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五十四章-流民求救

辽东依旧风起云涌,天抚防线里则要平静许多,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临水到抚顺的大道上,一队威武的数千人马正往抚顺快速前行。

旗帜上,凤飞龙舞的是一个‘鹰’。

其中一辆由两排各四匹骏马拉动的马车里,除了鹰作栋和吕才文,还有两道倩影。

一道自然是鹰雪梅,另一个则是她的贴身丫鬟,名为小绿。

小绿父亲是鹰作栋贴身护卫队的统领,在十年前不幸战死。

鹰作栋回京城后,便将独自一人生活的小绿接到身边,她自此成为鹰雪梅的丫鬟兼闺中密友。

鹰雪梅望着窗外迅速远去的景色,眼睛里闪现的却是另一番。

鹰作栋将一切看在眼里,心如刀绞。

他清晰记得,在女儿小时候,他们经常有这样的旅行。

而每一次,女儿从出发开始,便一直望着窗外,不停发问。

“到了没有?怎么还没有到?”

“还要多久才到风青哥哥家呀?”

“唔——父亲,怎么还没有到啊!”

但自杨家消失后,女儿便再没有那么活泼,甚至没有再出过一次家门。

鹰作栋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如今他还要强迫她和吕才文在一起,心中更是有愧。

“雪梅,为何此次突然想出来了?”

女儿已经五六年没有出过家门,突然想出远门,他心里属实很疑惑。

鹰雪梅回眸扫过父亲和吕才文,声音清冷。

“因为我觉得应该来,如果不来,我会后悔终生的。”

吕才文摇动羽扇,轻轻微笑。

“雪梅妹妹总是如此多愁善感,令哥哥我很是疼惜。到了抚顺,让我带你去好好游玩,放松一下吧。”

鹰作栋看向鹰雪梅,鹰雪梅眼底闪过失望,似有似无地点点头。

小绿将一切看在眼里,眼睛里满含担心。

对于鹰作栋的安排,她自然明白。

她真的很害怕,他们突然确定鹰雪梅和吕才文的婚事。

因为虽然鹰雪梅到现在都没有反抗过,但她敢确定。确定婚事的那天,就是鹰雪梅生命的尽头。

......

前行三个时辰后,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密集。

终于,一座巍峨城池在一片连绵山峦中显出身形。

鹰作栋站在马车上,遥望巧夺天工的抚顺城。

一股壮阔气势,从心中激荡而出。

“你们知道抚顺城存在多久了吗?”

吕才文和鹰雪梅都摇头。

抚顺城说得好听叫地势险要,说得不好听叫鸟不拉屎。两人虽都是京城新代贵胄,但以前都没有好好了解过。

“二十五年。”

“才二十五年?!”

鹰雪梅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路以来都很无神的雪眸闪亮。

“那会儿也是光武和苍风交恶的时间点吧?”

“嗯,二十五年前,我们击退苍风贼寇后,从辽东防线回京。”

鹰作栋的声音,辽远许多。

“看到此处地势险要,将军说这里应当修筑一座城池,与北方五十里外的天佑城相互呼应,再铸就一条防线。若是辽东防线不幸被破,光武可以依靠这里再次阻击苍风铁骑。”

鹰雪梅的眼睛愈加明亮,而吕才文直到这时才想到了什么。

“父亲说的将军,可是虎威大将军杨征远?”

听到吕才文对父亲的称呼,鹰雪梅的柳眉皱到一起,眼眸弥漫出决绝。

小绿的眉头跟着紧皱,最后只能沉沉叹气。

“没错,唉——将军——”

马车的速度骤然降下,鹰作栋正要询问,从前面奔来一名将领。

“大人,前面开始进入辽东流民聚集地。”

“嗯。”

鹰雪梅起身看向前方,在被剥皮、摘叶的树木之间,布满衣不蔽体的流民。

他们有的无力倚靠树干休息,有的抱紧树干啃食,还有很多跪在某具尸体旁嚎啕大哭。

其中一些流民看到车队,纷纷涌来。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从他们身上飘进马车,吕才文的眉头立即皱到一起。

“加快速度冲过去,谁敢拦路,直接杀了!”

那名将领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鹰作栋。

流民们两只手合在一起,不断对他们作揖,让人倍感压抑的哀求一声接着一声。

“大人,我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给我一些吃的吧。”

“我儿才四岁啊,求求大人救救他吧。”

“给我们一点吃的吧,再没有东西吃,我们就活不下去了。”

这群人里没有人哭,因为他们深知哭泣也会浪费本就不多的力气。

从未看到过如此悲惨景象的鹰雪梅,鼻头发酸。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给他们粮食?”

“他们都是从辽东跑进来的流民,抚顺在寻常年份不过是十万人小城,粮食只能自给自足,哪还有多余的粮食发给他们呢。”

“但是在路上,我看到很多往这里运粮的车队啊。”

“那都是军粮。”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战争本就是残酷的。而且这里还不是战场,到了战场,你会发现那里的景象比这里残忍万倍!”

“还有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无数辽东百姓因为各种原因,死在了来这的路上。这些能到达防线以里的百姓,其实已经很幸运了。”

“把我们剩余的粮食发下去,不过谁要是拦住去路,直接杀了!”

“是!”

……

随着距离抚顺愈近,流民数量愈多。虽然流民数量激增,但秩序却也愈好。

一开始鹰雪梅还有些疑惑,直到看见城门口两边连绵不绝的营帐,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城门口有上千老弱病残伏在地上,看神情似乎在不断呼喊着什么。但他们的声音汇入周围的嘈杂声,听着不真切。

“父亲,那些流民在做什么?”

“他们可能是想进城吧,但抚顺城连聚集在这的大军都不能完全容下,更何况他们啊。”

吕才文面露嘲讽,声音也很冰冷。

“连佛都不救不自救之人,何况我们普通苍生呢?若是他们将逃命的力气用在抵御苍风贼寇上,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鹰雪梅因恼怒,粉颈变红。

“从军之人,不就是为了保社稷安稳、天下黎明百姓安居乐业吗?若是战时还需要百姓丢弃农具上阵杀敌,那寻常时候百姓又何必每岁必交钱交粮?”

吕才文想不到随意的一句话,引得心上人如此大的反应,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不管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形象崩塌,所以出声辩解。

“因为这天下都是圣上的,他们在此生存,交钱交粮那是他们的本分!”

鹰雪梅失望摇头,转头不再言语。她虽有话可反驳,但不想也不能反驳,因为那话是大逆不道之话,所以只能在心中呢喃。

“你们可知道,风青哥哥在十三岁时就悟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理。唉——我的风青哥哥啊,你到底去了哪?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来找我?”

吕才文见心上人露出如此一副神情,自尊心大受打击,恼怒交加之下说话也不再客气。

“你若是认为我说的不对,就出言反驳我,让我哑口无言。我吕才文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不会因为你让我失了脸面就记恨于你,更何况这里也没有外人。”

鹰雪梅没有理会,依旧看着城门口。

吕才文因愤怒,脸庞肉眼可见发黑。鹰作栋见此,只得出口调和。

“都是自家人,才文莫要动气。”

吕才文狠狠甩手,回身进入马车中。

鹰作栋看了眼鹰雪梅,摇头叹息,站到她身边。

虽没有说话,但一切都在空气中蔓延,鹰雪梅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靠近城门,终于听得真切那些流民呼喊的什么。

他们并不是求着入城,而是为别人求救。

“辽东还有光武将士啊,请大人发兵去救救他们吧!”

“将军率领两千勇士往苍风那边去了,再没有人去救将军,将军就回不来了。呜呜——”

“求求你们去救救将军吧,将军是一个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