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零四章-路遇兄妹

从二十万大军中,被挑选进杨风青率领进燕云镇的一万人,只有二十分之一的几率。

而在一万人进入两千人的队伍里,又是只有五进一的几率。

直到现在,两千多人留下二十人,这是百分之一的几率了。

虽然他们不懂得概率论,但不妨碍他们知道这机会无比难得。

之前每一个离开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他们,都用无比羡慕、讨好的眼神看过他们。

毕竟说不定此战之后,他们就晋升了。

“出发吧,孙希你带路。”

说罢,杨风青隐藏进队伍里。

......

林秋婵,中林无数外姓男子仰慕的女神。

每次露面,无不是光彩动人,令更多的男子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而那些早已经倒下的,则更加沉迷于她。

然而此时的她却如一只丧家之犬,与一名男子共乘一匹马往上却城狂奔,他们身后隐约有密集马蹄声。

林秋蝉将惊恐目光从身后转到抱着她的男子脸上。

“大哥,怎么办?我们就要死了吗?”

男子目光坚毅,沉声道:“放心吧,林轩那个畜生不会让你死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死,我也会死在你前面。若不是我撺掇你跑出来,说不定...”

“大哥别说了,林轩就是一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狼心狗肺之人。他答应了我,只要我...他就放过我们一家,可是——呜呜——”

“别哭!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如果能逃脱,我们又该去哪?”

“北林!”

“啊?北林不是——”

“父亲率军出征,那便是北林光武军的敌人。技不如人,战死沙场,我们将门之后无怨无悔。可恨的是林轩!为了拖延北林进攻中林,不仅没有给予父亲一个战死沙场的名分,还对我们一家老弱病残痛下杀手!”

“可就算我们不记恨他们,他们难道就会不记恨我们吗?”

“那我们就认命吧,命该如此而已,只是到了地下,无脸见母亲、祖母她们啊!”

“呜呜——为何会这样啊!”

他们占了逃跑的先机,所以追兵一直未能追上。但他们毕竟两人共乘一匹战马,战马的速度很快下降。

后面的追兵从只隐隐约约听到响动到现在已看到人影,而他们想要去的上却城还遥遥无期,两人不禁绝望。

“哥哥——”

“别说话!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男子每隔几个呼吸便鞭策坐骑,终于勉强能与后面的追兵保持住此时的距离。

又狂奔半炷香,前方大道上有数十道身影正慢慢往前走,他本想直接冲过去,哪知战马到人群之间时,体力达到极限。

战马脚下打滑,朝右侧摔去,而那里有一个年轻的小子,男子大叫:“不想死就赶紧滚开!”

“哥哥——”

林秋深搂紧林秋婵,脚下发力,下一瞬间,两人摔到路旁。

好在战马的速度不是一开始那么快,林秋深又会些手脚功夫,两人并无大碍。

起身后,林秋婵抱着他痛哭。

而他则是看向战马右侧,战马嘴里除了白沫,还有潺潺流下的鲜血,好在身下没有人影,再看向一旁,那个小子正看着他。

脸上的表情之淡然,让他不禁错以为之前那惊险一幕是他自己所幻想。

正要说话,才发现周围其他男子不知何时已围拢到他们四周,面色极为不善。

他猛然一惊,戎马多年让他又发现了一个令他惊恐的事——这些人散发的气质都是士卒!

电光火舌之间,他的应急智慧达到了超乎平常。左顾右盼两眼,拉着还在哭的林秋婵猛地朝杨风青跪下。

“将军请救我们一命!我们愿意效命光武!”

林秋婵被拉扯着跪下,看了四周,已有些错愕。

他们可是中林林家的人,就算落魄至此,也没必要向这些穷酸的百姓磕头吧?

正要询问,他哥哥的声音就传进她的耳朵。震到她耳朵出现蜂鸣声,动作呆滞。

光武军不是才攻占北林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哪个势力都需要人才,而人才只会从聪明人中诞生,林秋深是不是人才,杨风青也不知道,但至少知道他是一个聪明人。

“那你就拖住他们。”

林秋深大喜。

“我知道了!”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十余个呼吸,所以追兵还在百步之外。

杨风青等人随意往前走了几步,十多个追兵赶到。

“该死的林秋深,竟敢撺掇小姐与你一起逃,该死!”

最前面那人不打算给林秋深再活命的机会,挥起大刀砍来。

林秋深只是稍会些功夫,这猝不及防的一刀,他躲无可躲。

嘴上和心里都不想哥哥死,但看到那闪着寒芒挥来大刀,林秋婵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林秋深往右后倒飞,一道黑影如飞跃上疾驰的战马,一个人影滚落。

众人一看,竟是那大声喊杀之人。

除了林家兄妹,其他人自然知道是谁才有如此神力。热血激荡,孙希情不自禁。

“大——伙我们以后也要如此——”

林家兄妹往马背看去,正是林秋深喊作将军之人,他手里还拿着从之前那人手里夺下的长刀。

林秋深之前感觉杨风青是人群里最淡然的,而且其他人都是隐隐分部在他四周,所以推断杨风青应该是北林光武军某个将门公子,不知为何会到此而来。

再看杨风青此时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无上威势,他的脑袋急速转动,却如何也想不到杨风青到底是什么人。

杨风青拉扯缰绳,快速转过身,往十多名骑兵对冲而去。

剩下的十多名追兵虽惊慌,但见杨风青不过一人,都没有减缓速度。

“驾——刁民给我死!”

林秋深和林秋婵同时焦急大喊。

“将军小心!”

在林秋深和林秋婵兄妹担忧惊恐的眼眸里,孙希等人澎湃激动的目光中,两方瞬息接触。杨风青就如一根铁刺,扎进一片血肉之躯中。

十几个名追兵倒飞,在马蹄声消失时,这一片也安静了。

孙希捏紧拳头,咬紧嘴唇,以免喊出声。

杨风青翻身下马,拍了拍呆滞的林秋深。

“你叫什么?”

又对孙希等人摆手。

“将尸体和兵器都掩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