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二十八章-劫持刑场

看两人还跪在他面前,杨风青以往的好脾气今晚格外爆炸。

“还跪着做什么!回房间换身衣服,拿上兵器,今晚劫刑场!”

“啊?难道是...”

“就是二狗被捉了!”

“是!”

……

夜深,万籁俱静,就连入夜时不时巡逻的士卒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孤独的打更声勉强让葫芦城像一座活城。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声音渐渐远处,街角某个巷子几道黑影闪过。

……

凤求凰阁自昨晚之后,普通百姓禁止入内,居民难知其动向。

此时的小凤求凰阁四周火光通天,无数身披甲胄的士卒,目不转睛戒备着。

小凤求凰阁降落到原来的位置,四周遮挡人视线的杂物被清理干净。

中央竖立一根铁柱,捆绑一名满身伤痕的男子,披散的长发遮掩他的脸庞,从身形与衣着判断,他就是二狗。

吕才文坐在右方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身边数名将领。

“公子,一切准备妥当。”

“嗯。”

吕才文挥手,有人在二狗身旁放下一个一尺高沙漏。

“沙漏流尽,行刑!”

“是!”

左侧一个黑暗角落里,仔细观察,眼睛很好的人会模糊看到三双倒映火光的眼眸。

杨风青打一个手势,正要出去,罗大光伸手拉扯他的衣角。

奇怪转头,罗大光不停摇头。

将他的手拍开,翻过矮墙。

沙漏慢慢流逝,小凤求凰阁四周只有沙沙声。

眼看沙漏即将流尽,还不见人还劫刑场,吕才文走到二狗身旁。

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长鞭,一只手在鞭子上那些坚硬纤细的铁丝上划过,一股冰凉与锋利混合的寒意自手指传进身体。

一直阴沉的吕才文,展露一个怪异笑容,挥舞鞭子。

啪——

呲——

“嗯!”

鞭子抽打身体的声音,衣服破裂的声音,与二狗闷哼声几乎不分先后炸响在这空旷的夜色里。

“嗯?还这么嘴硬?”

二狗张嘴,嘴里一片血红,连一颗牙齿都没有。

“呵呵——”

就是发出这么一声,夜风灌进他的嘴里,每一个牙齿根部都有一股痛入骨髓的凉痛感。

吕才文恨!恨倾心爱慕的女子只在意那个可能是杨家余孽的‘罗大光’,恨他有至死不渝的手下,而他的手下会因为一些话就可能背叛他。

“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个‘罗大光’是杨风青!”

“你对他如此忠诚,可他却见死不救,你这么真的值得吗?”

“如果你将他的藏身之地与真实姓名与身份说出,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二狗转过脑袋。

这些话他今日听得太多,回答也太多。

他不想再浪费力气去回答这么一个不管是道一千还是说一万,回答都会一样的问题,他还要留些力气,最后再看大人与兄弟一眼。

他真的很不希望他们来救他,但他知道他们现在就在周围。

吕才文怒不可遏,正要挥舞铁鞭,一个士卒从木巷跑来。

“报——京城十万火急传来密信!”

吕才文将铁鞭扔给身旁部下。

“行刑之前狠狠打,不过不能打死!”

“是!”

吕才文转身,目光瞄向士卒手上的密信,猜想密信中说的会是什么事。

在两人距离越来越近时,他的目光由思考陡然变成惊喜。

“杀了他!他是来劫持刑场的!”

木巷两旁的士卒呆滞一个呼吸,纷纷往送信男子围聚。

送信男子大惊,想跑又跑不了,只能跪倒。

“大人,我真的是——”

噗噗噗——

吕才文明白杀错人了,其他人也明白了,但没人会为一个死了的小士卒说话。

“将密信拿过来,尸体扔出去。”

在密信即将送到吕才文手里时,一个黑影自昨晚吕才文所在的高台另一边往这飞来。

“大人,小心!”

“有刺客!”

“将他射下来!”

唰唰唰——

上千支箭矢,都射到了那道黑影的后面。

“保护大人!”

吕才文从未见过有人用如此方法出现的,有些惊恐,在部下的掩护下,迅速往后退。

士卒在将领的率领下,判断杨风青的落点,并往拿出聚集。

呼——

杨风青自聚集在他落点的士卒头上飞过,在身体对上今夜吕才文筑起的高台时,砍断绳子,身体往高台飞去。

下方的罗大光与杨瓒一直捏了一把汗,紧紧注视杨风青的一举一动。

眼看杨风青滑翔的距离不够,就要落到高台前方,就要大喊。

杨风青伸出手,堪堪捉到了高台边缘。

幸好这个高台是给吕才文使用的,手下没人敢偷工减料,不然杨风青依旧难逃落成肉饼的结局。

两人看所有士卒都往杨风青所在的高台下聚集,不失时机跑出隐匿之地。

吕才文逃跑的方向就是这个高台,此时爬到了一半,杨风青却先落到了上面。

杨风青出现的方法让吕才文大惊,再加上这一系列如有神助的动作,甚是惊慌。

折身往下跑时,不断大喊。

“杀了他!将高台烧了!”

吕才文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他们这里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所以吕才文大喊时,没有一个将领还在意奄奄一息的二狗。

杨风青目光扫过,罗大光与杨瓒已经潜到一半。

脱下外衣,翻越围栏,包裹柱子。

唰——

还未落到吕才文所在的位置,衣服承受不住高强度摩擦起了火。

杨风青只得双手发力,再翻越围栏进入上下的通道里。

吕才文听到响动,抬头看去,两人直线相距不过十余步。

“啊!都给我上!杀了他!”

杨风青扫视四周,他所在的地方,距离最近的地面都还有三丈,湖水距离他最近的有一丈,最后扫到密布高台的绳子。

拔出短剑割断一根绳子,往外拉扯,绳子纹丝不动,下面的人距离他已只有两个旋转,而四处还有很多士卒怀抱薪柴与酒围来。

探出脑袋往上看,最上方有一个包状物。还未看清,刺破空气声骤响。

没有思考,身体条件反射缩回。

噌——

一根箭矢射进他左侧柱子半尺,沿箭尾看去,是一名与应孺南长相相似的年轻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