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一十八章-进凤求凰

“这——之前他的速度可没那么快啊!”

“或许是因为带了一个拖油瓶吧。”

在人群里,听众人对公子的惊叹,面具之下,杨瓒轻笑。

正要离去,再听到上面那一句,猛地停下。胸口起伏不定数次,再次往走去,心中许多话在回转。

“不可否认,我在公子身边是拖油瓶,但总比你们这些连第四十五个商铺都达不到的人强!”

“而且就算是拖油瓶,只要用性命追随,总能——”

“快看,他到了第五十个商铺了。”

在这边惊呼的同时,另一边的人群也在惊呼。

“你们快看,那个女子好快的速度。”

“早就在注意,不知是哪家小姐。”

“我也早就注意了,虽看不到脸庞,但这...咳咳,也是赏心悦目不已。”

鹰雪梅与杨风青,一北一南,各在一段,同时到达。

最先到达的第五条木巷里的女子,听到周围的呼声,往杨风青看去。

见杨风青竟以俯身写答案,激动之下,因驻留太久,而混沌的脑袋,被一道闪电划过,思绪通达。

“我知道了!”

以此生以来,绝无仅有的速度写下答案。

“怎么样?对了吧?快给我小令牌!”

她此时的声调是平平常说话的声调,其中的一丝怪异更加明显,不过没人会在乎。

在她接到令牌时,眼角难忍抬起。

转身看向杨风青,本想得意,却见杨风青在凤求凰阁入口只剩半个身影。

“啊!别进去,我才是第一!”

她加速往入口跑去,还没到达,杨风青已经没了影子。

“啊啊啊!该死的家伙,我一定要知道你是谁,然后将你大卸八块,拿去喂我的小粉!”

杨风青踏入阁中的同一时间,正对面有一人也进入。

两人相隔九丈相视一眼,两人第一时间,不管是自主的意识,还是客观的原因,都是看面具。

杨风青眼眸里平日的光芒瞬间熄灭,单看眼睛,如一个垂暮老者。

鹰雪梅在看清杨风青的面具后,雪眸里的期待消失,习惯性扫过杨风青的眼睛,眼睛闪过一丝奇怪。

两人各自在身旁的位置坐下,观察四周的景色,静待其他人进来。

哒哒哒——

一个娇小身影跑到两人之间,距离杨风青不过十余步。

看到杨风青时,眼里蓄满怒火。

“你这个贱民之前没有听到本...我的话吗?我让你不要进来!”

若不是两人之间有一片水池挡着,看她的眼眸与肢体动作,定会走过来对杨风青进行一场拳打脚踢。

数日来,杨风青心绪都在明灭不定中起伏。

无缘无故被用很讨厌、恼怒等等负面情绪的语气吼骂,杨风青眼睛里的死气愈发浓郁。

猛地转头直视女子的眼眸,杀气不加掩饰,弥漫开来。

“滚!再啰嗦,我杀了你!”

声音沙哑却不难听。

女子想不到这人竟然敢顶撞她,更想不到气势与眼神那么可怕,跌坐于身旁的座位。

又挣扎起身,眼眸里的怒气和任性被委屈和讨厌取代。

颤颤巍巍抬起右手,食指指着杨风青。

“你——我讨厌你!”

“噗嗤——”

女子和杨风青都看向另一侧一直看着这边的鹰雪梅,鹰雪梅轻声道。

“不好意思,只是想到了些有趣的事,你们继续。”

时隔多年,曾经满含稚气的少女音,如今已是带有媚意。

杨风青心中怅然,继续观察四周的布置。

女子坐回座位,一会儿看杨风青,一会儿又看向鹰雪梅,咯咯磨牙声隐隐约约。

“可恶!若不是这里是光武,我——我——哼!”

每个通道进来都有两个位置,两侧是一片不知用什么办法引进来的清澈活水,不知名的浮萍中,水花或含苞待放,或怒放争艳。

浮萍围绕,中间是一片小陆地,上面坐落一座精心雕刻的红色楼宇。

楼宇高一丈,宽几乎占满小陆地,只留下一条环绕的小路。

里面有笔墨纸砚,与一名一直闭目沉思的中年男子。

杨风青看着眼熟,但一时记不起在哪见过此人。

时间缓缓流逝,四周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第四条木巷,在杨风青之后,进来的是一名老者。

看了一眼杨风青的打扮,没有过来攀谈。

鹰雪梅的身边是一名戴画着蛟龙面具的男子,自坐下后,便时不时审视鹰雪梅。

“小姐贵姓?”

鹰雪梅早早就察觉男子的目光,很不自在,回应起来,不留一点情面。

“我已有心上之人,来此就是为了等他。”

“那是我唐突了。”

男子之后确实没有再说话,但目光却变得肆无忌惮。

鹰雪梅只能拉扯盛装,挡在那一侧。

......

天空再次响起一阵烟花爆炸声,通道响起嘎吱声。

中年男子缓缓睁眼,扫过一圈,微微点头。

“本官应孺南,想必众位至少都耳闻过。本官以为今年只要有九人达到这里,就是成功的一次灯谜晚会了。如今十八个位置上都有才人,本官倒是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成功了。”

杨风青恍然,这人以前就是葫芦城的官员,只是职位应该比较低。

“按照以往的惯例,由本官出题,然后众位答题,已展示才能。若有两人在此互生情愫,就能将名字刻在这座小凤求凰阁之中,以供后来之人观赏,已算是一种另类的名留千古吧。”

杨风青之前还没明白里面那一块块小牌匾是什么意思,原来如此,有些无语,对这个活动的兴趣大跌。

至于为何这里出去的人都没有将这无趣的事情传出去,则是因为杨家的布下的规矩了。

到了现在,可能是后来的人虽也如杨风青一般失望,但又舍不得说出去,因为如此一来,别人对他们的羡慕就会少了很多。

爱慕虚荣之心,人皆有之。

“不过以前是以前,今年又是今年。本官亲自出的题,需要何等的见识才能答对,本官心中有数。只要有机会,众位的成就定然不下于本官。所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