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七十四章-琴川北宫

天色明亮了许多,站在高峰再次能将滨洲城看清。

城墙上已无一面光武旗帜,此地除了萧瑟风声,还能听到从城里传来的烧抢之声。

“唉,走吧。”

“不要!王叔,求求你将我放下来吧!风青哥哥一定还没有死,让我回去吧!”

鹰雪梅不知何时已醒转,她没有挣扎,因为那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王芳本不想将她放到地上,但那如困在沙漠多日,沙哑而坚弥的声音,让他鬼使神差将其放下。

“小姐你再看看吧,苍风贼寇毫无人性,城里……不会有活口的。”

鹰雪梅低声反驳。

“我看到风青哥哥了,他在苍风贼寇破城之前就离开了,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只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泪却越落越多。

小绿抿嘴转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虽说喜怒哀乐并不相通,但小姐现在有多的绝望,她能感同身受一二。

这五年来,包括她都认为杨风青公子已经死了,但小姐一直坚信他没有死。

此次小姐心有所感要来抚顺城,竟真的找到了他的消息。

多年的形影不离,她能感觉到小姐在五年前便停止生长的生命疯狂生长。

若非如此,五年没有出过府,一般女子哪能经受住这几日的劳累奔波?是杨风青公子的消息让小姐突破了身体的桎梏。

她原以为上苍已经给小姐这么多的磨难,此次终于能一片坦途,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吧。

但如今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上苍给了小姐巨大的希望,却在她的面前,亲手将希望掐灭!

若换做她,她不知道自己此时会是什么模样。

王芳凝望滨洲城,似呓语。

“真是神迹啊,不仅坚持如此之久,还歼灭了苍风贼寇十二万大军,如今还是黄赫煊亲率二十万大军才平定。若是此等大才在天抚防线内,光武就会落得如今进退不能的尴尬局面了。希望——”

“王叔,风青哥哥还没死!滨洲城的百姓也都没事,我们现在就回去派遣大军将辽东收复!”

再次无人理会鹰雪梅,不过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眼睛睁大。

“你们听,滨洲城里并没有传来百姓的哭喊声!”

一直沉默的胡义以及他的部下在一旁开口。

“确实很不对劲!贼寇生性残忍无纪律,每破一城,必先烧杀抢掠一番,城内百姓十去其三,一片哀号。”

“若是哪个城池没有第一时间开城投降,被贼寇攻下后,城里的百姓都会至少减少一半。如滨洲城这种让贼寇损失十数万大军的城池,就算被贼寇屠城也不必奇怪。”

“不会是滨洲城里早已经没有光武百姓了吧?可是他们又能从哪里逃出城呢?城里的战船在上次被攻破时,就已经全都损毁了。”

“可能是——”

轰轰轰——

唰唰唰——

在众人惊恐莫名的瞳孔里,城南出现一头白色凶兽,咆哮着往城内。

所过之处,一切建筑如雪花般消融。连用以抵抗自然巨力的建筑物都如此,更何况那些如蚂蚁一般在各个建筑之间跑动的苍风贼寇。

之前的烧杀抢掠之声消失不见,已都是苍风贼寇道道惊恐至极的叫喊声。大军毫无秩序可言,从滨洲城往外溃逃。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需要谁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城主府轰然倒塌后,他们终于看清那白色巨兽竟然是泛滥的海水。

“海水怎么会冲上滨洲城?”

“逃出滨洲城的苍风贼寇,只剩不到一半了!”

“这……这个杨风青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太可怕,太恐怖了!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不就——”

“风青哥哥和滨洲城百姓都已经离开了,他们没有死!”

王芳等人都没有和鹰雪梅争辩。

若说之前没有百姓惨叫声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偷偷离开,那么此时的洪水则是说明杨风青最后选择了与贼寇同归于尽。

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之前没有百姓的惨叫声,因为他们都集中在贼寇还没有到达的城南了啊!

欺山不欺水,人在洪水巨力面前,不过蝼蚁而已。

没多久,被海水席卷的半个滨洲城成了生命禁区。

“我们走吧。”

王芳看向鹰雪梅,眼睛里的含义已经很清楚。

鹰雪梅没有挣扎,遥望滨洲城最后一眼,再看向正整顿队形的苍风大军,当先转身进入莽莽山林。

“苍风贼寇!黄赫煊!”

……

杨风青以及孙希等人站在甲板上,眺望与海迅速连成一片的城南,久久无声。

杨风青是不想说话,孙希等人则是被这恐怖景象镇住心神,忘记了说话。

“走吧,喝酒去。”

孙希等人对视一眼,再看向杨风青的背影。

“只有神,才有操控天地之力啊!”

……

黄赫煊的脸色寒如万年寒冰。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申执信等人都还有些惊魂未定。

“不知道,我们正往城南搜寻光武军的踪迹,自城南突然有海水冲来。”

“一定是光武军布下的陷阱。”

“他们自知逃无可逃,所以选择了同归于尽。”

“那你们谁给我解释,海水怎么会冲上滨洲城?”

申执信等人立即没了声音。

“唉——都下去吧。”

“是。”

黄赫煊走出帐篷,看着不过一个时辰便面目全非的滨洲城。

“应该只是意外吧!天抚防线,算你们运气好,再苟存一些时日吧。”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琴川州,光武十州之一,又与临河、渝州并称是三内州,共与辽东、常山、渝州等六州接壤。

按理说其与渝州同为为都城临河的戍卫州,军事实力就算不如渝州,应该也相差不到哪里去,但现实就是真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很多,而最直接的便是朝廷有意为之。

因为琴川乃是光武第一粮食生产基地,民间盛传的‘天下粮食,七出琴川’,可见其产量。

若是粮食大州配以强大军事实力,朝廷怎能安心?

不过虽然没有军事实力,但琴川刺史一直是九大刺史中最富有的那个。

按理来说,如此美差定然是皇族或外戚的人才能享受,但怪事再次发生。

琴川刺史姓北宫,名善友,与皇族、外戚八竿子打不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事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

杨家鼎盛之时,杨顶天不顾很多反对声,令本可以迎娶公主的杨征远,迎娶北宫家长女北宫杏语成。

一时间,天下舆论大起。

很多人都说杨顶天老糊涂了,诸如此类种种。

要是他们知道杨顶天之所以愿意如此,只是因为他曾经是北宫家老爷子是过命交情,杨征远和北宫琴是相互挚爱,恐怕更加难以理解。

不过再难以理解的事,经过时间滴水穿石之后都已恢复平静。

杨家已经少有人记起,当年被天下人讽刺依附杨家才能赴任琴川刺史的北宫家,却还紧紧控制着琴川州。

此时此刻,琴川州府驰原城的刺史府里,数十个人依次而坐。他们看完手里的信件后,脸色各异。

最上首竟然是一名衣着富贵的老妪。她将信封放下,眼角已然被泪水润湿。

“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下方一群人纠结稍许,一名年纪与杨青峰相差无几的男子起身。

“祖母,这封信是谁送来的,我们无从寻找,他想做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这几年来我们北宫家因为杨家如履薄冰,所以我认为应当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老妪猛地拍击扶手。

“哼!你们难道都忘了若是没有杨家,我们北宫家早已经不知道只剩几个人?你们有如今的一切,都得感谢杨家!”

“而且风青是你姑姑的唯一血肉,你在这世上仅有的表弟,你们身上都流有北宫家的血!”

“这些年来,我早就知道你们对杨家有间隙,所以在召集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命人前往辽东寻找风青的消息。我想让你们商议的是,若是确定那人就是风青,该如何将他接到琴川,而不被那些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