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五十三章-认个妹妹

“将军何必装傻呢?不说其它,就是万岁一词,只要传入朝廷,以将军过人的智慧,知道会有何结果吧?”

“那不过是百姓情切之下的欢呼,当不得真,而且我并没有回应。”

“但李隗圭可不会管那么多。”

说到李隗圭三个字时,李明月骤然抬头,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

杨风青的手指再次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许久之后。

“我问你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就答应你。”

“将军请问!”

“如何才能守住滨洲城?”

“守不住!”

女子和小雨荷悄然握紧双手,一瞬不瞬望着两人。

“哦?那你认为如何才能破解当前的困局?”

“举城前往天雄岛。”。

“说说你的想法。”

“天雄岛虽在二十多年前便被樱和侵占,但直到如今,西部山区因为种种原因,依旧在四大势力手里。”

“从滨洲渡海过去,最先接触到的是林家。若是与十年前的林家对敌,如今的滨洲城毫无胜算。好在十年前,他们因为内部矛盾分裂成北、中、南三林。三方常年互相征伐,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

“他们的势力范围里,不仅有号称天雄四大海港之一的西噬海港,还有一条与上官家族领地相通的新河,再加上一些流到东部平原的河流,乃天雄岛的天选之地,是上天赐给将军的丰厚礼物啊!”

杨风青脸上再难抑制喜悦,虽然他以前尽力了解过天雄岛的信息。

但没有强大势力支撑,了解到的并不是很详细。李明月此时出现,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

“谢将军!”

小雨荷和女子脸露欣喜。

“谢将军。”

“以后你改姓杨,对外身份就是我的远房叔叔。去找夏将军给你们安排新的住处以及用品,我有时间再去找你。”

“是。”

小雨荷起身后,并没有转身离去。两只小手纠缠到一起,嘴巴嘟咬,大眼睛直直看着杨风青。

付美娥正要抱起她,她先开了口。

“将军哥哥,你可以做我的哥哥吗?”

李明月和付美娥大惊,正要阻止,杨风青已经笑着开口。

“哈哈,当然可以。”

“将军,使不得啊!”

“有何使不得?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在乎朝廷对你们一族的禁令吗?”

“可是...”

小雨荷挣脱付美娥的束缚,往杨风青怀里跑来。付美娥大急,想要追赶却又不合时宜,只能伸手低呼。

“雨荷不许胡闹,赶紧回来!”

小雨荷置若罔闻,在距离杨风青还有几步远时便跳起来。杨风青赶紧张开怀抱,将其抱入怀中。

她的小脑袋在杨风青怀里胡乱拱动,无比舒服惬意轻声呢喃。

“嘻嘻——我终于有哥哥了,还是哥哥的味道最好闻。”

杨风青苦笑,将她抱出来,她还闭着眼睛享受呢。粉雕玉琢的,可爱至极。

“别闹了,先跟你父母回去吧。”

小雨荷闻言,立即胡乱动弹,小嘴嘟得很高,眼里满满的不开心。

“不要,我好不容易有哥哥,我就想待在哥哥身边。”

看撒娇可爱的小雨荷,杨风青竟然起不了拒绝的心,只得看向局促不安站在下方的李家夫妇。

“雨荷在我这玩会儿,你们先回去吧。”

“是。”

......

辽城。

黄赫煊正细细品茶,凝望地图沉思,门外冷不跌传来慌乱叫声。

“大人,申执信将军只身重伤而归,在府外求见。”

黄赫煊眼角微抬。

“带他到议事殿,我等会儿就过去。”

“是。”

放下茶杯,黄赫煊的眼里没有出现如听到龙韵部折损时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竟然是好奇和欣喜。

......

脸色惨白的申执信跪在议事殿中央,听到脚步声,脑袋猛的磕到地上。

“大将军!我...”

满腹的疑惑与恐惧,让他突然不知该从何说起。

到现在他都没明白,那一万人是从哪里来的,两万血虎铁骑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被斩杀干净的。

“申执甫将军以及啸良庆将军呢?”

“他们...他们可能都已经战死了!”

“可能?”

“因为在大军溃败之际,我一直都没有看到他们本人。”

“简单包扎,随我去城主府议事殿。”

“是。”

......

申执信只身一人重伤而归的消息,早已在将军之间不胫而走。

一开始所有人都是一笑了之,因为对于此时的苍风来说,十二万大军在辽东全军覆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当他们看到跪在大殿中央的申执信时,神情可谓精彩至极。没等黄赫煊说话,他们已经先如沸水般炸开。

“大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申执甫将军率领的可是十二万大军,滨洲城里不过数万残兵败将而已。”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兵败,啸良庆将军的两万血虎铁骑如何也不可能无一人而归!”

“申执信,你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大哥绝对不可能投敌,因为他已经死了!而啸良庆以及他的两万血虎铁骑,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那会不会是...”

啪——

众人都立即闭嘴,转头看向黄赫煊。

“从你们向滨洲城进军开始,将事情详细说一遍。”

“是。”

......

听完申执信的叙述,议事殿里再次炸开了锅。

“如此明显的阴谋都没能看出来,申执甫实在是辜负了大将军的信任啊!”

“如何看不出?在大军出击之前,我大哥不忘让血虎铁骑在一旁埋伏,谁知血虎铁骑竟然...”

“既然看出了有阴谋,为何不留下更多的兵力以防意外?”

“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你们自然可以用结果反推事情。凭良心去换位思考,若你们处于我大哥的位置,或许连血虎铁骑都不会留下,直接一起上了吧。”

人群为之一静,数个呼吸之后,才有人再次开口。

“本将军最想不明白的是啸良庆将军的两万血虎铁骑到底如何了!还有那一万冒充血虎铁骑的人马从何而来!”

“正是!如今的辽东除了滨洲城,连部众过万的光武军都不可能存在,遑论如此强悍的。”

“该不会是申执信你畏惧问责,故意编出来的吧?”

“我申执信对天发誓,若是之前我说的有半句假话,我们申家之人死后都无法进入喀什圣神之塚!”

众人脸色微凝,无人再怀疑。

半农耕半游牧的苍风,民间文化复杂多样。而喀什圣神之塚,则是苍风游牧民族的信仰。每一个苍风游牧之人奋斗一生,只为进入喀什圣神之塚。

而申家的出生便是游牧民族,敢用喀什圣神之塚来发誓,断然不可能说谎。

议事殿里一时间陷入安静,众人面面相觑后,又都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黄赫煊。

“那一万人是从滨洲城里出来的。”

黄赫煊一锤定音的话,让下面更加安静。

良久之后,申执信第一个开口。

“但大军一直守在城门口,如果他们出来,一定逃不过斥候的眼睛。”

“除了城门,他们还有水路!”

潜意识里只有陆战的苍风将领们恍然大悟,不过紧接着便有人出来质疑。

“大将军,末将认为他们不是从海上来的。因为滨洲城附近,靠近沿海岸的城池里也都是我们的人。战船运送一万人想来会弄出很大的动静,我们的人不可能没发现。”

黄赫煊沉思一会儿,抬头望向外面。几个呼吸后,露出了笑容。

“你说得在理,我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们怎么到底是如何出现的,只有到了滨洲城附近探查一番才能知道了。”

“传我命令,滨洲城到天抚防线之间的所有城池加倍戒严,若是发现光武流民或光武军,杀!两日之后,留守辽城的二十万大军随本将军讨伐滨洲城。”

“遵命!”

“至于你...”

申执信不说话,只是不断磕头,殿中全是撞击声。

“此次就先留你一条性命,两天日后随我出征!”

“谢大将军不杀之恩!末将定当戴罪立功!”

众苍风将领见黄赫煊面带笑意离去,只觉得背脊发凉。

“众位多久没看到将军露出这副笑容了?”

“我记得最近一次,是数年前出征大窟山时。”

“滨洲城将成为一抔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