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二十五章-这样很好

“磨蹭什么?他不是三皇子李如平,给我点火!”

黑衣人们由蠢蠢欲动。

李如平眼睛看不见,耳朵也听得不真切,但多年在宫中云诡波谲的气氛中成长,对气氛的感知超乎常人。

他如今不可能成为皇上,但一个王爷也比年纪轻轻就莫名其秒死去更好。

“你们敢!我就是当今三皇子李如平!他吕家势大,假装不认得我,命你们烧死我。或许最后他会没事,但你们所有人都难免被诛九族!”

李如平的话,直击所有黑衣人的内心。

吕才文无话可说,也不能再说。再说下去,说不定这些手下会背叛他。

说到底,如今的皇族姓李,而不是姓吕。

抢过身旁的火把,往薪柴堆积的地方跑。

“三皇子如今正在宫中,你竟然敢冒充三皇子,罪该万死!”

“吕才文,你——若本皇子此次不死,就算放弃争夺帝位,弄不倒吕家,但杀了你,本皇子还是可以做到的!”

杨风青本想等吕才文点火,然后将李如平踢进火堆了,反正带着也是个累赘。

此时突然伸手,一手刀将其击晕。

杨风青能看到在他手接触到李如平脖子的瞬间,李如平如释重负与刻骨恨意交织的表情,但他不在乎。

若是情况正常,光武将更加混乱,若是出现意外,他大不了多一个弑皇子的罪名。

“大光,背着他!”

“是!”

转头四顾,四周岸边皆是黑衣人,出口外有堆满了薪柴。

再看吕才文,距离薪柴只有不到五十步了。

杨瓒上前一步。

“公子,怎么办?”

“呼——别说话,也别动!”

小绿和包星在后面,一直盯着杨风青的背影,眼眸中都有泪光。

杨风青小腿紧绷,一瞬不瞬看着得意的吕才文。

就在他即将进入杨风青可以发难的距离时,四周传出马嘶声与盔甲兵器的厚重撞击声,一声大吼,令所有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据城中百姓检举,此处有不明黑衣人逞凶,危害百姓性命,看到黑衣人格杀勿论!”

杨风青转头看了眼小绿,小绿赶紧摇头。

“不是我们叫来的人。”

吕才文的手下们人心惶惶,往吕才文这里聚集。

“公子,怎么办?”

吕才文恨啊!就差一些!将火把扔掉,掏出身上吕家的信物。

“不用惊慌,有我吕家在,没人敢动你们一根毫毛!”

四周冒出火光,其间有一具具黑色甲胄映射着火光。

“将军,发现黑衣人!”

“给我杀!”

吕才文跑到最前面,高举令牌。

“你们敢?我是——”

冲来的士卒,最前面反常的是两个将领。一人毫不客气往他嘴巴塞进一团乱麻,另一人迅速将他捆绑,接着便将挣扎的吕才文扛走了。

到了此时,黑衣人中才有些聪明人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想杀了我们!”

“啊啊啊!该死!”

“吕家害我啊!”

之前吕才文想假装不知道有三皇子杀了杨风青几人,现在有人都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就把他的一千手下杀了个干净,这报应来的就像是老天爷就在上面看着一样。

不过老不老天爷的,杨风青可不相信。

他知道之所以会如此,外面的将领大概率是亲鹰家的,或者——

外面的战斗平息,士卒将尸体收拾干净就离开了,全程视被薪柴围着的杨风青等人如无物。

咻——

嗡——

一根箭矢射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树干上,杨风青全力踢几脚,挡路的薪柴都被踢飞。

走到箭矢旁,果然插有一封信,摘下扫过一遍。

“我们走吧。”

.......

这五年来,鹰雪梅从未觉得睡得如此安稳。身体有些酸痛,雪眸缓缓睁开。

怀里有股热流,想要低下头,却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

侧脸比记忆中的弧度更削俏了些,嘴角微微扬着,自有一股睥睨之气。

伸手放到那脸上,轻轻刮过,眼里尽是迷恋。

“风青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杨风青突然睁开眼,一个翻身将美人压在身下。

双眸对视,那双雪眸里没有介怀与羞怯,只有欣喜与开心。

杨风青伸出左手,在她欣喜期待的眸光中,轻轻刮她的小鼻子。

“好久不见,我以前的小跟屁虫,都长这么大了。”

鹰雪梅哼唧一声,身体动了动。杨风青翻身,让她在上面。

鹰雪梅伏在身体,耳朵贴紧杨风青的胸口。

一次又一次失望与希望,想过如果有朝一日再相见,定会紧紧抱住,然后诉说这些年的委屈与辛酸。

真的抱住时,仅仅倾听到强壮而有力的心跳声,一切的委屈与辛酸都被挤满心田的满足与幸福拒之门外。

“风情哥哥呀。”

“嗯。”

“风青哥哥呀。”

“嗯。”

“我的风青哥哥呀。”

杨风青两只手捂住温热光滑的玉脸,轻轻把玩。

“嗯!”

“嘻嘻——真好。”

鹰雪梅反手抱紧杨风青。

两人都没有其他动作,就这样和衣相拥。

没有因为这些年没有相见而生疏,没有因为种种流言而有隔阂。

昨晚的事情,他们没有说起。

以后该怎么办,他们也没有考虑。

外面飘来饭菜香,鹰雪梅的小肚子咕咕叫了声。

杨风青两只早就放到美人背后的手轻轻用力,将其抱起。

“走啦,吃些东西。”

“抱我出去。”

外面,小绿等五人坐在桌子旁。

看杨风青抱着鹰雪梅出来,都是摇笑着。

包星赶忙起身,因激动而面红耳赤。

“将军坐这。”

昨晚他们粗略交谈了些,杨风青倒是知道包星了。

“嗯,雪梅,你做到一旁。”

鹰雪梅乖巧点头,依依不舍从杨风青怀里坐到同一根板凳旁。

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紧紧握着杨风青的手。

吃过了饭,小绿和包星将碗筷洗好,众人走到院子外。

四周都是楼宇,这应该是一个小角落。

“公子,那人信上所说的时间,就是一会儿了。”

“到底是谁帮了我们?”

“我对他还真是好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