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四十五章-亲情如山

靠门左侧,一对中年夫妇依偎在一起。

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小脑袋,靠近了看,原来是一个陷入沉睡的五六岁小女孩。

他们与其他流民并无太大差异,衣服肮脏破烂,脸庞藏污纳垢。

但若有见识的人在此细细感受,便能感觉到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雍容华贵之气。

“咳咳——”

小女孩轻轻咳嗽,小小身体不住抖动,夫妇愁容愈深。

“雨荷你醒了?”

在夫妇蕴含疼惜的目光中,小女孩拼尽全力撑起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如一扇厚重石门的精致眼皮。

眼眸无彩,似一团处于风口,随时会熄灭的烛火。

但她却慢慢扯起让人看着便有种啄一口冲动的嘴角。

“嗯,父...亲,母亲,你们不用担心,我感觉力气又回来了一些。再过一会儿,说不定我就可以自己下地走路了。”

话落,她的眼睛半眯,似乎很轻松惬意。

但她暗黄的脸色、迅速干皱的嘴唇,只会让夫妇两人更加心疼。

男子拿出一张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布巾,沾染所剩不多的水,轻轻覆盖她的额头。

“雨荷你再忍忍,到了抚顺,为父就去找人给你看病,一定能治好的。”

但他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没底气,这三日的经历,已经让他认清现实。

以雨荷如今的身体,或许还没到,就已经...

或是那张湿布巾有作用,雨荷又有了些力气。

“但我觉得好累啊,为什么那个哥哥不让我们进滨洲城呢?”

一直偷偷抹泪的女子听到滨洲城三个字,脸上满是悲哀之色。

“他们已经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救助我们呢。”

“可是……可是……”

“乖,别说话了,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会变好的。”

雨荷脸上有些痛苦。

“可...可我现在好饿,肚子突然有股灼烧感。突然想到了烤肉,我好想吃肉。”

说到后面,她的嘴角流出潺潺馋津。

男子正要说话,旁边有蕴含浓浓怨气的声音先传来。

“不久之前才有苍风贼寇从外面经过,如果你们想死就出去,不要拖累我们!”

雨荷一家的交流,大院里上千人一直听在耳里。

只是之前或出于同情心,或出于不想惹是生非,所以都没人说话。

此时有人先出声,人性之劣开始出来兴风作浪。

“在这的人,谁家没死人?有必要如此磨磨唧唧?”

“要我说,直接将那个小孩扔到镇子外,免得害了我们!”

“我认为有理,如今她已病重,身体不受控制。万一当有苍风贼寇经过时,她却发出声音,我们都得陪葬!”

原本很多人只是冷眼旁观,听了这几句话之后,看雨荷一家的眼色渐渐变了。

不说男子身材单薄,断然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他本就从未想过要害死这里的人。

转身跪在地上,脑袋顶着泥土。

女子低声惊呼,如她的男人丢失了什么比起性命更加重要的东西。

“老爷!呜呜——”

男子没理会女子,带着哭腔的悲切声,沉沉传入千人耳中。

“求求你们不要赶我们走,有苍风贼寇经过时,我定会捂住小女的嘴巴。若是没能控制,我们一家自当主动出去引颈受戮!”

脑袋不断硬磕泥土,泥土去了,裸露出下面坚硬的石头。

呲——

额头裂开一道口子,在他抬头之时,鲜血流下,整张脸都是一片血红。

“呜呜——老爷,不要啊!不要再磕了,我们出去,我们现在就出去罢!”

“呵——又没有谁让你磕头!”

“不要再叫了,赶紧都离开!”

“再不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男子抬头,只看到一张张嘲弄的脸庞。悲从心来,他怎么都想不到人性竟可以如此漠然。

不再言语,挣扎起身。

“我们走吧!”

女子抱起已经迷糊的雨荷,伸手拉住男子的手,亦步亦趋离开。

两人走在萧条的街道,女子的眼泪没有断过。

“呜呜——老爷,你的额头,快些止血啊!”

男子撕下一块布条,胡乱绑住脑袋,抱起雨荷。

雨荷又迷迷糊糊睁开眼眸,小肚子响起漷漷声,如织机没了油的润滑,即将崩坏。

“父亲,我...我的肚子好热,好难受。”

“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给你找一些肉来!”

“呜呜——不要啊老爷,如果你们都不在了,我独活于世还有什么意思!”

女子哭得撕心裂肺,却还要努力压着。语气里除了哀求,还有深深的无力以及绝望,格外让人痛心。

同眠共枕这么多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老爷的打算。

在这荒郊野岭,虫瘴繁盛。

此时他已经出现了一道伤口,若再生生割下一块肉,不需要多久,便会感染致死。

雨荷并不明白母亲为何会如此说,她只觉得很饿,吃占据了她仅剩的神志。

“我好饿,我好想吃肉。哇,好多肉,我看到了好多肉。”

见女儿已经开始说胡话,女子呜呜痛哭。

男子甩开女子的手,将雨荷放到她怀里,转身往镇外跑。

“老爷,不要啊。”

女子本就没有多少力气,抱着雨荷更是寸步难行。情急之下才抬脚,便狠狠往地上摔倒。

手忙脚乱中,下意识将全身力气集中于手上,使尽全力将雨荷托起。

咔呲——

“啊——”

男子大惊,转身看去,女子的双膝和双臂已经一片血红。

男子的情绪也达到了能承受的极点,往回奔跑时,眼泪飙飞。

“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李隗圭你到底怎么当的皇帝啊啊啊!求求谁杀了他吧!”

女子吓得忘了惨叫,扑腾着要起身。

“王——老爷,不要叫!”

男子跑到妻女身边,一手扶起妻子,另一手抱起又昏迷过去的雨荷。

“为何不能叫,我们——”

哐当——

之前他们待的那个大院大门打开,跑出十多名壮汉,每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杀气已经从眼里冒出!

“说了赶紧走,还敢在这大吼大叫!”

“你们真是恶毒,竟然想害死我们!”

“杀了你们三个祸害,我们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