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七十五章-北宫论果

北宫师杰眼里寒芒闪动,退回座位,不再说话。其他人则都是一副沉思样,一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为何没人说话?难道你们都不想接风青过来?难道堂堂北宫家全是见死不救、忘恩负义之徒?”

右侧的人都看向右侧首座的中年男子,左侧的人则都看向左侧首座的中年男子。

乍看之下,右侧首座男子与杨风青竟有几分相似。

“母亲请放心,这件事我会安排好的。”

左侧首座男子跟着开口。

“若确定是风青贤侄,不管如何,自然应当接回府里。”

“既然你们都答应了那就好,若是到时风青回来了,你们却徒增事端,可别怪我。”

“我们明白。”

“杏语留下,其他人都先回去吧。”

坐于左侧最后的少女错愕,与首座男子对视一眼,乖乖留在原地。

少女名为史杏语,乃是杨风青外婆的娘家人,而左侧首座中年男子则是她的父亲,史思恩。

史家本是常山一个中等家族,十年前家道中落,于是举族搬进琴川依附北宫家。

在史樂的帮助下,经过这些年的融合,至少表面上看,两家人已经不分彼此。

很快,房间只剩下祖孙两人。

“杏语,过来这坐。”

史杏语乖巧坐到史樂旁。

“祖母。”

“你还记得风青吗?”

史杏语点点头。

“你觉得他怎么样?”

史杏语当即明白祖母什么意思,努力回想那道已经快要磨灭的身影。

因为当时天下舆论太多,为了两家好,北宫家与杨家很少走动。

她的记忆里只剩下一道很孤僻的身影,总喜欢一个人游离于他们一群人之外。

不对,还有一个人喜欢跟在那个臭屁鬼身后。

那会儿她们让鹰雪梅不要和他玩,鹰雪梅还和她们生气来着。

想到这,史杏语不禁露出轻快笑容。

“记得一些,不过风青……哥哥不是和雪梅姐姐有婚约吗?”

“哼!鹰作栋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为了爬上太尉之位,与吕家越走越近,已经有风声传出,鹰作栋要将雪梅许配给吕家吕才文。”

这件事不关她的事,但想到那时候鹰雪梅是那么迷恋杨风青,最后竟是这样一个结局,她有些怅然。

“杏语的事,全凭祖母安排。”

她倒不是对杨风青早心生情愫,她那会儿在乎的还只是每天吃什么,明天要去找谁玩,又玩什么。

只是她们史家寄人篱下,若不是有史樂的帮助,她以及族人或许早已经成为一抔黄土了吧,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婚配呢。

“哈哈,那就好。不过风青那孩子从小就聪慧异常,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呢。”

史杏语琼鼻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再加上她有些婴儿肥的粉颜,煞是可爱。

不过她心中此时可是很不满,再怎么说她也是琴川州万千青年才俊仰慕的佳人,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她做了多少诗呢。

虽然和被称为光武双玉的鹰雪梅和夏冰儿相比,可能,不行,肯定是不相上下的,只是因为她没有被世人所知而已。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这么想的。

沉浸于找到外孙之喜的史樂并没有发现史杏语的异常。

“来,我跟你说些风青小时候的事情,让你先了解了解他,哈哈——他可是...”

……

北宫善友,北宫如霜二弟,杨风青亲舅,北宫家如今的家主,琴川州刺史,也就是之前右侧首座中年男子。

家主家主,一家之主,但他这个家主却名不符其实。

因为史樂很强势,再加上有北宫如霜的支持,自北宫老爷子仙逝后便一直把持北宫家的大小事务。

直到如今在外人看依旧还是如此,不过真实情况如何,或许就连此时正欣喜于找到外孙的史樂都一无所知。

从史樂那里出来后,北宫善友径直回自己的院子。没多久,他的书房里便聚集了五个人。

除了那名总是笑眯眯的老者,其他四个人都出现在之前那个房子,并且坐的位置都在右侧。

分别是北宫家嫡长子北宫师杰,二爷北宫善常,三爷北宫善任,五爷北宫善良。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

“老不死的将史家带进琴川,瓜分本属于我们北宫家的利益还不够,如今还想将杨家余孽带进来。这已经不仅仅是瓜分我们的利益,这是想让我们北宫家坠入万丈深渊啊!”

“要不我们直接将此事跟宫里那些人说?”

北宫师杰摇头,赶紧出声。

“叔叔们万万不可!如今在外人看来,我们北宫家话事人依旧是老太婆。若是如此一来,对琴川刺史之位觊觎已久的外戚们,不正好有机会致我们于死地?!”

三人抓耳挠腮。

“那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还没有确认,过些时日我们跟她说辽东出现的杨风青不是杨家的那个余孽?”

北宫师杰想说话,不过有些话由他说出口总有些不合适,于是看向北宫善友。

北宫善友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看向老者。

“邪老,你看如何?”

老者的笑容愈加和蔼,让人一看便有亲近之感。

“这件事其实简单至极。”

“哦?邪老以为如何?”

“呵呵,她不是已经派人去寻找杨家余孽了吗?那也要找到才行!”

北宫善常等人领悟,不过意动之间却有些苦恼。

“若是能在老太婆的人找到他之前将他杀死,自然最好。”

“只是我们手下能充当杀手的人寥寥无几,而外面的杀手组织做事都不怎么可靠。事情可能败露暂且不提,打草惊蛇之后再想成事,可是难之又难了啊!”

“可惜我们都找不到血红和狱天,不然请得他们出手,再无后顾之忧!”

血红与狱天,活动的主要范围分别光武和苍风,并列为两大杀手组织。除了在目标人物的尸体旁发现血红令或狱天贴,从未有活人见过他们的身影,可谓神秘至极。

北宫善常等人以前因为各种事,也不是没有寻找过两大杀手组织的消息,可总是一无所获。

邪老没有接着他们的话,而是自说自话。

“因为某些原因,血红近日缺些银两,若是此时找他们,说不定他们会接下。”

除了北宫善友,其他人皆是一惊,再看笑眯眯的邪老,不禁有些胆寒。

平日里,他们想寻找血红的消息都是千难万难,想不到看着人畜无害的邪老,竟然有此等大能耐。

“邪老,你真的能请血红出手?”

“三爷有什么仇人?若是如大爷这般身份地位的话,只要价钱够高,说不定血红也会出手。”

北宫善任脸色惨白,冷汗迭出。

“呵呵——呵呵——邪老这话说得,我平日里都没有出过琴川,怎么会与大哥一般的大人物结怨呢。”

邪老一如之前笑着,只是北宫善常等人都不敢再将其看轻。

“既然如此,此事就交给邪老去办吧,需要多少银两就去找师杰。”

“是,大爷。”

......

史樂和史杏语正聊得欢快,匆忙脚步声与喜极而泣声一并传来。

“祖母,确定是风青表哥了吗?我就说风青表哥不可能死,他那么厉害,他那么——呜呜——”

砰——

大门被重重推开,一道比杨风青还高出一个脑袋的魁梧身影跑进大堂。胡乱将头盔拿下,不停抹眼泪。

老成的气质,褐黄色的皮肤,加上布满砍痕的戎装,谁能想到这个男子今年不过十八岁?!

史杏语愕然,这还是她认知里的北宫龙因?!

北宫龙因与她同岁,但小了几天。因男女生长有别,小时候没少被她打哭。但在听说杨风青死了之后,胆小怯懦的他毅然进入琴川州军。

这一去便是两年,再回刺史府时,别说她,就连北宫家年轻一辈话事人北宫师杰见到他都不能再自然的说话。

那会儿她还担心了很久,龙因会因为小时候被打哭的事情找她麻烦呢。

不过有次在城里碰巧看到龙因将一个违背了驰原城律法的乱民当街斩杀后,她知道他不会因为小时候的事找她的麻烦,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一类人。

只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这几年来不苟言笑的龙因竟然因为一个还未确认的消息而当堂嚎啕大哭?!

那个说不定会成为她夫君的男子,怎么会有如此大的人格魅力?!

对杨风青本无任何感觉的史杏语,于此时此刻开始起了浓浓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