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二十二章-你的味道

在鹰雪梅自报家门时,怒摔酒壶。

“你竟然因为一个死了五年的人如此对我!我吕才文这些年来对你的嘘寒问暖,难道都比不上年少的陪伴?!”

“敢叫我吕家在天下人丢失颜面,成为笑柄!别怪我!都是你逼我的!鹰雪梅!”

又看向鹰雪梅直视的那名男子怪异男子,眼中的妒火与怒火交相辉映。

“一个时辰之内,我要得到关于那个男子所有的情报!”

他想派人阻止这场比试,又想起那封信里所说,重重甩手。

“我们走!”

杨瓒被身旁的人碰撞,回过神但脸上仍旧有惊容。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切都是鹰作栋胁迫雪梅小姐?想来应该是了。但雪梅小姐已经数年没有来过葫芦城了吧?为何这次来了就敢在天下人面前如此说?难道她知道公子就在城里?公子就坐在她对面她都不知道,她是如何确定公子就在城里的?”

摇摇头,如一团黏稠浆糊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动。

“不过不管如何,如此做的影响将会令她与鹰家覆灭。她此时的身份,不仅是鹰家独女,甚至吕家未进门儿媳也算不得什么,最可怕的是她现在是皇上钦点的惠誉公主!如此一来,她哪还是惠誉公主,这是毁誉!赤裸裸打了皇上一巴掌,皇上不治她的罪,万不可能。”

“不知道公子会如何——这还用想吗,我真是太傻了,如今该打算的是亡命天涯之后了。如此可怕危险的境地,为何我会感觉到这么激动和热血呢?哈哈哈——”

高台上,李木与老者对视后,倚靠石凳,与其他人一般,看向杨风青。

杨风青的姿势一如之前,眼眸紧闭,呼吸均匀,似已熟睡。

杨梅子不明所以,茫然张望。

看所有人都看那个可恶的男子,小声嘀咕。

“他有什么好看的?那个木易也看着他,难道他们都能看到他的脸,就我不能?”

鹰雪梅眼中难掩失望,看来此人确实不是她风青哥哥。

高台、地上,所有人如何想,将会如何做,她都不在乎,她只想让不知在何处的杨风青知道她的心。

拒绝侍从递来的长笛,从袖子中拿出一根制作简单的长笛。

长笛上有几次凹痕,想来应该是制作者太粗心或者根本不关心,胡乱制作此长笛时留下。

凹痕四周光滑,不知使用过多少次,才能把凹痕四周的尖刺磨平。

双手轻轻拂过,浑然天成的仙气更加厚重。

“此笛名为向上,曲为天平,是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节节向上。还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杨风青气势稍稍变化,又恢复到冷漠桀骜。

笛声和雅阔淡,恬静甜蜜,因近些时日发生的战事所产生的忧心忡忡,在笛声中稀释,在笛声中消失。

笛声之后,很多孩童在父母怀中安然睡去。

笛声之前,心怀各异的众人,在李木掌声提醒下,掌声如九天悬河,震荡葫芦城。

“木——小姐的笛声至臻,这世间少有人能相比。”

“这位兄台说的实属委婉、保守,单就长笛来说,私以为小姐的笛声已无人可比。”

“各位可要看清楚了,小姐所用的长笛,不过是一根外行人粗略制作的长笛,音韵相比于出自大师手中的长笛,堪比鸿渊。能有此绝音,天地间除去小姐,无人能如此。”

单就此次活动,应孺南很是开心,只是之前的事,让他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小姐笛声无人可左右,当十!”

鹰雪梅点头,正要走下高台。

似是睡着的嘲弄、可怖面具男子起身,伸驰身体,呻吟道:“啊——舒服,终于到我了吧?”

鹰雪梅停下,看着杨风青。

应孺南现在看鹰雪梅就感到头疼,又不能将她赶下去,快速点头。

“没不错,乐器已准备好。”

应孺南话音落下,有三个侍者分别端持一把利剑走上来。

“这三把剑皆是葫芦城里上等好剑,公子请选。”

杨风青慢慢走上高台,在鹰雪梅身前停下,两人相距不过数步。

夜风大了一些,周围人的眼睛在冷风中,都微微眯起来。

之前离去做完所有事后,小绿和包星又回转,进入人群中。

罗大光和二狗已褪去盛装,一身麻衣,背后有数根包裹紧密长条。

以及想离去,却舍不得离去的吕才文,分外关注两人的一举一动。

鹰雪梅的琼鼻在风从杨风青那边吹来时,轻努数次,雪眸里的光芒如漫天星星。

“你的气味,与对我很重要的一个人有些类似。”

她的声音,在这数十万人,却诡异寂静中,是那么的明亮清晰。

吕才文捂紧胸口,平时并不算难看的整张脸绞作一团。

此时更是不敢出声,因为事情虽已如此,但鹰雪梅一直戴着面具,除了很多有心人与豪族,普通百姓并不知道她是鹰雪梅。

此间事情结束,在他们吕家、鹰家与皇家的威压下,相信消息不会尽人皆知。

就算在暗地里偷偷传播,也总比在明面上传播的好。

如果他冒出去对峙,就真的成为天下人尽人皆知的笑柄了。

“啊啊啊!鹰雪梅,不让你们鹰家都成为阶下囚!我吕才文誓不为人!”

小绿与包星对视一眼,点点头。

“说不定那人真的是他。”

“呜呜——”

小绿没有阻止包星的呜咽,她眼角也有些湿润。

杨风青伸出左手,鹰雪梅立马伸出右手,又赶紧收回去。耳垂如熟透的红葡萄,红光愈滴,引人口津。

“你想做什么?”

“木易小姐的长笛可否借我一用?”

“噗——”

应孺南努力保持的威严瞬间瓦解。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长笛乃是私人之物,且小姐未——”

“不借!”

鹰雪梅将长笛收进长袖,不假思索回声并摇头。

应孺南长呼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在鬼门关上转了几圈,差些就断气回不来了。

“哼!你以为你很好看吗?你以为你说话声音很好听吗?你以为你身材很好吗?真不知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自信从哪来的。”

杨梅子不失时机,将积压许久的怨气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