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零六章-玖治上朝

噗——

林东双眸里的浓烈战意变成后悔和恐惧。

后悔的是如果他对自己的实力不那么自信,反身跑出去求救,或许就不会死了。

恐惧则是因为:“你——你阴险!竟然隐藏了实力——”

黑影慢慢抽回没入林东胸口的右手,风恰逢其会从破碎的窗户灌进房间,窗帘随风而起,月光跟着闯入房间。

林东因生机流逝而慢慢低垂的脑袋,猛然抬起。

“你——怎么会是你?!”

一侧脸庞任由月光照耀,一侧脸隐匿于黑暗,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机在杨风青身上左右来回。

“如果不是实势所迫,我们应该能成为好朋友,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林东自嘲摇头,脸有红光和期待。

“久居天雄一隅让我坐井观天了,如此下场我并不怨恨任何人。临死之前,神武大将军可否告知我这个手下败将你的大名?”

“杨风青。”

“杨风青?似有耳闻,但这一生,我每日的事情都太多太多了,记不起来了。呼——终于可以休息了,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借口好好休息了。”

“如果有来生,只愿生在寻常百姓家。倚东墙观日出,倚西墙赏日落,倚南墙阅秋实,倚北墙览冬雪。”

林东的声音越来越弱,其轻松解脱感愈加明显,直到脑袋微微倾斜,自此没了生息。

“唉——希望有来生,希望你所想都成真。”

“不过人生哪能如己所愿,只是都在拼尽全力,无悔于自己而已。”

心有感慨繁多,然该做的事,杨风青一件不少。

将林东尸体简单处理,背在身上,潜出城主府。

......

杨风青他们暂住的院子,两千将士的衣服都成了中林军服,兵器也是中林标配。

至于如何做到的,当然是华基派人送来。杨风青给华基和拓跋远拨发最多的银两,若这点事都做不好,那就太无用了。

孙希和魏剑锋猜拳之后,孙希满不情愿走到房门前,叩打房门:“大人,差不多是时候了,再睡下去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嘎吱——

杨风青一手抠挠蓬乱长发,一手揉肚子,睡眼惺忪:“我知道,走吧。哈欠——好困。”

在人群里找到了林家兄妹的身影,他们的脸色都很疑惑。

林秋婵美貌动人,有着很大的天然优势,正与身边一名士卒交谈。

虽很小声,但杨风青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形势危急,大人如此漫不经心,你们不担心吗?”

“嘿嘿——只要大人在,不管去做什么事,我们都不需要担心。”

“可城里至少有十万大军,而我们才有两千人!”

“这算什么,大人——”

“咳咳——按照计划行事,你们两个跟着我!”

林家兄妹赶紧点头。

“遵命。”

......

有林东之前十次巡查,北门气势威重。两万将士紧盯城外黑暗处,就像每个角落里都可能有光武军。

又到换防时间,城墙上多出两千将士,但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没多久,一朵烟花在城内升上天空,北门守将转头看向那处,脸色沉重:“派人去看看怎么回事!所有人严加戒备!”

咻——

轰——

一朵朵几乎没有间隙炸开的烟花将上却城照如白昼,所有人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光武军来袭,快去禀告将军!”

“是!”

轰轰轰——

“杀!”

黑暗的裕达川被火光照亮,早已埋伏在距离上却城不过三里的光武军全速扑来。

当光武军冲到城下时,城墙上的将士并没有增多。

因为其他将士虽然听到了响动,但将军一直没有给他们下达命令,没有人敢乱动。

林东治军之严苛,天雄闻名。

这种极强的纪律性在他活着时是好事,但在他被暗杀了之后,那就是一个很悲伤的事。

光武大军开始攻城,喊杀声与大吼声传入城内,无数百姓从梦中惊醒。

此时出城是不可能的,各用早已准备好的方法避难。

驻扎在城南的林赛匆忙起身穿衣,怒极大吼:“林东这个废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知会我一声!传令大军,向北城门开拔!”

“是!”

北城门。

在其他墙段奋力厮杀时,靠东的一截城墙看似也在奋力拼杀,但怎么看怎么怪异。

特别是那张与周围绿旗格格不入的黄旗,分外惹人注意。

中林将领在大战爆发没一会儿就发现了那截城墙的怪异,拔刀率亲军冲向那处,跑到身着中林军将领服的杨风青身旁。

不容杨风青解释,挥起大刀,杀意盎然:“既然这么想死,本将军现在就成全你!”

“大——”

“噗——”

中林将领的大刀停在半空,因为杨风青的长刀已刺穿他的肚子。

“你——额——”

中林将领带来的亲军惊愕到回不过神,孙希等人在杨风青动手时也一同动手。

不消片刻,数百名中林将士都倒入血泊之中。

事情自爆发到结束的时间虽然短,但还是让城墙上所有中林士卒都看到了。

杨风青他们所在的城墙外,适时翻进来一个个光武军。不需要杨风青他们吼叫,那些中林士卒自己开始崩溃。

“将军死了,上却城破了!”

“快逃啊!有人降敌了!”

“我投降,别杀我,呜呜——”

......

一个时辰之后,如丧家之犬的林赛率领一千多名白衣狼军跑出南门,往都城潍城奔逃。

过了十余个呼吸,又有数名白衣狼军奔出南门。

至于城内的十五万大军,皆成了杨风青盘中餐。

城主府。

杨风青率领孙希、林家兄妹等人走进大殿,空荡的大殿不失典雅。

杨风青往最上面那个椅子走去,林家兄妹想出声,又想到杨风青之前的杀神姿态,目光带着祈求看向孙希。

孙希无视两人目光,林秋深只得出声:“大人,我们还是等等外面的大将军等人进来吧。”

杨风青走到椅子旁转身。

“为何?”

“因为——因为这椅子应当是神武大将军的位置,大人坐下去后,恐怕会惹得神武大将军不满,请三思啊!”

在林深秋痛惜、担忧的注视下,杨风青淡然就座。

“如果我就是神武大将军呢?!”

“啊?!”

林秋深和林梦婵的表情可谓精彩至,见多识广的他们从未想过杨风青就是神武大将军。

不说林地关于神武大将军神乎其神的流言,就是在他们的意识里,神武大将军贵为北林光武军的统领,年纪绝不会小,且定不会以身犯险,但这——

在林家兄妹还未想明白这件事时,十余名光武将领走进大殿。

刘长安等人只是略微奇怪的看了眼呆愣的林家兄妹,齐齐跪倒。

“拜见大将军!”

杨风青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再次激荡,林家兄妹浑身一震,飞快跪倒。

“我林秋深/林秋婵愿意誓死追随大将军!”

杨风青点头以示答应。

“留三万守城,大军顺贡天河而下,一鼓作气拿下其他三城。”

“遵命!”

......

清晨到来时,中林六城只剩两城。光武军兵锋压在贡天河北岸,随时有可能南下。

杨风青和李明月在城主府里,围绕一副天雄岛大地图走动。杨风青不时指向某个点,李明月在一旁详解。

沉重的脚步声快速靠近,踏进门后止住,杨风青此时正背对门口伏在地图上。

“发生什么事了?”

“禀告大将军,末将有要事禀告!”

“这里没有外人,直说吧。”

顾旭章没有出声,李明月识趣朝杨风青作辑。

“下官在门外候着就行。”

李明月出门时,不忘将大门带上。

杨风青从桌子上直身,转身看向顾旭章。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是地方管理的事,等冰儿过来你与她商讨就可以了。”

顾旭章还是没有说话,寓意不明的目光不断在杨风青身上下来回个不停,越看越...让杨风青觉得可怕。

“我可没有欺负你侄女!”

顾旭章没有理会杨风青的逗趣。

“大将军叫杨青峰?”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我说的是杨家独孙杨风青!”

杨风青没有隐瞒,爽快点头。经顾旭章的提醒,他突然想回家一趟,

“嗯,就是我,到底怎么了?一句话说完行不行?!”

“”

“你不是五年前就死了吗?”

“额——没死,只是那会儿想离家出走而已。说到离家出走,我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这次轮到顾旭章脑袋上飘过黑乌鸦,不过随即就想到了什么可能,于是小声试探询问。

“这五年,大人都没有回家?”

“自从出来,便没有与家里有半分联系了,怎么了?”

杨风青看顾旭章为难的脸色,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脸色陡然阴沉。

“说!”

“杨老爷子三年前被赐死,与——”

杨风青猛地直身。

“什么?!你若是拿我的家人欺骗于我,就算你是冰儿叔叔,我也不会饶了你!”

平时大大咧咧的顾旭章,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大人你或许不相信,但只要叫来刘长安等人一问便知。”

“那我母亲呢?”

“在北宫家找到她时,已经晚了。”

杨风青两只捏在扶手的手,青筋直冒。

咔嚓——

顾旭章偷偷瞄去,檀木做成的扶手碎成了木块。

“你——你先去门外等候,别让任何人进来!”

“是!”

......

顾旭章再次走进房间时,杨风青的眼睛还有些红,气息更加沉敛。

“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是!事情——”

......

今日的朝廷与这些年都不一样,让所有人都有些不习惯。

若是往日,鹰作栋得到了如此大的功绩,不与蔡候朱对骂个天翻地覆,那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 两人各自安静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耸立。

随着时间愈来愈近,有一些官员的身体开始抖索。

当那一声‘皇上驾到’传出时,噗的跪倒。

“皇上万岁万万岁。”

脸色暗黄,身形消瘦,一身黄袍的身影,不急不缓走到龙椅旁,轻轻抚摸数次龙椅后才转身坐下。

“众位爱卿平身吧。”

没有上早朝十余年的玖治皇帝,在光武即将破碎之际,再次亲掌朝权了!

这也就是为何今日的朝廷与往常朝廷不一样的原因了。

李隗圭的声音嘶哑低沉,似大病初愈的虚弱。

说完便看向鹰作栋。

“朕听闻太尉所做的一切,当真是喜不自禁,爱卿有何想要的吗?尽管说,只要朕拿得出,就可以给!”

李隗圭说出这话,最紧张的人是谁?无疑是与鹰作栋作对多年的蔡候朱。

万一鹰作栋来一句‘微臣想要蔡候朱的性命’,明年今日就将是他蔡候朱的忌日。

他努力思考该怎么回应,却发现这是一个死角,他被困死了。

只得看向鹰作栋,眼里的祈求不加掩饰。

很多大臣,如马如意、顾家老爷子顾铁房等,则在思考如果蔡候朱死了对自己的影响。

没有人取笑蔡候朱向老对手低头,因为他们都是识时务的人。

不过他们觉得蔡候朱这么做并没有用,先不说鹰作栋说过不下于百次要将蔡候朱斩杀,就是此时不看蔡候朱一眼,就已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多谢陛下,微臣所得已让臣每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唯恐不能报皇上圣恩,再多,微臣实在承受不起。”

朝堂上,掉下了一地的眼睛。

“哈哈哈——若是朝中能多出几个如爱卿这般的能臣,朕也就不用这般劳累了。不过你不要,朕却是不可以不给。”

“朕虽刚刚出丹宫,但令嫒与吕家子弟吕文才不日便要成婚的消息倒是有所耳闻。既然如此,就封令嫒为惠誉公主,出嫁之日,一切按公主出嫁之礼。”

鹰作栋可以不接受赠与他的赏赐,却如何也拒绝不了给鹰雪梅的赏赐。

“多谢皇上。”

“朕听闻辽东战事紧张,而丞相却极力支持出兵收复天雄岛?”

“陛下请明鉴!实乃——实乃光武如今缺的不是士卒,而是兵器啊。而天雄岛上,各种金属含量繁多,所以微臣——”

“胡说!光武浩瀚大地,怎可能连兵器都不够!?”

“因为——因为三王一直没有理会陛下颁布的圣旨!”

“什么?三王何在?”

“他们已经十年未上朝。”

“嗯?好,很好。众位爱卿还有何事要禀奏吗?”

如今的朝廷,几个大员都不说话,其他人怎么敢说。

“既然如此,那便退朝吧。”

......

蔡候朱回到府邸,不久,某一个大房间里,聚集了京城一小半的官员。

蔡候朱进去时,所有人起身。

“拜见丞相。”

“嗯,此次为何叫众位前来,想必众位心里都有数。说不定还有某些人已经准备好了跳到鹰作栋那只船上——”

众人惶恐,纷纷摇头甩手。

“丞相此言——”

“我此言如何,我自己清楚。你们只需要记住,我们一起这么多年,你们或许有能将我贬谪的东西,但你们每个人,我都留有可以致你们于死地的东西,所以做任何事之前,都要想清楚。好了,这个话题就到这此。”

“本官如今想与你们商讨的是,要如何才能将鹰作栋从如日中天中,变成接下去安,甚至死!”

房间里的人在被蔡候朱点名了利害关系后,本有些松动的联盟,再次紧密联系在一起,每个人都开始思考,并献计献策。

若是朝堂之中,也有这么多人踊跃进谏,光武定然不会如此。

“难啊!如今他的威望,已经可以匹敌当年的杨征远。”

“而且鹰雪梅竟然要与吕家吕才文成婚,如此一来,我们还怎么与其抗争?”

“臣下更担心的是,如今二皇子与皇长子在皇上心中地位相差无几,若是鹰作栋与吕家联姻。就算是一个他倒向二皇子,都有可能令皇上做出不一样的决定啊!若是——若是二皇子继位,我等——我等还是回去买棺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