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一十三章-遇到旧识

“那个吕才文太可恶了!小姐,这可怎么办啊!”

“我也想不到什么办法了,只能希望他没听到吧。”

这小绿以及包星都没有提议与鹰作栋说明,他们可不知道鹰作栋的打算。

“可是——可是——唉——”

鹰雪梅轻松的笑了笑。

“没事的,既然他就在城里,我知道他会去哪,今晚我们去等他便可。”

“对呀,小姐和他以前——”

“别说了,我们出去吧。”

......

男子局促不安站在杨风青面前,在门外的罗大光和二狗,将注意力都放在房间里。

看着男子右耳伤疤,杨风青这几日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久不见,杨瓒。”

在听到前面那句时,杨瓒如遭重击,这句话太熟悉了。

自十年前到五年前,他的好朋友每次见到他,都会说这么一句话。

而他则是欣喜的点头,拉着好朋友去玩耍。

不过最后都会被跟着来的女孩抢走,他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也没办法,谁叫那个女孩他惹不起呢。

因为她可是杨家三武将之一,鹰作栋的独女,鹰雪梅小姐呢。

不过如今,想到外面之前的喊话,心中有反胃之感。

“你...你真是公——公——”

杨风青起身双手按压在他肩上,让其坐下。

“我没死,回来了。”

杨瓒身体往后拖动板凳,一屁股坐到地上,像个孩子般大哭。

“呜呜——公子真的没死,公子没死啊,呜呜——”

二狗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看来在渝州做事要小心些了。随便捉到个小偷都是公子的旧识,他都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而罗大光则想到了更多,姓杨,还是公子的旧识都如此落魄。

曾经是他朝思暮想投靠的杨家,如今的处境极为危险啊。

杨风青一直等杨瓒哭到没有力气,才过去,准备将其扶起,不过杨瓒却一个翻身跪下。

“公子,请为杨家讨一个公道啊!”

“我回来了,自然会。起来吧,跟我好好说,这五年来到底怎么回事。”

“太爷被赐死后...”

通过杨瓒知道的,与从顾旭章那里知道的相差无几,只不过多了些在葫芦城这里发生的惨烈权力交接。

杨风青眉头慢慢凑近,直至眉间几处一个川字。

“关于我母亲,你知道些什么事吗?”

罗大光与二狗都是一颤,这几日杨风青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两人都理解了。

两股煞气冒出,两人与之前发生了些变化。

“我不知道,他们的动作很快,早有准备。老爷被赐死,杨家群龙无首。夫人莫名失踪,找到时已是冰冷的...。一个个京官拿着圣旨进入各个城池,整个渝州不过一夜时间,就换了个主人。”

“在那之后,他们就开始不断排挤、弹劾我们杨家一派的人,到现在——呜呜——到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活着。就算活着,应该也都像我这般吧。可怜我杨家为了光武呕心沥血,尽落得这样的下场。”

“放心吧,对我们杨家下手的人,一个也逃不掉。明日我就要去杨城,以后你跟在我身边吧。”

“是。”

......

天雄岛上也开始放晴,贝摩城到新城之间,有一辆宽敞马车与数十骑兵缓缓而行。

马车里,付美娥看两个似是有无尽精力的小家伙,眉目里都是慈爱。

“不久就到了,你们坐下休息会儿,不然到了那,你们也没有力气去游玩。”

小雨荷跳到付美娥膝间,抱紧一直腿,使劲摇动。

“母亲,冰儿姐姐去哪了啊?为什么没有看到她?不会是偷偷丢下我们,独自去找哥哥玩了吧?”

付美娥将其抱起,放到膝上。

“没发现你父亲也不见了吗?”

“咦——对呀,父亲呢?”

付美娥为夫君感到一些伤心,这女儿就是太向外啊。

“大将军率军攻下中林三座大城,北林大军与大将几乎都去那边了。”

“哼!那些人也敢跟哥哥为敌,真是太笨了!不过既然那样的话,我们也可以去那边了吧?”

“不行!”

“为什么呀?哥哥都在那边,还有父亲、冰儿姐姐,在这边一点都不好玩。”

“不能去就是不能去!出来之前我们就约定好了的,这次是你们在大将军回来之前,最后一次离开贝摩城。”

小雨荷嘟嘴。

“哼!不好玩!”

转身想去找杨月儿玩,却见之前还与她玩闹的杨月儿,静静趴在窗边。

于是轻手轻脚爬过去,在适当的距离暴起,覆盖住杨月儿。

“哇啊啊,我来了。”

以前都会蓦然转身,然后大叫着与她打做一团的杨月儿这次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

在她抱到时,杨月儿身体猛地颤抖。

“啊!”

“月儿,你怎么回事啊!”

高亢尖叫与大喊大叫,外面马上有人出声。

“大人!”

付美娥打开帘子,探出头。

“没事,不用担心。”

关上帘子,伸手捉住还在捂耳朵的小雨荷。

“叫你别吓月儿,你怎么就是不听!”

“月儿你没事吧?”

月儿转过头,小手不停擦拭眼泪,悲伤呜咽。

“没事,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有些...”

小雨荷前一呼吸还对杨月儿这次的反应有些不开心,见她哭得那么伤心,再次爬过来。

低声下气,眉目间都是关心和愧疚。

“月儿,对不起,我...我就是想逗你一下。”

“不,不是你的原因,我只是舍不得很多人。”

付美娥将小女孩搂到怀里,轻柔抚慰。

“过去的都已过去,将来的正慢慢来。而且如今有这么多人陪伴着你,每个人都希望你能开心快乐。如果不开心,那就用之前的办法吓雨荷,谁叫她总是那么吓你呢。”

小雨荷闻言,跑到窗户边趴着,打开窗帘。

“哇,外面的景色好美啊,真是让我流连忘返,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外面了呢。”

说完,不停摇头晃脑,咿咿呀呀。

杨月儿噗嗤一声,化悲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