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三十九章-信回滨洲

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气氛愈发沉闷。

另外两人如何不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飒飒旗帜声混进马蹄声,刘杰明下意识转身看去,阴沉的脸庞顿时狂喜。

“你们看那是谁?哈哈哈——”

张启申和陈天峰赶紧转身,罗大光正往他们这飞奔。

“好他个罗大光!终于肯回来了!”

“罗大光,我们在这!”

“走,咱们先去打他一顿!”

三人大叫着跑向罗大光,城墙上的将士见此,沉闷的气息减轻很多。

“罗大光,你...”

“都先别说话,将军叫我带了一封信回来,我们四个人都在场时才能打开。”

“嘿嘿,好!”

“我之前便说将军会给我们指示,转机就在这封信里。”

“是我太悲观,哈哈哈——将军无所不能,转机定就在这封信里!”

......

刘长安以及他的九兄弟站在一艘战船的甲板上,脸上都有些意兴阑珊。

“如今已是将军出城的第三日,怎么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

“将军令我们修复储存于石柱的战船,如今我们不仅将那些战船修复,还新修上百艘战船,将军若是知道绝对会大吃一惊吧。”

“那些都是后话,我之前问了给我们送饭的小子,他说城里气氛很紧张,苍风贼寇已在城外列阵三日。大哥你倒是说说,将军到底想做什么?”

一直凝望困神崖的刘长安转过身来。

“将军所想,我也参不透,我们好好做自己的事就行。”

“但都这时候了,还不让我们上阵杀敌,我怎么都觉得有些不服气。”

“我也是!如果还没有修好战船,我或许还能忍。”

“看如今的形势,将军再不回来,说不定这就是滨洲城的最后一战了。”

“你们九个今日的话怎么那么多?好好做事,将军不会遗忘我们的!”

九人明显不服,但看在刘长安的脸色很难看,只能不再说话。

刘长安正准备离开,马蹄声在厂门口响起。众人看去,来人大叫。

“罗将军让诸位大人到城门口共商大事。”

刚刚还一副像是丢了老婆的九人,同时大笑。

“哈哈哈,大哥说的没错,将军果然没有忘记我们。”

“终于到我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走,兄弟们,让将军看看我们的看家本事!”

刘长安欣喜的同时,还有很多压力。

他们以后在杨风青身边,到底吃肉还是喝汤,就看这次了。

“你们都给我谨慎些!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将军手下做正事,可别砸了兄弟们的饭碗。”

“大哥放心吧,我们知道。”

......

夜幕降临,月明星稀,似乎就连老天爷都想看今晚的好戏。

主帅帐篷里,杨风青正摆弄胡子。

“怎么样?”

拓跋远现在只觉得全身冰寒,他们到底是惹上了怎样一个怪物啊!

为什么如此人物,以前从未听说过名字?

“将军的语气稍微再重一些,更嚣张一些,别说申执甫等没有和啸良庆共事多久的人,就连我这跟随啸良庆五六年的人,都根本看不出是假扮的。”

“哈哈哈——那就好。”

正要说其他事,帐外有人呼喊。

“将军大营外有自称武坤的人求见。”

不用杨风青询问,拓跋远已经解释。

“他是申执甫手下大将之一,是那边和啸良庆关系最好的人。”

“他对血虎铁骑不怎么熟吧?”

“那是自然。”

“让他进来,我假装还未醒酒,你帮我应付一下。”

“是。”

没多久,外面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啸兄,你这里怎么只剩下这么一点人了?其他人呢?”

门帘掀开,一名壮汉踏进帐篷,拓跋远迎上去。

“天河城那边又出了一点问题,将军让越凯和西决带一部分人前去处理。”

武坤抬头看来,只看到杨风青的背影以及震天响的呼噜声,心中颇为无奈。

对于拓跋远的解释,根本就懒得去计较。

“啸兄昨晚又喝酒了?”

“将军昨晚心情不好,所以就喝了一些,武将军有什么事吗?”

“昨晚事后,申将军很过意不去,所以特地叫我来给啸兄赔不是。看这情形,还得请拓跋将军代传了。”

杨风青翻身坐直,揉搓眼睛,还打着哈欠。

“哈欠——赔不是有什么意思,直接跟我说具体哪时候攻城?我现在只想杀光武猪,只想屠了滨洲城!”

“这我们也不确定,不过将军已经让将士们埋伏在大营四周。只要他们敢出城偷袭,定能一战歼灭他们。”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申将军想请啸兄率领血虎铁骑在他们出城后,断去他们的后路。”

“哼!那群光武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何须那么麻烦!?本将军现在就带人过去,在你们附近埋伏,只要他们敢出城,呵呵——”

武坤很是认同的点点头,他其实也觉得申执甫太过谨慎了。

“也行,反正不管滨洲城走出多少人,我们都能轻而易举将他们屠光,我这就回去禀告将军。”

武坤离开后,杨风青自顾自说了一句。

“不错。”

拓跋远自然知道这个不错指的是什么,之前他在生死边缘,至少游离了四次。

“谢将军。”

......

申执甫在西南一座高峰的林间,看到血虎铁骑在他右侧山坳埋伏,无奈摇头。

“啸良庆虽然战力凶猛,但为人太过刚直和暴躁。如今又身居要职,不出事则以,一出事定会是大事啊。”

他周围的武坤等人点点头,不过并没有评价。

毕竟除开私交,啸良庆的官职比他们都高一些。

申执甫明白,所以也没打算等部下附和。

“尽快速战速决,别让他把大好的形势毁了。”

“是。”

......

城外漫山遍野的苍风贼寇,尽待光武军入瓮。

城内的光武军在罗大光回到滨洲城开始,则在不停地调动。

城主府里,夏冰儿亲自为顾旭章开门。

“叔叔。”

顾旭章扭头到一边,像个生气的小孩子。

“叔叔别生气了嘛,我现在就是来将威风骑兵的兵权交还给你的。”

“真的?”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