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三十七章-焚烧小院

四大城门还未开启,自皇宫南门到鹰府的街道两旁已站满京城百姓。

不是他们想凑这个热闹,时隔十八年,玖治再次纳妃。

不管是玖治本人,还是以礼部尚书为首的做礼官员,都想将这场纳妃做到极致的盛大。

昨日夜晚,京城百姓便收到了消息,今日清晨必须到达盛华街两旁。

在百姓的身后,还有一个个着装不凡的禁卫军。

之所以说着装不凡,是因为他们此时穿着的军服,领口、袖口与衣摆都为金边。

至于气势,一言难尽。

嘎吱——

南城门缓缓打开,身着喜庆大红色礼装的宫女与太监司内侍们,手持令人目不暇接的宝物,一座座华贵轿子里,或坐着皇亲国戚,或装着一人拿不起来的神物,向鹰府慢慢走去。

城内所有酒馆、客栈都挂上喜庆灯笼。

队伍到达鹰府门前,鹰府院门皆开,一条宽约四尺红毯自府内延伸到府外,两侧是一名名端着花篮的少男少女。

管家弘颜站在大院门口,看到皇家队伍,挥挥手。

四周飞出无数烟花,同时爆炸的响声,所有人都感觉京城大地因而震动。

声乐欢欣袅袅,朦胧的雾气从鹰府围墙底部冒出,鹰府里面各个角落与山水树木之间也有雾气涌出,一时间,鹰府从人间大府,成了一处人间仙境。

皇家队伍最前方轿子停下,一名和目老者走下,打开所持的金色绸布。

“鹰家接礼。”

弘颜率领所有鹰家人跪下,老者继续诵读金色绸布里的内容。

“黄金千两。”

读过之后,满脸正气与不阿老者语气舒缓许多。

鹰家的人,不管先前脸色如何,无不露出惊喜。

此时行的是纳采之礼,一般来说,皇后的黄金为两百两。

鹰雪梅此时得到的却是一千两黄金,再加上昨晚吕后失势,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空缺,鹰家人如何不喜?!

“谢陛下。”

老者每诵读一个礼品,鹰家的人就会先叩谢,再派人接过礼品。

随着时间流逝,一些鹰家人竟因太喜悦而昏厥,形式一度失控。

后面所有礼品的规格,都超过皇后之礼。

稳了!能坐上皇后之后的女子,非鹰雪梅莫属。

按照礼仪,接下来前来送礼的皇家队伍应该回宫复命了,但老者一反常态继续诵读。

“应天监测得吉日良辰,就在今日亥时,皇上特命我等,迎接鹰家鹰雪梅进宫,今日行完大礼。”

弘颜叩头。

“遵命。”

老者当先进入鹰府,身后跟上来一个极尽奢华凤轿与九十九名吹奏声乐的少男少女。

……

声乐声就在数座城墙的那边,鹰雪梅抬手低头看身上喜红色婚装,眼里不是无悲无喜,是迷茫。

又看了看这座自她懂事起,请求父亲根据她的所有要求建造而成,记录了她所有儿女情长和辗转反侧的小院,眼里的迷茫更浓。

转身离开,在踏出院子时,摆摆手。

几名在院子外等候多时的家丁或拿着桶,或拿着火把,看鹰雪梅的手势,都没有立即动手,只是看着鹰雪梅。

鹰雪梅回头,冰冷的目光扫过几人。

几人不再犹豫,拿桶的将桶里的液体泼洒小院四周,拿火把的扔在液体上。

噗——

火苗蹿升,化作一条火龙,一口将院子吞噬,鹰雪梅与几个家丁已到城墙拐角。

消失了,不见了。

……

鹰雪梅此次进宫的待遇与昨日可谓天壤之别。

昨日拦截她的人都已消失,换来的新人看见她乘坐的轿子无不跪拜。

轿子一直到达门口上方牌匾写着《欲仙宫》的红色宫殿前才停下。

“鹰家鹰雪梅到。”

一名站在宫门的公公用他们特别的尖细声音大喊,这个事,本应由谢安陆来做。

鹰雪梅由两名宫女搀扶走下轿子,往宫殿慢慢走去。

殿里,玖治站在中间,身着普通人家大婚时着的红色新郎官衣服。

炽热的眼眸在看到鹰雪梅踏入宫殿时,达到最盛。

宫殿两侧,是每日上朝的文武百官。身为老狐狸的他们,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恭喜皇上寻得佳人。”

“鹰家鹰雪梅将门之后,太尉为光武鞠躬尽瘁,理应让鹰雪梅母仪天下。”

“理应鹰雪梅母仪天下。”

玖治以极为赞赏的眼光看向第一个说出让鹰雪梅母仪天下的顾铁房。

“顾家为光武之强盛,甘以数代人之离散。今顾爱卿更是不辱顾家先祖之遗风,为光武之稳定与昌盛不遗余力。朕观顾爱卿老当益壮、老而弥坚,丞相之责,非顾爱卿莫属。”

其他官员无不在心中仰天长叹、捶胸顿足,就晚了那么一步!

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回报,在心中惋惜,早知自己早一些说。

但真的是他们没希望早些说吗?

当然不是。

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所有人开口之前,大喊“鹰雪梅应当母仪天下”。

只是他们敢说吗?

吕家虽失势,但就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们也得是一只“狗”才行!

要说人群里能成为那只“狗”的人,只有以前立直党二号人物——顾铁房与中立党党魁马如意。

此时很多官员用各种目光偷偷扫过马如意,只见马如意脸色寻常,丝毫没有因为错失一个大好机会而懊丧的模样。

与马如意关系亲近或普通的人,感叹于他的沉稳。

很多仇视马如意的官员,则在心中大肆腹诽其装模作样。

他们完全想不到,在马如意平静的外表之下,并不是懊丧,而是愤怒!令他想冲上去杀了玖治的愤怒!

古有谦让之礼,顾铁房怎会直接答应。

惶恐跪拜,声泪俱下。

“谢主隆恩,只是微臣虽心有余力而力不足。臣观御史大夫马如意比臣少年二十有余,这些年掌管之事与丞相职责相似,处置井井有条,令光武减少甚多不必要发出的银两,使国库充盈,实乃大功。”

“且马家不比我顾家为光武所尽之力少一丝一毫,臣认为马大人更适合丞相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