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九十六章-决战赤土

“可是——”

“哥哥——”

“我没事,只是咳嗽而已,我们不要回去好不好?”

当光武双玉之一用带着撒娇的语气说话时,没人能拒绝,就算是杨风青也一样。

“那你们先回马车等一会儿,我去生火。”

“嗯嗯。”

杨风青这边火还没生起,小雨荷和杨月儿急匆匆跑来,手上还拿有白色绸缎以及红色亵衣。

“哥哥,快些生火啊!”

“冰儿姐姐现在只能裹着马车里的帘布,很冷的。”

杨风青没有联想什么迤逦,老老实实生火。

火生起来后,两个小不点没有要他帮忙的架势,杨风青只得伸手。

“哥哥帮你们吧。”

两人都摇头。

“冰儿姐姐叮嘱我们不能让你碰!”

杨风青没有强求,到旁边又生起一堆火,处理鱼去了。

夏冰儿明显信任错人了,先是杨月儿慌乱大叫,小雨荷也跟着大叫。

“啊啊啊!衣服烧着了!哥哥,快帮忙灭火!”

“我这个也烧着了,好烫啊!”

杨风青一个箭步,拎起两个小不点,再迅速踢开火堆。

一番整理后,包括亵衣在内的几件衣服成了灰烬。

杨风青能做的,只有苦笑了。

“你们过去陪冰儿,我来烤吧。”

两个小不点自知做错事,乖乖点头。

半个时辰后,杨风青抱着一堆衣服走到马车旁。

“衣服都烤干了,小雨荷,拿进去。”

小雨荷打开一个小缝,探出一只小手。

“冰儿姐姐说不可以出去,放到我手上吧。”

杨风青放到其手上,暗道女孩子就是麻烦,便回身去烤鱼了。

咔咔——

“哇——好香啊——”

“我好饿,哥哥,可以吃了吗?”

杨风青拿起三条烤好的小鱼,笑着转身。

“小鱼可以吃了,但是哥哥不可以吃,来,冰儿——”

滴答——

“啊!哥哥你怎么了?”

“冰儿姐姐快看啊,哥哥流鼻血了,好多啊!怎么办?”

夏冰儿羞愤难当,粉拳紧握。

“别管他!他血很多,放放也没事!”

快步走到杨风青对面坐下,杨风青的鼻血变得更大。

两个小不点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冰儿姐姐,哥哥的鼻血更多了啊。”

“哥哥,疼不疼?我们该怎么办?”

“没事没事,你们陪冰儿姐姐吧,我去洗把脸。”

说完,跑到河边直接跳进河里,来个全身降温。

两个小不点看杨风青生龙活虎,终于不再担心。

“呼——吓死我了。”

“冰儿姐姐你的脸好红啊,你为什么不担心风青哥哥啊?”

夏冰儿心中羞赧后,不无得意。

之前杨风青一而再再而三没有进一步动作,她还以为是自己不够美,很伤心来着。

“好好吃鱼,长大你们就知道了。”

河滩上留下了四人一天的欢乐,夜幕降临,马车沿着归路缓缓而行。

三女都坐在杨风青身边,夏冰儿轻捏他的肩膀,两个小恶魔则帮忙揉腿。

“风青哥哥,明日有事吗?”

“我每日都有事,若不是你们到来,今日我已到别处去了。”

“好可惜呀,我还想着与哥哥一起看日出呢。”

“待一切平定后就可以了,明日清晨你们就都回贝摩城吧,乖乖听话。”

“嗯,不过今晚我们想和哥哥一起睡。”

“上次哥哥答应了的,后来却偷偷跑了,真是太可恶了!”

“哈哈哈——可以。你呢?要不要一起?”

夏冰儿羞红了脸,手上的力气更加轻柔。

“不要不要。”

心中默默加了句:“如果没有这两个小妖精就可以!”

一日以来被压制很惨的杨风青,扳回一城。

回到住处,杨风青不管走到哪,两个小不点如影随形。看来上次他失信的行为,令她们都铭记于心啊。

才入夜,两个已经洗香香的小不点便一人一边拉住杨风青的手。

“哥哥——都这么晚了,该去睡觉了。”

“我好累啊,哥哥再不去睡觉,我就要困倒了。”

有这么磨人的小妖精在,杨风青想做事也不可能,抱起两个回房。

......

城郭的取名,往往有据可依。

如临河城临近岷淄江,常山城依傍常山。

相比之下,赤土城这个名字就很怪异。

它附近的土地是正常的黄色和褐色,而且谁会希望土地的颜色是赤色呢?想想都瘆得慌。

有很多文人墨客喜欢在文章中用赤土城隐喻名不符其实,还有一些在文章中推测赤土城为何叫赤土城。

可是无聊的人们为此争吵了无数年,还是不得其解。

直到如今,在赤土城里的光武军以及围城的贼寇都明白了赤土城为何叫赤土城。

不过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心,都似行尸走肉,重复着砍人、休息。

赤土城外褐色的土地以被鲜血染成赤色,战前鹰作栋命人挖的壕沟以被尸体填平。

地上还有土地吸收不下的血液汇聚成一条条小溪流,流到远处,直至消失于地面。

城墙不仅被染成赤色,还有很多碎肉粘连。

城墙上除了火球、滚木等防御武器,看不到一个人影。

越过城墙,才发现城墙的过道里挤满了席地而睡的光武军。

没有一个人的衣服是干净的,没有一个人的兵器是不卷刃的。

城墙观察处,一身戎装的鹰作栋当先而立,他的身后是数十名将领。

“大人,这两日共进城五十万将士,到如今只剩二十万了。再加上因为备战仓促,城里的粮食所剩不多。就连井水都被染成了红色,散发着浓郁血腥味,喝下去就如喝人血一般,城里很多将士一日未喝水。再这样下去,不消两日,将士们将崩溃,择机出城吧。”

“你们只知道我们的难处,却不知贼寇的难处,他们比我们好不到哪去!如今比的就是意志!赤土城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口气!我们承受住了,天抚防线便能再抵挡贼寇一些时日,若是承受不住,就算朝廷再征发一百万将士进天抚防线也无用!”

“可是——”

“为将之人,战死沙场才是最好的归宿。难道你们想死在没完没了的谨、立党之争、太子之争中,死后还要被坐实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族人被移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