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八十五章-杨家败因

血虎铁骑统领一拳打在身旁足有成人腰间一般宽的无名树上,树叶飒飒而落。

“该死!为何一直没有人阻拦他们?难道大将军没有接到俘虏吗?”

“不过由此流下去,你们还是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心!我们去雨花城等她们!”

“是!”

......

热闹是别人的,没了龙吟的龙吟凤鸣宫,凤也都不怎么出声。

所谓龙吟凤鸣宫,便是玖治皇帝给他后宫起的名字。

他将收集的天下美女都聚集于此,若非后来入了丹宫,光武双玉如今应该都在此宫。

一栋被百凤包围的古韵古香楼宇里,一太监疾步走到一面珠帘前跪下,里面人影朦胧。

“禀告皇后,皇上今夜有要事,就不过来了。”

“什么?皇上又有何事?”

里面传出一声带着浓浓怨气尖细喊声,珠帘被掀开。

单看面容,女子的年纪应该不过三十岁。

其实她已经四十多岁,乃是当今皇后,人称吕后的吕贞媚,也是二皇子李如平的生母。

不过六品京官的吕才文之所以能得到鹰作栋的‘赏识’,便是因为吕后,她是吕才文的亲姑母!

“奴才不知。”

“有什么不知的,定然又是让那旁家小妖精进丹宫了吧!”

想到连她都没有进去过一次的丹宫,自三年前那个庞家妖精便能不时进入,她便恨得牙痒痒。

“下去吧,传吕将军进宫!”

“是!”

那太监走后,吕贞媚摆摆手。

“你们也都下去吧,待吕将军进来后,没有我的传唤,任何人不得进来!”

“是。”

没多久,一名年纪比她小了一些的男子踏进房间。

“末将拜见——”

“还末什么将!华春弟如今是越来越谨慎了啊!”

男子转头四望,轻笑一下,坐到左侧。

“谨慎一些不正好吗?姐姐这又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这掌控宫廷守卫的中郎将,吕华春吕大将军还能不知道?那个沉迷炼丹之术的人到该来的时候又不来了!”

“皇上万事繁忙,姐姐体谅一下吧。”

“我为他守了十多年活寡,难道还不够体谅他?而且这话别人都能说,你说似乎有些不合适吧?”

吕春华仰头张狂大笑,起身靠近吕贞媚。掀开珠帘,直接坐到她身边。

这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吕家万死都不够啊!

“现在怎么不谨慎了?若是——”

吕华春捉紧吕贞媚洁白无骨的手,放到异性不该触碰的位置。

“皇上舍得美人独守空房,我可舍不得!”

吕贞媚的手放在上面便拿不开,两人如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风轻了,云也淡了。

凤塌之上,吕贞媚为吕春华穿衣,满目春水。

“真想不到以前那么胆小的弟弟,如今胆子竟然这么大。”

“只是胆子大吗?”

吕贞媚轻轻锤击吕华春雄壮的胸口。

“野心更大!不过杨家那个老不死的真的没有将消息传出去吗?杨家最后的余孽找到了吗?”

鹰作栋追查了那么久,吕家到底是为何要将杨家斩杀干净,原因竟然是如此!

难怪啊!杨顶天知道了吕家兄妹此等见不得人之事。

此事若是被外人所知,吕家不仅死无葬身之地,更会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之上!

吕华春探手任意揉捏本该只有皇上一人能动的玉体,脸色得意。

“到此时为止,我们的事情绝对没有被泄露半分出去。只有不知道是否了解内情的一老一小两个小老鼠躲到了辽东,按照如今的局势,他们说不定已成一抔黄土吧。”

吕贞媚不依的推了一把吕华春。

“什么叫说不定?!之前才夸你谨慎了些,想不到做事还是如此莽撞!我要的不是说不定,我要的是活见人,死见尸!不然事情泄露出去,我们以及吕家都将永世不能翻身!”

“我知道,所以在辽东的部下还在追查,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得到消息了。”

吕贞媚没有回话,皱着眉头。

“姐姐怎么了?”

“你说那个老不死的知道我们事情后,他家的独孙突然就死了,而且没有谁见过他的尸体,会不会有什么——”

“姐姐放心吧,就算他还活着又如何?如今的光武,杨家人已经死绝!而杨家一派除了已经完全倒向我们的鹰作栋,只有庞汇赢还能弄出一点风浪而已。”

“若是庞汇赢敢深究杨家之事,我们不正好借题发挥,让那个小狐狸精自此进不去丹宫吗?”

“唉,希望是我多虑了吧,总有些心神不宁。”

“可能最近几日都比较饿吧。”

吕贞媚媚眼再起,不过吕华春快不惑之年,再耕耘一次他就吃不消了。

装作没看到,一手移花接木将话题引到别处。

“今早收到才文的传信,鹰作栋答应找到鹰雪梅后就完婚。如此一来,我们吕家将是光武实际的皇族!”

......

不管其他地方如何,今日对于杨风青来说,是难得的轻松。

可惜幸福的生活总是很短暂,这不又到了晚上。

光武百姓聚集的贝摩城,比以前更加热闹,丝毫看不出刚刚经历了战火。

数名北林百姓打扮的男子自东城门进入贝摩城,看着外形很正常,但仔细看眼睛,总有些贼眉鼠眼。

再三确认后,他们走进一个小巷子中。

中间那人掏出一个竹筒,拔下下端的引线,一朵绚丽烟花在贝摩城上空炸响。

很多百姓以为是为了迎接大将军的到来而如此,正要欢呼,城外响起密集的脚步声以及喊杀声。

贝摩城原著居民登时作鸟兽散,就近躲藏。

等他们躲好后,却发现街上很多人在最初的惊慌后,竟然都没有跑!

“你们都是聋子吗?没有听到有大军攻城吗?”

“大姐妹啊,快进来躲好!”

“不要再看了,外面危险!”

被喊叫的人所说的话与所做的事,刷新了贝摩城原著百姓对百姓面对战争时该有什么反应的认知。

因为那些人不仅不逃不躲,还对他们露出轻松笑容,有人甚至要拉出躲藏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