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五十六章-佳人来寻

城门冲出四十多道骑兵,往之前驱逐流民的士卒奔去,还未靠近他们,鹰雪梅便大喊。

“你们之前驱散的上千流民到哪里去了?”

士兵惊愕,指向西边。

“那边。”

西边是流民最集中的区域,从西城门顺着大道往西走十里,足足遍布有数十万。

而要在如此密集的人群里寻找一千人,无异大海捞针。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此,鹰雪梅眼睛通红。

“半个时辰前,那一千在城门请求发兵辽东的人在哪?站出来!”

依旧无人应答。

四十多人扩散开来,往距离城门更远的地方走去。

但一连喊了三里,都没有任何人回应。

鹰雪梅心里希望和失望交融,变成了更大的失望和恐惧。

一直贴身跟随她的王芳开口。

“小姐,我们就这么喊,他们不知道出来的结果如何,肯定不会出来的。”

鹰雪梅雪眸一亮。

“半个时辰前,那一千在城门请求发兵辽东的人在哪?站出来!我询问几个问题,如果我满意,重重有赏!”

周围的反应立竿见影,流民起身涌来。

“将军,我在!”

“我也在!”

“问我,我知道关于辽东的很多事。”

鹰雪梅喜上眉梢,看向最靠近她的一个男子。

“你们说的那个将军,往哪里走了?”

男子当即抓瞎。

脑袋发热的鹰雪梅这才明白,这些人根本不是她要寻找的人。

“你们不是我要找的人,都赶快让开!”

但流民见鹰雪梅好像很好说话,并没有离开,反而越聚越多。

“将军,求求你给我一些吃的吧。”

“让我们进城吧。”

“我们绝对会服从命令的。”

鹰雪梅此时正着急,又气又怒。

“你们...”

王芳则是直接拔出长刀。

“小姐,别看他!”

鹰雪梅赶紧转脸,噗的一声,紧接着是周围高亢的惊叫声。

“啊!死人了!”

鹰雪梅努力不去看那人,胸口一阵起伏,转身离开。

虽然她是女子之身,也没杀过人。

但作为将门之后,虎威将军长子杨风青的未婚妻,她以前接触过相应的历练。

她还清晰记得,第一次看到血液溅射时的惊恐。

更记得,那道完全没有任何不适,让她父亲、虎威将军无比兴奋的身影。

“风青哥哥——”

“谁要是再敢胡乱应答,这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接下来速度又恢复到之前,应答的人也如之前。

随着距离城门愈远,天色愈黑,鹰雪梅的心也愈加失望和难过。

......

夜色笼罩大地,流民从三五成群变成几百人聚集在一起。

至于那些黑暗处,无人敢进去。

仔细倾听,能听到从中发出的可怕低吼。

许多流民暴尸野外,最后成全的是虎、狼、熊等。

吃了太多死人,它们对人已经没有恐惧之心,甚至敢攻击成群结队的流民。

天抚防线内外,出现虎患、狼患等,天下更加混乱。

之前郑琦他们停留过的地方,只剩下十多名动弹不得的老弱病残以及两名年轻人。

“唉,孩子,我已经不行了,你们应该跟他们离开啊。”

“没事的,我们有手有脚,在哪里都能活下去。”

“可是...”

吼——

一道黑影从右角黑暗处蹿出,紧接着是那边老人的惨叫声。

众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头身形长达六尺的大老虎。

闪烁着绿芒的巨大虎目往众人扫来,嚼动的血盆大口传出咯咯声,它旁边的老人已经没了脑袋。

左边一个老人望着近在咫尺的恶虎,身躯不受控制战栗。

恶虎听到响动,猛地转头。四目相对之下,老人崩溃大叫。

“啊!老虎——救命——”

“嗷——”

“啊!”

剩下的人紧紧捂住嘴巴,一眨不眨盯着恶虎。

除了从尸体流出鲜血的嗤嗤声,四周寂静无声。

恶虎并没有离去,在旁边来回徘徊。

尾巴如铁棒,刮到周围树木,响起砰砰声。

肚子鼓鼓囊囊,它并不是饿了,就是想杀人!

包亮、包星两兄弟,偷偷摸到身后的钎担。

......

鹰雪梅一行人因嗓子发疼,已经喊不出话。聚拢在一起,顺着火光寻找流民,低声询问。

鹰雪梅怀着更多的失望,离开又一个流民群。

“小姐,马上就要到老爷限制的时间了,我们回去吧。”

“找不到他们,我是不会回去的。”

“但大人说三个时辰一到,就必须回去!”

“王叔,我...”

不远处的漆黑山林,传来的几道惊恐呼救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嘹亮。

接着传来的,还有老虎狂暴的啸声。

“是恶虎伤人,去看看。”

包星无力瘫坐在地,周围一地破烂尸体。

“啊啊啊!救命啊——”

恶虎的右眼以及肚子各插有一根钎担,疼痛让它愈加狂暴。在距离包星还有三米的位置,便张开血盆大口扑来。

哒哒哒——

噗——

嗷——

噗噗噗——

威风凛凛的恶虎,几个呼吸间便成了一个大刺猬。

鹰雪梅看了一眼惨烈的景象,转身往外跑。

“将他带出来。”

“是。”

......

直到感受从火堆传来的热气,包星才确定自己真的活下来了。

想到惨死的弟弟和爷爷,悲从心来,止不住哭泣。

“呜呜——我们好不容易才活着到这,原以为——弟弟...我们说过一起回去找将军的啊——为什么会这样——”

正要离开的鹰雪梅脚下一顿,眼眸如天上星辰,直直看向包星。

“你说什么?!”

包星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话了,硬着头皮顺话头回答。

“我们好不容易才活到这...”

“不是!后面那句!”

“我和我兄弟原本打算送走爷爷他们,就回去找将军。”

“你们就是之前在西城门口跪着求发兵去找将军的那伙人?”

“嗯,是我们。”

鹰雪梅只觉得如被一块巨石压住的胸口,一阵轻松,昏暗的夜色都变得明亮许多。

不过无尽的紧张以及期待,甚至恐惧等,让她一时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到底是不是啊?如果不是该怎么办?她会崩溃吧。

如果是呢?如今的辽东已经遍地贼寇,她的风青哥哥只率领两千人,现在的情况又如何?

“你...你们将军叫什么?”

“杨风青。”

从早到此时都很迷糊的小绿,就在鹰雪梅身后,闻言骤然睁大眼睛,呐呐不能出口。

“这...这...”

鹰雪梅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无声流下,小心翼翼从怀中掏出一面手绢,上面画着的赫然是稚嫩很多的杨风青。

“是他吗?”

包星仔细端详,没多久出声。

“虽然年轻了很多,但确实将军。”

鹰雪梅五年来忍受的万种委屈和思念之痛,化作无尽委屈和欣喜,将手绢紧贴胸口。

“呜呜——我的风青哥哥啊——”

“小姐,这...这是...”

小绿终于能说出话,只不过还是很不流畅。一个本应死了的人,竟然又活了?

“呜呜——你可以跟我说说事情的详细经过吗?”

“我们...”

听完,鹰雪梅趴在马背上哭成了泪人。

“风青哥哥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来找我,你知道我等你等得有多辛苦吗?呜呜——”

看鹰雪梅已经完全没了思考能力,已经勉强将这消息消化的小绿只得开口。

“你们怎么就剩了这么一点人?其他人呢?”

“他们都往西边去了,现在应该在三十里之外。”

“王叔,让一些人过去寻找离开的人,同时将这里的事情向大人禀告。”

“好。”

鹰雪梅无力撑起身体,哭红的眼眶满是深沉的思念和欢喜。

“你能带我去找风青哥哥吗?”

“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小姐之命,我自当听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