卫军破门而入。

在响起一连串惨叫声之后,禁卫军拖拽一个又一个个还在滴落血水的袋子扔上马车离开。

不属于吕家一派的皇长子府邸也被一群禁卫军破门而入,但皇长子早已不见踪影。

因为这件事,宫里又死了很多很多人。

......

再漫长的黑夜,终有尽头。

夜尽天明之时,分外绚烂。

玖治三十五年,玖治驾崩。

三皇子李如柄继位,定年号为德祐,不再沿用玖治年号,玖治三十五年也为德祐元年。才做了半日皇后的鹰雪梅,成为皇太后。

虽然都很疑惑为何不是皇长子继位,但光武都没有第一时间出现混乱。不过在平静的外表下,掩盖着惊涛骇浪。

不过半日,常山王爷昭告天下,皇长子被迫害至常山避难,常山州拥立皇长子继位,定年号盖定,玖治三十五年为盖定元年,择日晋难,号召天下英豪共同晋难。

一时间,天下风起云涌,岭南州与天星州同时回应将会追随常山州晋难。

西怀王昭告天下五皇子李如达在西怀州,拥立五皇子继位,定年号弑雄,玖治三十五年为弑雄元年,择日晋难,号召天下英豪共同晋难。

德凉王昭告天下九皇子李如争在德凉州,拥立九皇子继位,定年号宿恨,玖治三十五年为宿恨元年,择日晋难,号召天下英豪共同晋难。

最应该反了京城的渝州与琴川,却第一时间昭告天下拥立三皇子。

深究下去,就会知道不管渝州与琴川是否真心想拥立三皇子为皇,都不得不拥立三皇子继位。

太后鹰雪梅的父亲鹰作栋率领百万大军驻守的天抚防线,抵御苍风虽显得捉襟见肘、岌岌可危,但反身平了他们两个州的小打小闹还是轻而易举的。

从未被世人关注过的青丘州,不被世人关注的昭告天下拥立三皇子继位。

德祐皇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不法皇位,再次昭告天下,将会派遣大军平定三王之乱。

太后鹰雪梅不失时宜,第一次昭告天下拥立三皇子继位,并且声称这是玖治驾崩之前的遗诏,若是三王不信,可以进京验看诏书。

三王不可能进京验看诏书,只能与京城打嘴仗。

天下大乱之势滚滚而来,不可阻挡。

光武内忧外患之下,谁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