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九十七章-悲惨壮烈

身后没了声音,只因鹰作栋说的是如今浅显却没人注意的大道理。

“我也已一日未喝水,下次贼寇攻城时,我会亲自上墙参战!”

数十人颤动,齐齐跪拜。

“大人请三思!”

“我自由分寸,都下去准备吧,最多再抵挡三次就可以了!”

“是!”

先前死气沉沉的声音,这次生机磅礴,战意盎然。

城墙上很多士卒还以为是贼寇袭来,慌忙起身。

看原来是将军们说话,正要继续休息。

呜呜——

士卒纷纷爬起,习惯性的就要探出脑袋,只听各处传来将领们的嘶吼。

“不要看,注意躲避!”

轰——

叮叮叮——

成人脑袋大的石头,如冰雹落下,还有雨水般密集的箭矢紧随其后。

“啊——”

墙上瞬息间成了人间炼狱,在一片片惨叫声之下,隐约可听见城墙吸收不下的鲜血顺着石梯流下的潺潺声。

轰隆隆——

这响动,没有数十个重达数千斤的虎头锥不可能发出。

黑色洪流再度袭来,城墙上却是一片混乱。照此发展,一个时辰后赤土城将易主。

“所有将士起身抗敌!”

“贼寇就要登墙了,城墙下的将士上来!”

“墙在人在,墙破人死!杀!”

士卒听沉稳号令声就在城墙上,纷纷往那看去。

鹰作栋一身常服站在一处空旷之处,手持弓箭,不急不缓射着。

他身旁无人人掩护,一颗颗石头砸落在他四周,有些石头距离他不过三四步,磕碎的碎屑溅洒,但就是没有一颗砸中他,如有神助。

“大人就在城墙上!杀啊!”

“你个姥姥的贼寇,都给老子去死!”

“墙在人在,墙破人死!杀!”

但就是再有神助,此时贼寇已冲到城下,上百架云梯贴紧墙壁。

云梯在抖动,正有贼寇往上爬。

......

眼看着攻城的士卒如海浪一般,冲上城墙又被打,以此往复,黄赫煊只是眼睁睁看着,别说命令,就是表情都没有。

直至攻城的士卒承受不住登墙如上刑场的伤亡恐怖而全线溃败,黄赫煊的表情才有一丝变化。

“传令!右将军舒擎率部出击!一鼓作气将赤土城拿下!”

“是!”

他身后的山岗传出与前方混乱脚步声截然相反的整齐步伐,一排黑绿色大军翻过山岗,如黑绿色的岩浆,源源不绝涌向赤土城。

“鹰作栋啊鹰作栋,你做了杨家叛徒,能力竟然提升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祝贺你。”

亲军统领上前一步。

“大将军,舒将军所部已是我们此时最后的力量,若是还攻不下——,为何不让申将军他们再组织大军进攻一次,消耗更多的守军,再让舒将军一定乾坤呢?”

“此次是我失策,两日折损五十万大军。所剩将士早已疲惫不堪,再令他们攻城,只是徒增伤亡而已!况且——若是被打残的赤土城绿山军都攻不下,舒擎也就太令我以及他父亲失望了!”

......

再次打退一次攻击潮,城墙上的过道积满了两方士卒尸体。

鹰作栋浑身浴血,兵器从长刀换成长枪又变成大斧,此时就连大斧都卷了刃。

此战之前,他身后是数十人,入境只剩二十多人。

“大人,再来一次这般攻势,我们就守不住了。”

“守不住也要守!”

“唉——但愿他们——”

黑绿色大军出进入他们的视线中,将领们一阵绝望,有数名将领更是惨嚎。

“绿山军!绿山军不是在天佑城附近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呜呜——大人,怎么办?”

“绿山军啊,就凭如今的我们,守不住的!”

绿山军善攻城之名远播,数次光苍大战中,但凡焦灼的攻守战,都是以苍风破城为终结。

究其原因,则是每战在最后、也是最难最苦时,都由绿山军主攻。

它在被冠上特别名号的苍风大军中,比勇猛的申家军更令光武恐惧。

鹰作栋大斧挥舞,虎虎生威,再配以三颗滚落的人头,如杀神下凡。

“敢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其他虽惊恐但没说话的将领脚下发软,迅速磕头。

“大人饶命!”

“末将定当拼尽全力守城!”

“人在墙在,人死墙在!”

“不过区区绿山军,之所以能一路横扫,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我杨家派将领!我——杨家三大武将之难将军,今日便要破了它的神话!”

二十多名将领惊愕,这些年鹰作栋一直充当吕家的爪牙,所有人都不敢再在他面前提起杨家一事,想不到——

杨家鼎盛时,民间盛传‘光武将士,杨家士卒’,可见杨家可以命令的光武士卒之多。

杨顶天为太师,在朝廷力压群雄。杨征远为太尉,部下有三员大将,虽说是部下,但四人一直以兄弟相称。

分别是鹰作栋——难将军。所有敌军见到他都犯难!

庞汇赢——疯将军。不仅他疯,率领的将士也会跟着疯。上战场就如饿汉去吃饭,越是惨烈的大战,越是疯狂,谁能抵挡?!

雷辛——重将军。进攻中上之姿,但其防守天赋,大陆无人可望其项背。不管城池之前的防守是百人破还是万人灭,只要守将换成他,同样的座城池就会变成一座巨山,挡在各个扼要之地,让所有敌军如鲠在喉,却怎么也攻不下!

三人就是杨征远的三板斧,甭管你是谁,只要轮起来,不死不休。

四人曾极力出兵苍风,但那会儿还在处理朝政的玖治皇帝却如何也不答应。

再之后就是西蛮犯边,而在那之前,边关还出了几件战事,鹰作栋等三人分别驻守一方,杨征远独自前去,这一去就是不复返。

“谨遵难将军之命!”

二十多位将领惨白的脸很快潮红,眼眸里只有视死如归,这便是杨家的威望!

......

只有十万人的绿山军,攻城器械比之前的二十多万人更多更杂。

很快,五百多架云梯搭上城墙。而城墙上的滚木与滚石,却早已消耗殆尽。

“大人,没有滚石与滚木了!”

那名将领的脚下有一具将靠墙的将领尸体,尸体模样与他相像,只是比他年轻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