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二十九章-雪梅回京

他的目光里,除了无尽恨意,只有除杨风青而后快的坚决。

嘴巴闭合数次,听不到声音,但杨风青看出他说的什么。

“不杀了你,我应向北誓不为人!”

如果死人也可以说话,天雄岛上不知有多少林家人会对他说这话,神情会怎样的恐怖。

沿着木梯往上跑,一支支箭矢不断向他射来,每次都能被他堪堪躲开。

那一边的应向北挥手,他身后冒出数百名手持箭弩的士卒。

杨风青在最后一个转角,正要往上跑,比之前刺耳许多的破空声响起。

堪堪翻越到与应向北他们所在位置的背面,一声声箭矢击中柱子乍现。

下方的二狗在两人的扶持下,正往外面逃。

可现在杨风青是众矢之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所有人眼里。

有一些人顺杨风青目光看去,登时大叫。

“快看!那个死刑犯逃了! ”

吕才文气喘吁吁跑下高台,双手撑膝盖休息,听到喊声,嘣起一尺。

“你还都在这干什么!分出一部分人去将他们捉住!”

杨风青如灵猴攀岩,轻巧拐过转角。

之前看到的疙瘩是一个绳结,匕首划过,疙瘩解开。

嘎吱——

没了一面支撑,高台往一侧倾斜。

十丈高台倾斜,视觉冲击极大,在那个方向的士卒惨叫,外四周奔逃。

在高台下的吕才文,被将领夹着往外跑。

将周围所有事物在心中算过一遍,杨风青割下右侧绳结。

没了两根绳子支撑,仅剩的两根绳子无力回天。

吕才文那个方向的人,只感觉整片天都塌了。

“啊啊啊!救命!”

“大人,不要往那个方向跑!”

“不要丢下我,等等我!”

吕才文手脚发软,若不是他四周的将领将他举到头顶,他现在还在那片黑影之下。

轰——

高台有一部分落进湖水里,平静的湖水汹涌澎湃,两侧六条木巷被瞬间冲毁,其中就有吕才文等人所在的木巷。

之前插满湖边的火把, 更是几乎都熄灭。

经此大变,没有被波及的将领哪还有心思再捉奄奄一息的二狗与其他两人,就是杨风青,额——杨风青已经不见了。

“快回来救大人!”

“快些点火啊!”

“若是找不到大人,我们所有人过了今晚就都不用活了!”

......

罗大光与杨瓒在一片水洼里狼狈爬起来,左右摸过,都是大惊。

“二狗呢?”

“不知道!”

“可恶!再到左右找一圈。”

咔咔——

一个小树条被折断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两人爬出水洼跑去。

二狗整个人陷在一片泥泞里,只有一个脑袋裸露。

两人皆松了口气,将二狗扯出来,往事先约定的地点跑——盘下的客栈。

三人筋疲力尽赶到客栈,六匹马都已备好。

“公子呢?”

“我在这。”

两人看向那个角落,比吕才文高一些的吕才文冒出来,杨瓒就要拔刀。

“大人!”

杨风青轻拍愣住原地的杨瓒肩膀。

“你与我共乘一匹马,大光你带二狗,现在就离开!”

“是!”

......

不用想就知道四个城门此时定然紧闭。

六匹马还未接近西城门,西城门数千士卒严阵以待。

将领站在城墙上大吼。

“除非是公子,其他人不管是谁,一律射杀!”

“是!”

六匹战马跑出拐角,往这边奔来。

在城墙四周火光照耀下,来人模样都很清晰,那名将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只得大喊。

“是公子,不要射箭!”

还有很远的距离,杨风青挥舞右手。

“打开城门!敢阻拦者,诛九族!”

将领此时看清了在杨风青脖子有把明晃晃的大刀,亡魂皆冒,哪敢阻拦。

“快打开城门!都不要阻拦!”

临出城,杨风青不忘大喊。

“都不要跟过来!”

远离城门,两人分别换上另一匹战马,一行人消失于夜幕中。

......

杨风青那边惊心动魄,终于逃出城,京城这在一封封密信进入后,一阵暗流涌动。

愁云惨淡好几日的蔡府大开府门,来往的官员密集。

蔡候朱与几个心腹在书房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天赐良机啊!”

“丞相,吕家派人来了,我们该怎么做?”

“皇上这几日正为三王忧虑,出了鹰雪梅这事,就是老天爷也救不了他们鹰家!”

“我已安排好一切,不过打蛇打七寸,趁他病要他命,你们下去——”

鹰府相反,由原来的门庭若市变成闭门谢客。

书房里,鹰作栋跪伏,前面是杨顶天、杨征远以及北宫如霜的牌位。

在外人想象里,如今定然愁容满面、唉声叹气的鹰作栋,不仅没有那般,反而是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鹰家之女!”

“你们尽管浪迹天涯,我鹰作栋临死之前最后为你们铺垫一切!”

“风青贤侄啊,你可真是隐藏得太好了!”

咚咚咚——

鹰作栋笑容一收,将牌位收拾。

“何事?”

“老爷,小姐回来了。”

“什么?!”

鹰作栋将牌位隐藏,快步打开房门。

“你再说一次?!”

“老爷,小姐回来了。”

“跟随她回来的人,任何人都不允许出去。还有,立即派人出去散布消息,就说雪梅还在葫芦城。”

“是。”

除了交战时,近二十年没有跑动的鹰作栋往鹰雪梅的院子跑去。

“唉——雪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难道不懂吗?”

“还有风青贤侄!”

......

没有敲门,急匆匆跑进院子,未看到人就询问。

“风青贤侄呢?雪梅你怎么回来了?”

全速行进,葫芦城到京城花不了这么多的时间。

之所以此时才到京城,原因是鹰雪梅在离开葫芦城不久就让速度减慢。

至于更深的原因,就连小绿都只是猜想,其他人哪能不知道。

回到熟悉的地方,鹰雪梅回房慢慢整理东西,眼里慢慢有些光芒闪烁。

鹰作栋第一句话,让她眼里的光芒沉寂了。

最伤人的人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鹰雪梅此时经历的是一次又一次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