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四十六章-似人非人

说着,十多人往雨荷一家冲来。

男子没有跑,因为女子已经跑不了。

“老爷,你赶快跑啊!带着雨荷跑越远越好!就让贱婢最后为老爷做些事吧!”

女子用尽全力推挤男子,不顾手上辣热疼痛。

但她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推开抱着雨荷的男子,只能悲恸大哭。

“老爷!”

男子单手搂紧女子,看着冲来的十多人,目光平淡声音平缓,说的似乎是别人。

“时也命也,我已经尽力了,再无遗憾。只是苦了雨荷,降生王家,活得却不如寻常百姓家孩子。还有夫人你,我这一生亏欠了太多。若有来生,让我来补偿你吧。唉——”

“呜呜——贱婢一直感激上苍的事,便是能与老爷喜结连理啊!若有来生,贱婢依旧愿意伺候老爷!”

可能是贼老天觉得这一幕还不够悲情,在昏迷与清醒来回循环的雨荷,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抬起两只纤瘦小手,为父母亲擦拭眼泪。

“父亲、母亲不要哭,能成为你们的孩子,雨荷很骄傲呢。若不是有你们护佑,雨荷早如很多孩童一般,或饿死,或被杀死,或被父母亲抛弃于荒郊野外,饥寒交迫而死。”

“母亲大人怀胎十月,承受生死之痛,只为让我安然降生,雨荷谨记不忘。只是今生雨荷已无能为力,若有来生,雨荷会请求再成为你们的孩子。我们就做一个寻常百姓家,让你们颐养天年,为你们养老送终。”

一个五岁小女孩如此懂情理,无人能明白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妻女动情之话,本默默流泪的男子嚎啕大哭。

“呜呜——都怪我优柔寡断又贪恋荣华富贵,本能早就时候带你们逃离辽东。是我害了你们,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们死在我前面。”

男子放下雨荷,雨荷想攥紧父亲的衣服,但浑身乏力。

“父亲!”

男子面对那十多名距离他们已经只有十几步,杀气冲天的男子,眼中再无惧色。

“老爷,呜呜——”

就在人间悲剧再添一幕时,进入小镇的方向有马蹄声以及吼叫声传来。

“你们进镇子躲藏,一定要拦住他们!回去后,我定会将你们的家人接到府中供养!”

“是!”

那十多人匆忙止住脚步,极度惶恐,哪还有杀气。

转身逃入大院,紧闭大门,大院里响起几道惊呼声后沉寂如死宅。

女子此时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悲。

“老爷,苍风贼寇又来了!”

“我们赶紧躲起来!”

男子扶起妻子,又抱起神志不清的雨荷,逃进左侧一个小宅。

拿起数根扁担抵住大门,还是不放心,整个身体也紧贴。透过缝隙,盯着大道。

哒哒哒——

数十骑苍风骑兵进入他的视线,目光里的紧张变成了疑惑。

“怎么如丧家之犬般?如今的辽东应该没有可以让苍风贼寇折戟的光武军啊!”

外面的苍风将领开始下令。

“你们进入左侧小院,其他人跟我来!就算是死,也要为将军拖延一些时间!”

“是!”

男子眸光明亮,呼吸声轻微。但很快急促,转头看向妻子,拼命摇手。

女子过去抱紧雨荷,却没有再动弹。男子大急,正要走过去,房门被撞击。

嘭——

“怎么推不开?”

“没看到地上的新鲜血迹吗?里面有光武猪!”

“哈哈哈,希望有女的,临死之前能再快活一次,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嘭嘭嘭——

男子压在门上,以求顶住大门。

借着数根扁担,确实顶住了。但...苍风贼寇可不会傻傻的一直用身体撞击。

“不要推了,直接把这门破开!”

男子大惊,赶紧往后跳开。

哐当——

木门应声出现数根枪头,若不是他躲得快,身上已经出现数个血窟窿。

那些枪头拔出去,再次扎穿木门,再这样下去,不消三次,大门便要破了!

周围很多宅院开始传出惊叫以及哭声,不用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仔细听,还能听到其中有很多男子绝望的怒喝与女子苦痛哭声以及一些绸布被撕开声。

男子拾起一根钎担,拉扯起妻女,打开后门逃跑。

在他们身影即将消失时,大门终于坚持不住,成了一块块碎木。

“哈哈哈——一大一小两个女的!追!”

“是!”

欲望上头的几人浑然忘了自己该干什么,追着雨荷一家而去。

男子听到身后的话,又惧又怒。前面已经没路,只能跑到大道上,往镇外跑去。

但他们此时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跑得过身强体壮的苍风贼寇?

夫妇不停回头看,苍风贼寇与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苍风贼寇眼里的欲望已经清晰可见。

“哎呀——”

女子双腿本就有伤,惊惧之下,一个不擦,再次摔倒。

男子也不再逃了,逃也逃不掉了。握紧钎担,怒视追来的五名苍风贼寇。

最前面那名苍风贼寇,对准男子手中的钎担挥起长刀。

“哈哈哈,怎么不跑了?!”

女子与因摔疼而醒的雨荷同时担心大呼。

“老爷!”

“父亲!”

嗤——

男子手中的钎担一分为二,刀尖就从距离从身体不过一寸的地方划下。

他能感受得到从刀尖传出的冰凉气息,它们进入他的身体,将他的热血冰封,让他的发热的脑袋霎时冒出潺潺冷汗,眼神都变得呆滞。

自小读书,不需要与人斗勇的他,从未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身体本能下,他还是害怕了。

“老爷——呜呜——”

“父亲,你没事吧!”

女子与雨荷相互搀扶,跌跌撞撞要往男子跑去。

“哈哈哈——好一个恩爱人家啊!把他捆了,让他看看我们是如何玩弄他的妻女!”

“是!”

苍风贼寇的话语如万千寒针,刺穿他整个身体。

因痛恨自己力量弱小,因绝望,全身痉挛。血泪滚滚冒出,声音嘶哑。

“你...你们都是畜生!杀了我!杀了我们!”

但他愈是大叫,苍风贼寇笑得愈是欢快。

那一张张恶心的脸庞,那一声声如魔铃的笑声,此时的这些苍风贼寇,似人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