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十四章-军十二万

“我算是终于明白罗大光这小子了,要是我早时便遇到将军,我也不会做这什么鬼的太守啊。”

罗大光不说话,露出一个憨厚微笑。

今早,他砍了三十个苍风贼寇。

“好好休息吧,更多的苍风贼寇不久之后就会到来。”

三人脸色凝重。

“如此以往,我们能守住吗?”

杨风青没有逃避他们的询问,回答得很简洁。

“不能。”

三人立即急了。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

“要不趁他们还没有完全注意我们之前,赶紧离开吧!”

“现在的战功,已经足够让我们名扬天下!”

杨风青大笑,拍拍他们的肩膀。

“不用慌,山人自有妙计,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这句很敷衍的话,神奇的让三人心安。

......

城主府灯火通明,来往士卒见到杨风青,正要跪拜,他已经闪身不见。

在库房,他终于找到脸色憔悴,正记录着什么的夏冰儿。

轻轻走到她身后,仔细看了一会儿。

“不必如此详细,不久之后,我们就要离开滨洲城。”

在杨风青出声的刹那,夏冰儿的手轻颤。

“那我们还能去哪呢?”

“天雄岛。”

夏冰儿迭的起身,注视杨风青,疑惑爬上俏美容颜。

“天雄岛?那里不是在上次与苍风大战时,被樱和抢占了吗?而且那里...”

“夺回来便是。你先去休息吧,我替你写一会儿。”

“不用,我还可...啊——”

因久坐致使脑供血不足,她眼睛一黑,往旁边倒去。

杨风青眼角肉眼可见轻轻抖动,眼疾手快揽住她的柳腰。

加上这次,他已经是第二次揽住夏冰儿。

虽然本意都不是占便宜,但他心里还是不由感叹:“完美!”

夏冰儿俏脸通红,藕臂悬在空中左右为难。

目光游离,最后定格在杨风青的俊秀侧脸。

外面嘈杂声瞬间消无,她的耳朵只剩下自己和杨风青的心跳声。

两只手如被施了魔法,越来越重,往杨风青的肩膀缓缓落下。

杨风青看着怀里美人越发红润的俏脸,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夏冰儿是他前世今天见过最美的人儿,他不是柳下惠,心里自然有正常男性此时该有的想法。

在怪异气氛中,房间温度缓缓爬升。

终于,两只藕臂轻轻搭在他肩膀上。

就算隔着绸纱,依然能感觉到其中的无暇与光滑。

夏冰儿羞红脸,想抬起双臂,但它们似乎本属于杨风青一般。

想张口解释,胸口被一股晕热气息压着,卡在喉咙里,有丝丝难受,又有令她沉迷的奇妙晕幻。

羞赧让她美眸紧闭,力气即时消散,不受控制往杨风青怀里倒去。

一些破碎画面在杨风青脑海里闪过,他一个激灵,紧咬舌尖。

刺痛感让有些晕乎的脑子清醒,往后撤一步,并抬手握紧夏冰儿的肩膀。

“没事吧?”

夏冰儿不知何时已睁开美眸,紧咬上唇,泪水如倾盆大雨。

因太伤心,她单薄的身体在啜泣中颤抖。

杨风青嘴唇聂聂数次,最后突然弯腰将她横抱而起。

“哇呜呜——”

夏冰儿放声大哭,不管不顾紧抱杨风青。

杨风青手足无措。

“嘘——你倒是别哭啊!这大晚上的,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回应他的是更大哭声。

杨风青:“......”

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她的房间。

将她放到床榻上后,就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两只手抽不回来,只得无奈看向泪眼蒙眬的玉人。

“早些休息。”

夏冰儿嘴唇紧闭,带有解释、祈求和委屈等等情绪的美眸直直望着他。

“你很好,是我的原因。”

夏冰儿使劲摇头,着急解释。

“不是,是我不够好,所以...”

杨风青趁空隙将手抽回,拿起棉被给她盖上。

“你已经很累了,好好休息吧。”

“可是...可是...我...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晚安。”

夏冰儿能感受到杨风青语气带着温柔,郁结的眉眼松解许多。

“晚安?晚安。”

望着杨风青的背影,她眼里的温柔能将任何一个铁血之士融化。

......

杨风青这边两战两捷,但对于辽东大局并没有任何影响。

辽东州城辽城,苍风军旗插满城墙。它们加入了夜风的狂欢,发出飒飒声。

城主府某个房子里,数十名戎装男子依次而坐。

首座男子面庞白净,再加上有些单薄的身体,看着像书生。

这也没错,黄煊赫在成为将领之前,确实是书生。

单闻名字就能让光武小儿停止啼哭的黄赫煊,竟然长得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不知道让多少人大跌眼镜。

“大将军,为何突然让我们回来?”

“谨清党和立直党已经开始合作,天抚防线上有百万雄兵正以逸待劳等着我们。”

下面将领并未担心,反而欢喜。

“那又如何?我们杀过去便可!”

“此次我们举国出战,又破开了辽东防线,正是吞并光武的好时机!”

“光武军不过就是一群会直立行走的猪而已,我们只要杀过去,一定能像杀牲畜一般将他们消灭!”

黄煊赫见部下已如此自傲,心中警觉。

“骄兵必败,你们难道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需要我提醒?我们数日间奔袭数千里,将士早已经劳累不堪。如果遭遇伏击,后果不堪设想。”

一如之前的语调,但这次没有人再敢冒出来反对,纷纷点头。

“是。”

“按之前的布置回城防守,谁敢出击,杀无赦!”

“遵命!”

“你们...”

他还没说完,一传令兵屁滚尿流跑进来。

“报——卫将军龙韵所部全军覆没!”

饶是黄煊赫平时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喜不形于色,奈何这条战报实在太出乎意料。

“什么?!再说一次!”

“卫将军龙韵所部全军覆没!”

下面的将领顿时吵翻天。

“什么?!龙将军去攻打天抚防线哪座城池?”

“大将军,龙将军的仇不可不报,让我去为他报仇吧!”

“这件事有蹊跷,我们应该先探明情况再作决定。”

黄煊赫眼里震惊散去,只剩下浓浓疑惑,没有理会下面的人。

“将战报拿上来!”

一炷香之后,黄煊赫沉沉长呼一口气。

脸上没有特别神情,但内心已翻江倒海。

“尤狮死不足惜,但那封密信!”

“幸好早有防备,他们不知道来信是谁。但以防万一,绝不能让他们回到天抚防线之内!”

“想不到光武竟有如此帅才,不管如何,一定要把他埋葬在滨洲城!”

扫过下面大将,心间有了计较。

“啸良庆、申执甫。”

“末将在!”

下面走出两名男子,其中一人很激动,是之前主战的人之一。

另一名无悲无喜,之前一直没有说话。

“申执甫为主将,啸良庆为副将,率领十万步兵,两万血虎铁骑前往滨洲城。务必将其收复,活捉其守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