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九十八章-时势英雄

闻言抱起尸体,大喊。

“没有滚木、滚石就用尸体!活人都快活不下去了,还管什么尸体!杀!”

在松手的时候,他的心狠狠抽搐。

看到这一幕的士卒,眼角湿润。回身抱起本想用尽性命保存的尸体,顺着云梯扔下!

“呜呜——哥哥——”

......

局势暂时缓和了,但绿山军的攻城器械还在无穷无尽向城墙靠近。

绿山军花费意料之外大的代价才爬上城墙,残忍的近身搏斗再次展开。

光武军毕竟守城多日,虽还没被打下城墙,但已有数段城墙被占据。

鹰作栋与一群将领身先士卒,却只能守住他那一段城墙,眼角扫过,暗暗着急。

“难道只能这样了吗?如果大哥还在的话,大哥你又会如何做呢?”

之前在他身边大喊‘人在墙在,人死墙在’的将领,年纪三十左右,现名为秦准。

之所以要加一个现,是因为这名字是他父亲逼迫他更改的。

至于为何,自然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六女,却无一儿。

他秦家单传已十数代,他父亲万万不想在他这里断了香火。

所以他父亲便去听说很灵验的寺庙算命,算命先生言明没有怀孕是因为不准,要更名为准。

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同僚们的取笑了,可才用上这名字,只来得及与正妻又努力了一番,就跟随鹰作栋到辽东来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不想死。

但此时此刻,他眼睛赤红。

什么不孝、什么无后,都统统滚吧!

“人在墙在,人死墙在!杀!”

噗——

他一直在这嗷嗷叫,激励着光武将士,早就吸引了很多贼寇的注意。

一个奸滑贼寇之前假装战死,躺在地上。此时秦准经过,突然发难,一刀捅穿他的肚子。

“啊!将军!”

“该死的贼寇!”

“将军——”

士卒愤怒难当,但士气却下降了。

将军都死了,他们还能活下去吗?

秦准回身,全力一刀令贼寇瞪大眼眸的脑袋搬家。大刀顶在地上,撑住身体。

不仅力量在快速流逝,周围的气温也开始骤降,发热的脑袋很快冷静。

他恐惧,之前被压下去的各种想法开始支配他所有精神。

无后了怎么办?秦家将就此消失。他会成为家族的罪人,他该怎么面对下地的列祖列宗?

咔嚓——

又一批云梯搭上城墙,而有一根云梯就在他左侧。

看到云梯的刹那,他的眼睛再次赤红。一切的恐惧与杂乱想法磨灭,消失的力量再度回来。

虽没有经历过,但回光返照一词世人耳熟能详,他又怎会不知?

没有悲伤,没有恐惧,只有不能斩尽贼寇的遗憾。而这遗憾,将要与他一起消失于这世间。

“兄弟们,人在墙在,人死墙在!贼寇陪我一起死吧!”

本就有很多士卒侧目,声音再引来这面墙上其他人的注意。

“将军——呜——”

只见他爬上城墙,义无反顾顺着云梯跳下,下面传来一片惨叫以及重物落地声。

这悲壮的一幕,令所有光武将士双眼也如秦准临死前赤红。

“啊啊啊!杀啊!”

“人在墙在,人死墙在!”

“人在墙在,人死墙在!”

很多士卒效仿秦准,用身体做滚木。

一时间,城墙上如下饺子,落下无数大喊着的光武士卒。

“父亲,孩儿没有丢了你的脸!”

“孩儿,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娘子——我食言了,不要再等我——”

往下跳的士卒并不是不怕死,只是他们知道若是不死,所深爱的人们啊将会承受更多的苦难。

别说城墙上的绿山军,就是还未到城墙下的绿山军都被这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战法惊吓,阵形顿乱乱。

将战场简化,它就是一个超大型的配合游戏。一个小小的变化都有可能令全局崩毁,绿山军的颓势越发明显。

......

就连攻无不破的绿山军都被赶下墙头,黄赫煊摇头。

“鸣号!撤军!”

......

赤土城之战历时两日,光武军用浸湿大地的血与泪击退黄赫煊的消息,带上了了翅膀,飞向这开始向西方逃难的光武百姓耳中。

鹰作栋——重将军之名,再次响彻光武。

......

重将军威名远扬,疯将军也不遑多让。

与南河军打得不解不分的光武军在庞汇赢到来后,纵深不过数百里的南河被他霍霍了一个遍。

如今,都城元封最后一座门户旁坝城内外,陈列数十万大军。

前两日由南河刺史赵国喜亲自践行的老者站在城墙上,他便是南河军神吴进越老将军。

只是现在他的脸上没了曾经对敌时的轻松惬意,有的只是不安和无奈。

“原来是杨家三大武将之一的疯将军,光武真是...”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光武发生的事他略有耳闻,他很想不明白,位于渝州边界的抚顺城,不应该由一直待在渝州的疯将军去守卫吗?

竟然舍弃更重要的城池,将大将以及大军派上天雄岛?

很多想法在他脑海一闪而逝,城外大军动了。

“大将军——我们——”

“打开城门!”

“啊?”

“本将军命你打开城门!”

“是!”

庞汇赢没有进城,一个投降的城池他并没有兴趣。

他率领五万将士,直扑南河都城元封。

“两日之内占下南河,能不能做到?”

“能!”

......

杨风青可以睡安稳觉,还可以用一日陪伴三女游玩,如狼在侧的中林却是连着数日忙碌。

又是夜深,林轩府里走进数道身影。

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林轩的书房。

“家主,南林使者到了。”

“你下去吧。”

“是。”

来人中最前面那人摘下遮盖面部的绸布,竟是一名年轻男子,他轻笑一声。

“想不到林轩兄,不对,现在应该叫林家主,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呵呵——彼此彼此。既然是长标兄过来,不久之后本家主也该改口称林家主了吧。”

“哈哈哈,都是一家人,就不再说那些客套话了,谈谈正事吧,林家主密信中所说要当面商议的是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