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八十九章-开诚布公

之前听声音就感觉来人年纪应该不大,见到本人时,还是令杨风青稍稍侧目。

来人年纪与他一般,身材也是相差无几。

散发着桀骜不驯,站在大堂之中,如要与所有人拼命。

他看杨风青的眼里,惊奇更多。

华基踏出一步。

“来者何人,还不快快报上姓名!”

“上却城守将林东,上座者可是光武军统帅?”

“直接将你来此的目的说出来吧,不要浪费时间。”

林东微愣,他以为自己够直来直去了,想不到有人比他更直来直去。

“我们中林并无与将军为敌之意,只是——”

杨风青抬手打断他的话。

“哦?那个最后大喊‘吾乃中林上将军林志毕’的中年男人不是你们中林的将领?看来他真是死不足惜啊,竟然敢冒充中林大将,坏了我们的关系!”

“他确实是我们中林之人,只不过带兵助北林乃是其擅作主张。家主知道此事时也是极为恼怒,已将他那一支斩杀干净,这里便是他们的人头。”

他打开之前从马车上拿下来的大木匣子,里面堆叠着数十颗人头。

男女老少都有,每个脑袋的脸上都是无尽怨恨与绝望。

额头上还都贴有一张字条,仔细看便能看清‘林志毕之母化氏’、‘林志毕正妻刘氏’等等。

见杨风青只是沉思却不做回应,林东继续述说。

“若是将军不信,可派遣使者随我进入都城调查一番。”

“不用了,我相信你们。直说吧,你们做了这么多,想得到些什么?”

“家主不期望得到什么,只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毕竟一切都是误会。”

“既然是误会,而且你们也解释了,自然不会有什么影响。”

“多谢将军宽宏大量,此间事了,末将也该回去了。”

“龙将军,送林将军出城。”

“是!”

刘长安等人看了看那些人头,又看向杨风青。马毅见没人开口,于是开启话头。

“这个林东所说的可信吗?”

“这些人真是林志毕的族人?”

“难道中林真的不打算与我们为敌?”

杨风青笑了笑。

“缓兵之计罢了!一个死了的将军,哪能比领地重要。不过既然他们给我们送了这么好的礼物,不收下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华基、拓跋远!”

“末将在!”

“这些人头以及之前林东说过的话,就是你们最好的武器,带着下去做事吧!”

“是!”

“刘长安!”

“末将在!”

“你在此驻守,出现紧急情况可以先斩后奏!”

“是!”

......

鹰雪梅悠悠醒转,周身不再是冰冷的江水,耳边不再是怒吼的流水声。

意识回归后,昏迷前所见所闻比冰凉的江水更令她彻骨。

她的心如被冻伤,痛入脊髓,却没有眼泪再流下。

“都怪我太任性,王叔叔他们才会——”

“我应该死了吧?这样也好吧,只是没能为风青哥哥报仇。”

“风青哥哥——风青哥哥你在哪?”

猛地撑起身子,弄出了动静,房门外传来脚步声。

一个丫鬟开门见她已经醒了,神色大喜,跑进来扶住她。

“小姐别动,先好好躺着,奴婢这就去禀告大人。”

“我...我还没有死吗?”

跑到一半的丫鬟回身,不断点头。

“小姐是贵人,得天助,怎会——”

咚咚咚——

小绿在包星的搀扶下出现在门口。

“小姐,你终于醒了!”

挣脱包星的搀扶,跌跌撞撞跑到鹰雪梅床边倒伏,捂脸痛哭。

鹰雪梅呆呆抬起无力的双手,又看向四周。

“我竟然活下来了,风情哥哥,还有王叔叔他们——”

“雪梅!”

一声就算压抑着激动与喜悦,仍旧比平时高出许多的呼声,直通鹰雪梅的心。

经历生死离别,再见到父亲,那泪纵横的脸,苍老了些的脸颊与白鬓,她才知道他对她是那么的重要。

这些年对父亲所作所为的怨气,如一个盛水的陶器破了洞,很快流逝干净。

“父亲——”

“哈哈哈——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

可人间的久别重逢等喜悦,总要被现实打败。

鹰作栋走到窗户旁,发现几日没有感受的秋风已越发肆无忌惮。从打开的缝隙争先恐后涌进房间,撞击他的胸口。

不知是体温下降后带来的影响还是为何,心脏闷塞感逐渐强烈。

将窗关紧,幽幽开口。

“雪梅,为父与你说件事,希望你不要怨恨为父。”

鹰雪梅只听见心中咯噔一声,不妙之感席卷儿心间。

“父亲说吧。”

“我已经答应才文将你许配于他。”

鹰雪梅还没有反应,趴在床边的小绿却先开了口。

“不可,老爷,万万不可啊!这是……”

“小绿,不用担心我,你先出去吧。”

“小姐,可是——可是——”

最后小绿还是乖乖跟包星出去了,只因鹰雪梅一个表情。

鹰作栋本以为女儿会大哭大闹,此时却是毫无表情点头。

“女儿有些累了,父亲诸事繁忙,就先回去吧。”

“我还有些话想和你说。”

鹰作栋将房门紧锁,而鹰雪梅则缩回能给予她温暖的床。

“为父这些年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查清杨老爷子为何悄然被赐死。”

“这还用查吗?虽然此事所有人讳莫如深,但京城高官以及地方大臣,谁不知道是吕后诬陷杨爷爷!”

“雪梅你还是太年轻啊!这事若是放到两年前,你能明了?而且我说的是查清杨老爷子被陷害的原因!”

鹰雪梅语噎。

“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看父亲脸上有嘲弄,她心中出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想法。

“你已经想到了吧?没错!你们之所以能知道,都是为父令人散播出去的!”

虽有了猜测,但得到确定的回应时,还是免不了被冲击心神,不受控制惊呼。

“啊?父亲你——”

鹰作栋捂住鹰雪梅的嘴巴。

“小声一些,你是想害死我们吗?”

鹰雪梅扒拉开鹰作栋的手。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鹰作栋见此模样,心中感伤。

就连亲身女儿都不相信是他做的,他以前为了取得吕家的信任,所做的一切可见有多么令世人不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