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五十五章-寻找流民

不等鹰雪梅询问,鹰作栋已经开口。

“等会儿进了城,询问守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城门口将领看到鹰家旗帜,对周围人说了点什么。

很快,士卒向那些流民涌去,在不断的推搡和击打中,流民惨叫着往后退。

其中有人看到鹰字旗,往这边靠近并且大叫。

“大人,求求你发兵去救救将军吧。”

回应他们的是更加激烈的驱逐。

“两千将士啊!两千条性命啊!将军那么好的人!”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只要你们去救将军,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为什么会这样啊!”

临入城时,鹰雪梅转身看向已经被推出去数百步的流民。

一个中年男子从身上扯出一块白布,举到头顶打开。

“将军啊!是我们无能啊!”

白布上是用血液以及其它不知名原料绘制而成的一幅画。

画作之人画工深厚,整个场景栩栩如生。

在火光与黑夜的交织中,一名身着光武百户服饰的坚毅背影,手持贯穿一具尸体的长枪,四周数十苍风贼寇的长枪正往他刺去。

鹰雪梅顿感心脏大跳,想要再看一眼那幅画,却已经进城。

“停下!我要下去!”

鹰作栋转过头,很是疑惑。

“怎么了?”

“父亲,你没有看到之前那副画吗?”

“看到了,那就是他们所说的将军吧,怎么了?”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似曾相识,想要再看一眼。”

鹰作栋苦笑。

“你许久没有经历舟车劳顿,应该是太困乏了吧。王芳,带雪梅她们去进喜安排的住处。”

“可是...”

“我等会儿会询问你进喜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去好好休息吧。”

吕才文适时出现,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狂怒,满面温柔。

“雪梅你就听从父亲的安排先去休息吧,我忙完了就去看你。”

吕才文插话,让鹰雪梅直接没了说话的兴致,点点头。

吕才文带着笑意的眼眸闪过阴霾。

......

坐在床榻上,鹰雪梅觉得心间犹如有万千条虫子在爬,烦躁异常。

而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与她朝夕相处的小绿眼中。

小绿清晰记得,自从听说风青公子身死之后,鹰雪梅就再没有笑过。

一般时候,鹰雪梅的情绪平稳如一潭死水。

“小姐,你怎么了?是担心和吕才文公子的事吗?”

“不是。之前在城门,你看到被驱赶的流民拿出的画卷了吗?”

“有吗?我没有看到,怎么了?”

鹰雪梅摇摇头。

她觉得那副画很熟悉,但她确定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画中之人她见过。

但她如何也想不起来,何时何地遇见过如此一个人。

小绿看鹰雪梅情绪越发异常,害怕她会做傻事,眼睛开始咕噜咕噜转。

没一会儿,眼睛一亮。

“小姐,想不到抚顺城竟然是杨征远老爷下令建造的呢。”

鹰雪梅叹了口气,没有理会,不过纠结神色消散很多。

小绿并没有就此止住话题,而是继续开口。

“要是风青公子还活着,由他来镇守抚顺城再适合不过了。”

对杨风青的无尽思念,迅速将苦恼从脑中挤开。鹰雪梅的脑袋再次被那道明明只比她大一岁,却异常坚韧的身影填满,又想起他们之间恍如昨日的点点滴滴。

他总是能做出一件件让她一开始完全不明白,但在完成后,无比惊叹的事情。

跟着他在一起,她不用担心任何事。

他所有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像淳厚的迷魂药,让她深深陷入而不可自拔。

她以为一辈子都可以那么开心、幸福。

所以那时候的她,只知道跟在他后面,从来没有想着去思考为什么。

就连那么异常的狩猎,她都没有注意到他举止怪异,满脑袋都是即将嫁给他。

刹那间,他们纵马去狩猎的情景,在她的脑海里定格。

他纵马的身影与之前那副画里的人物迅速重合,最后完美重叠到一起。

鹰雪梅的眼泪,如夏雨倾盆而下。

“呜呜——风青哥哥!那是我的风青哥哥啊!”

鹰雪梅喊叫着起身,就要往外面跑。

小绿吓得一个激灵,跟着起身,死死抱住鹰雪梅。

“小姐,老爷在做事,我们就别给他添麻烦了。”

小绿很恐慌,小姐这次竟然不仅说胡话,还要行动。

这里可是抚顺,城外就是苍风贼寇。

万一出点什么事,她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

剧烈挣扎的鹰雪梅突然静止不动,小绿七上八下的心并没有落下。

因为往常越是阻止,鹰雪梅反应越大。直到伤心过度昏厥才罢休,这次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没事吧?”

小绿看向鹰雪梅的脸庞,眼泪正从上面不断掉落。让这世间万物暗淡的笑容悄然绽放,愈发耀眼。

“小绿,是真的!这次是真的!那就是我的风青哥哥啊!”

“可是...可是...”

“为什么连你都不相信我?放开我,我要去找那些流民!我要去找我的风青哥哥...”

“小姐,他们...”

咚咚咚——

嘭——

小绿正准备去开门,门已经被来人撞开。

鹰作栋因太激动而发红的脸以及在虎目里打转的眼泪,让房间里的两人为之一静。

“老...老爷。”

“父亲,我...”

鹰作栋打断鹰雪梅的话。

“小绿,你先出去!”

“是。”

看鹰作栋的一切动作,鹰雪梅冰雪聪明,情绪更加激荡。

“父亲——”

“不久前我询问得知,那些流民是请求我们去邵化营救一队两千人的光武军,那位将军的名字正好叫杨风青。现在我还不确定他是否就是风青贤侄,所以你先不要太激动。”

“呜呜——一定是的,那一定是风青哥哥!”

“真的?你如何确定?”

“进城时我看到的那副画,上面的身影与风青哥哥骑马时的身影一致啊!我们快去把那些流民找来,让他们带路,去救风青哥哥!呜呜——”

鹰作栋只能苦笑,这就是思念成疾吧。看到模糊事物,就会不由得往那方面想。

不过不管如何,那个叫杨风青的年轻人,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很多有心人眼里,所以我不能去查。”

鹰雪梅更加失望。

“那我自己去!”

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原以为身后会传来阻止声,想不到竟然是赞同。

“嗯。”

鹰雪梅顿时止住身体,转身看向鹰作栋,雪眸充斥复杂。

“父亲——”

鹰作栋挥挥手,神色唏嘘。

“我已经让才文去处理其他事情,你王叔会一直跟在你左右,不过你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去确认那人到底是不是风青贤侄。”

“如果三个时辰之后你还是确认不了,那么我将用我的办法。不过如此一来,不管那人是不是风青贤侄,他都会受到一定伤害。”

“父亲你——”

“赶紧走吧,时间不多了。至于我所做的一切,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记住,不管查到的结果如何,万不可对外人说起!”

“嗯嗯,我知道。”

鹰雪梅哪还顾忌什么形象,疯了似的往外跑。

......

在距离抚顺西城门五里的一片小树林里,上千道身影错落而立。

在他们充满敬畏的眼神中,郑琦小心将画作藏进怀里。

“我们该怎么办啊?”

“这里的官军不可能前往辽东营救将军的。”

“要不我们去京城吧,求当今圣上派兵去救将军。”

郑琦摇头,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了。

“唉——我们能为将军做的事,就只能这么多了。”

“可是将军才两千人,在辽东怎么办啊!”

“将军是神,一定能大破苍风贼寇!”

众人对于这个从一开始,就极为固执的小男孩都没有理会。

小男孩也没打算别人理会他,喊叫后,便手持弓箭离开队伍,独自往北方走。

“这里流民太多,再待下去我们都会死的。休息一个时辰,往西方走吧。找一个地方,先活下去再说。”

众人点头,他们都想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