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一十五章-田横身死

旁坝城东南方三十里外,有一处名为千丈的山谷,长达十里,两侧石壁最高足有数里。

谷里有一条通途大道,这是动用了百万人力,花了三年才建成的大道。

平日里自深蓝城到元封城的来往,主要靠这条道路。

车马不息,人生鼎沸,是这条大道的常态。

而今千丈谷里寂静无声,谷壁上溅满一朵朵红色樱花,狂风灌进深谷,发出经久不息的呜呜声,煞是恐怖。

哒哒哒——

密集马蹄声从深蓝城方向响起,无几,上千匹战马奔腾而来。

最前面那人赫然是田横,而田满等田家嫡系,也在队伍中。

无一例外,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浓郁的愤怒。

“大哥,那个庞汇赢真是蹬鼻子上脸。他能如此轻松攻破元封,还不是靠我们之前消耗了南河军大部。不仅不知道感激,现今竟想将南河城里的金银彩白瓜分!”

“大人,若是他不给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你们都已经将密信送出去了吧?”

三个蔡候朱派来的使者点头。

“已送过去。”

“那就好,他若是不将好处分和丞相,呵呵!”

在他们到达千丈谷中央地段时,发现前方被一颗颗巨石堵塞。

“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没有人跟我们说过?”

“难道是前几日下的秋雨,让上面松动的,不久之前才落下的?”

呼——

重物落下带起的风声,在山谷的回声下,震耳发聩。

战马惊叫,数千人左顾右盼。

“什么声音?”

“从哪里传来的?”

“上面!上面有东西!”

田横等人抬头看去,漫天都是石头。只能在石头的间隙,才能看到外面的白云。

有些人惊吓过度,掉下战马。

还有些人整个身体如被冰冻,做不出任何表情。

田横狠狠扯动缰绳,没有大叫,转身往来路逃。

落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石头落尽后,千丈谷比起之前更加阴森恐怖。

谷上,一人探头扫视一圈,缩回脑袋,隐隐约约的声音传下来。

“回深蓝城。”

“是!”

......

夜色自西向东笼罩大地,黑空之下,大半城池开始渐渐陷入沉寂。

葫芦城与之相反,入夜后,城门紧闭。

城墙上、街道上旁、各个旅馆四周,都挂满了红灯孔。

不时能看到一朵朵如红花飞腾的灯笼,在天上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于云端。

不管男女老少,都盛装打扮。孩童在街道上嬉戏,大人们则三五成群聊着什么。

杨风青等人所在的客栈里。

罗大光将两套盛装放到杨风青和杨瓒面前。

“公子,这是按你的要求裁制的。”

“嗯,你们出去看看吧,明日之前回到这就可以。”

“是。”

待罗大光和二狗走后,杨风青拿起一套,端详数个呼吸。

“葫芦城里的裁缝,技艺是我见过最好的。”

杨瓒拿起另一套,颇为自得。

“每年这时候的他们格外小心细致若是做好了,每年这时候都可以大赚一笔呢。”

“嗯,穿上衣服,再戴上这个我们就出去。”

杨风青探手进怀里,再拿出来,多了两张面具。

一个是猴子的模样,另一个则是牛。

“公子,你就不能换一个款式啊?!这都戴了多少年了。”

杨瓒吐槽时,已经拿起牛的那个面具,熟练带上。

“最后一次了,以后都不做再做这个面具了。”

杨风青拿起面具慢慢带上,在面具完全遮盖脸时,气质悄然变化。

一个桀骜不驯的猴子,今夜还会再如那些年安分守己吗?

两人沿街而行,路上戴面具的人并不少,各种动物的也有,所以他俩并没有引起任何波动。

“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我们随意走走吧。”

......

葫芦城驿站,鹰雪梅的房间。

除了床上,其它地方被破纸堆了数层厚。仔细看,所有纸上画的都是一个女子 脸形的轮廓。

床上,鹰雪梅和小绿,正小心翼翼往纸上画眉点睛。

“小姐,我做好了!”

小绿兴冲冲挥舞纸条,鹰雪梅接过看了眼,失望摇头。

“还是不像!”

“啊!还是不像啊?怎么这么难啊!单单是找人画这个轮廓,我们就用了数个时辰。”

小绿像一个泄了气的球,倒在床榻上。

“因为这是他画出来的啊。”

“唉——有时候,不对,是大部分时候我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明明

就可以——可他倒好,竟然——”

“别说了,再好好画几个,若实在不行,我们换一个普通的也行。反正他的那个,只要看到一眼,我就能认出!”

想到这,因为疲乏,有些颤抖的手再次稳如泰山。

而面具上女子的眉目,该是怎样的模样,在她的脑海里迅速明朗。

最后一笔落下时,鹰雪梅感觉仿若一座大山从肩上落下,长长呼了一口气,两只手小心拿起画纸仰躺。

“呼——终于画对了——”

“啊?小姐你画对了?”

“嘻嘻——你看!对不对?”

“对!终于对了!咦?”

小绿看了看画纸,又看向鹰雪梅。

“小姐,我怎么感觉这人有些像你!”

鹰雪梅没有回话,将画纸撞进早已备好的画具外壳中。

“你去将衣服拿来,换上我们就走。”

“嗯嗯。”

在房间里还能自由活动、说话,只要鹰雪梅走出房间,吕才文定然会第一时间知道。

这不,鹰雪梅才走出房间,一生盛装的吕才文随即出现。

见精细打扮过的盛装鹰雪梅,吕才文眼中除了欣喜,闪过以前都不曾明显出现的眼色。

那叫做——色。

“我还未见过雪梅妹妹盛装过,今日一见,终于明悟何为沉鱼落雁之美。”

在那双目光下,鹰雪梅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嗯,走吧。”

反正拒绝也没有用,那就索性不拒绝了。

同样一身盛装,让吕才文眼前一亮的小绿轻轻扯动鹰雪梅的衣袖。

“小姐,包星还没有来。”

鹰雪梅一个眼色,让小绿低头,耳垂都弥漫上羞红之色。

吕才文在一旁,喉咙快速滚动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