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一十章-天雄诡事

“你当我是傻子吗?我一定会查清‘我是傻逼’是什么意思!”

小绿实在忍得辛苦,心中已经笑岔气,伸手握紧包星的手臂。

这世上,除了杨风青,知道这两个字什么意思的,可能就只有她和小姐了。

因为小时候她们跟随在杨风青身边,可没少见杨风青看见某样事物,脸上满是不屑和无语,然后吐出‘傻逼’两个字。

在她们不懈的追问下,后来终于知道了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么多年,她们没有在哪有一本经典中看到过这两个字,也没有听到哪个人说过,鹰雪梅甚至小心的问过鹰作栋。

包星的脸,就像虾子进了油锅,肉眼可见变红。

吕才文手一摆。

“随你。”

有了之前的事,一行人沉默不语,快步朝落脚之地走去。

才走出最外面的大门,便从右后侧传来马蹄声。

四人都觉得有些熟悉,转身看去,果然是之前那三人六马。

包星和鹰雪梅再次看向中间那人,这次就连在眼睛位置都只剩下了一个缝隙。

在他转过头来时,只能感觉到他看了自己,却根本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扫过周围的人,眼睛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片刻。

“怎么的?难道写‘我是傻逼’的人,就是他们吗?”

鹰雪梅没有回应,转身离去。

包星心中则在嘀咕。

“那人怎么越来越像将军了?还有之前小姐是怎么回事?我是傻逼?什么意思?”

......

三马六人进入某个客栈,客栈里别说客人,就连店主和小二都没有。

将马匹放好,罗大光和二狗子迫不及待将包裹全身的黑布扯开。

“呼——还好如今战乱,不然就凭我们这一身,想进城应该都不可能吧。”

“不过我倒觉得有这一身很好,不仅吓人的时候更有气势,就是观赏美丽的风景,都方便了很多。”

杨风青走向房间。

“明日晚上就是灯谜会,好好休息,不要出去走动。”

“是!”

......

回到落脚之地,鹰雪梅直接回房间。

“明晚之前都不要找我,我想要好好休息。”

“是,小姐。”

包星和小绿又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吕才文行礼后,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站在院子里许久,吕才文在狠狠甩手后才转身离去。

......

天雄岛上。

在贝摩城的夏冰儿接到顾旭章的传信,没有看完信件便叫人飞奔上却城。

可她到达上却城时,杨风青安排好一切之后,已经无影无踪。

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哭,便是难过,然后再哭,以此往复。

现在她终于稍稍平复了心情,正与顾旭章坐在某个房间里。

“叔叔,你为什么不早些给我说这件事?”

顾旭章脸上那个冤枉啊。

“第一日见到他时,我就问过你,他是不是某个家族子弟,是你自己不说清楚来着。而且那会儿我也没反应过来啊,毕竟世人都知道杨风青已经死了。”

“唉,呜呜——想不到风青也...也...”

“傻丫头啊,叔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那你就不要说。”

“我...你...我跟你说个大实话吧。他与鹰作栋独女鹰雪梅有姻亲!”

正哭唧唧的夏冰儿抬起脑袋,眼里的情绪复杂难明。

“你不要跟我说,这件事你不知道什么的。因为所有百姓都不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若不是你顾爷爷还算有些本事,而我,哈哈哈,我也有些本事,不然我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的话,风青和她已经五年没有联系,她应该忘了风青了吧?”

“呵呵——天真!你知道鹰作栋吗?”

“知道,杨家三大武将之一重将军。”

“那你认为,他们两个小时候会没有机会相处?”

夏冰儿:“......”

“可是风青从没有跟我提过她,而且...而且就算她嫁给风青,我也不介意啊。”

“我的天啊!我的傻侄女啊!现在不是你介不介意她,而是她介不介意你!他们才是青梅竹马啊!”

夏冰儿抬手捂住胸口。

“咳咳——叔叔——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直白,我已经这么解释了,你还要揭穿它?!”

看夏冰儿嬉皮笑脸,顾旭章脑袋疼。

“唉,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但...”

“叔叔放心吧,风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都有数,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你为了侄女着想,侄女很感激你,一直铭记于心。”

“如今风青突然离去,中林、南林甚至上官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想的应该是要怎么做,才能在风青回来之前,将这一份家业保全。不然他那么相信我们,交代一番就离去,回来时,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那得多没脸面啊!”

“我知道了。杨风青那个小子,遇到你真是上辈子捡来的福分!”

夏冰儿没有解释,两个人相遇相知,谁吃了亏,谁赚到了,那都是别人的评价。

真正如何,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叔叔你给家里写过信没有?”

“没有。”

“你再不给顾爷爷写信,等你再回去,祠堂里面就有你的牌位了。”

“这个担心就有些多余了,我们老顾家祖宗立下了规矩,没有成家的不能入祖祠。好了不说了,我也该去做事了。”

“嗯。”

顾旭章离去后,夏冰儿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的后背。

顾旭章的脚步快乐些许,临出门时,一声叹息,直入他心间。

待到顾旭章的脚步声消失,夏冰儿再次开口。

“看来你们说的是真的。”

华基和拓跋远自屏风后冒出来,低眉不说话。

“他可是我叔叔,而现在大人没有在岛上,就不怕我杀了你们?!”

“怕!但我更害怕,没能报答大将军的知遇之恩以及信任!”

“既然大将军愿意与大人——咳咳——那么大人定然不会让我们失望。”

夏冰儿心中既有无奈又有甜蜜,还有对顾旭章的失望与心痛。

“这段时日,注意观察他的动静,若是有什么异常——格杀勿论!”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