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八十六章-吞下北林

“都出来吧,不会有事的,大将军就在城里!”

“不管他们来多少人,最后都会被大将军打败!”

“说不定他们还没冲到城墙就全军覆没了呢!”

贝摩城居民抬头望天,确定是晚上啊,但怎么有这么多百日做梦的人?而且大将军又是谁?为何他们没听说过?!

“你们都是疯了...”

城外喊声陡然密集数倍,之前激动的喊叫变成了惊慌的求救声与投降声。

贝摩城原著百姓又看向站在街道的百姓,发现他们都在看城墙高处的。

好奇心驱使下,慢慢走出躲藏之处。

只见一道挺拔身影一手拿酒,一手拿猪蹄,不时吃一口、喝一口,正津津有味看着外面。

贝摩城原著百姓:“......”

“这人是谁?他想死吗?”

“还好城墙上没有将士,不然他定然会被投进大牢!”

“外面正在大战,若被流矢射中,就算...”

男子挥起猪蹄挡在身前,身体则往后弯。

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见他拿起猪蹄,上面竟然插着一根箭矢。

贝摩城原著百姓:“......”

“啊!痛!”

喊痛声在人群里此起彼伏,有人则拍了拍身边的人。

“兄弟,那人是谁啊?好像很厉害!”

那人一个机灵,双手合十跪伏。

“大将军万岁!”

周围数万百姓一齐跪下,朝拜声郎朗。

“刘长安、魏剑锋,给我狠狠的杀!竟然敢弄脏我的猪蹄!这可是雨荷和月儿给我烤的爱心猪蹄!”

贝摩城原著百姓:“......”

杨风青拔掉弓箭,吹了几口,待要再吃一口,后面脚步声。

“大将军,金日天求见。”

“让他上来。”

“是。”

金日天急匆匆跑上楼。

“我有一礼献与大将军!”

“哦?说来看看。”

......

城门打开,数十骑奔进城,一人跳下战马,跑上城墙。

“大人,城外十万北林军尽数击败,斩四万余人,俘虏五万,突围一万!刘将军请示可否追击?!”

“追!一口气将北林占下!”

“是!”

......

一队上千人的骑兵自贝摩城往南逃窜,林得意、林满洪等北林话事人皆在其中。

林得意的脸色因为惊惧过度,成了暗青色,嘴巴不停上下抖动。

若不是有马蹄声的掩盖,众人定然能听到他牙齿磕碰的声音。

漫山遍野、如潮水般向他们涌来的光武军!不过瞬息而已,他们十万大军被切割成了数个方块。

原本四周都是自己人,变成了四周都是光武军。

“满洪叔,为何会如此啊!”

“你还有脸来询问我?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三万光武军?!”

林满洪心中更是惊怒异常,恨不能现在就杀了林得意!

不过细心一想,他所得到的情报也都是光武军只有三万人,心中惊惧。

左顾右盼,却没见到想看的人影,心中已猜到了八九分。

“韩现!”

“禀告将军,韩将军不知所踪!”

“原来如此!到底是为何啊!”

士气已经很低落的极点的北林军听此,更大的恐慌情绪蔓延。

“满洪叔,难道韩大...韩现——”

“以后韩现便是北林的死敌!遇到他——啊!”

林满洪的惊叫声似信号,一连串的惨叫声之后,一千骑无一人还站着。

满地的鲜血与断臂残肢,从其中发出一声声惨叫,渗人无比。

林满洪左手捂着肚子起身,右手握紧佩刀起身。

“谁?到底是谁?”

黑暗的树林里燃起一朵朵火把,将里面的情景显露无遗。

数千名光武军,正露着笑容,看着他们就如看到了猎物。

不过林满洪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罗大光身边那名与金日天有两分相似的年轻男子。

“韩现!你——”

“嘿嘿,我不叫韩现,更不是你义子!我叫金银闪,金家家主金日天幼子!”

林满洪如遭重击,口吐鲜血,无力瘫坐。之所以没直接躺下,还是依靠身后成了一团的林得意撑着。

“那——韩现是否真的存在?”

“哈哈哈——存在!”

林满洪眼中又爆出一团光芒。

“他在何处?”

“被我们杀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啊!我的儿啊!我跟你拼了!”

看着状若疯狂的堂堂北林军神,罗大光摇头,对金银闪道:“给他一个痛快!”

“是!”

......

说来不得不感叹与造物主之神奇,正木江发源于常山与辽东的分界线天山山脉,自北向南连绵千里,与天抚防线摇摇相对。

作为辽东州三大江河之一,流域只有三座城池,或许有人会觉得名不符其实。

但只要亲身乘渔船自最北端的辉瑞城顺流而下到入海口的莱阳城一次,如果有幸没死的话,应该就不会有那个想法了。

当然也可以继续坚持己见,毕竟命这么大的人,上天应该将其装逼指数也拉满了,不会遭雷劈的。

上面说到了两座城,还剩一座承上启下的城池没说到,并不是它很牛气,要留下来单独说,只是不知道从哪插进去而已。

白亭城距离抚顺城足足两百里,前后都还有控制在苍风手里的城池,使得城里的贼寇并没有太过担心自抚顺出城的光武军会深入到此。

所以此时城里火光通天,一具具贼寇死尸顺着江水流下的画面也就说得通了。

鹰作栋最近很喜欢站到高处静静瞭望,思考令他头疼的问题。

“足足一日!若雪梅没有意外,王芳应该带她回抚顺了吧!”

“唉——雪梅知道与吕才文的事,大概会自寻短见吧。但为父已经忍受了那么多,就差最后一点了!我到底应不应该跟她说明?”

“但这些事本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将她完全牵扯进来对得起她吗?”

鹰作栋突然抬头,狠狠拍脑袋。

“如今不已将她牵扯进来了吗?鹰作栋啊鹰作栋,所谓的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就是你这种人了吧!”

一名将领匆忙跑上来。

“大人,再不离开,前来支援的贼寇就要到了。”

鹰作栋揉揉脑袋,凝望滔滔江水。

“我知道,走——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