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三十七章-敌将衬托

回到部下隐藏的地方,罗大光正与几个将领围在一起说着什么。

看到他,赶紧跑来,脸色明朗了很多。

“大人!你可终于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

此时此刻,杨风青并不想计较罗大光无视他离开时的命令,他太了解罗大了,所以只是摇摇头。

“前日参与了滨洲城外大战的将士站出来。”

“他们都是。”

杨风青对罗大光很了解,罗大光对杨风青也比较了解,不然杨风青也不会总带罗大光在身边。

“收拾身上的东西,味道比较大的和容易出响声的都藏好。一个营帐五十人,剩下的不需要我一一叮嘱了吧?”

罗大光见其他人都不敢说话,只能自己站出来。

“末将并不是畏惧贼寇,只是他们毕竟有两万大军,万一出现意外,恐怕——”

“若出意外就大喊啸良庆已死!”

万人寂静无声,直直望着杨风青。

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这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他们竟亲身经历!而做到这件事的人,就是他们的将军!

他们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还没听清楚吗?”

杨风青的声调冷了一些,万人都是一个寒颤。

“听清楚了!”

见其他人也要跟着吼叫回应,杨风青赶紧做一个禁声手势。

“杀了这两万人再叫!大光你带五千人在这边等着,我带五千人到对面。等会儿你看到我扬起手里的衣服,就开始行动。”

“是。”

两万人看似很多,但由一万人来动手,平均每一个人只要杀两个人,进两个帐篷而已。

若没有意外,这两万血虎铁骑将会以世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方式死去!

......

两边将士都已经就位,杨风青挥舞衣服之后,带一队人潜进一个帐篷。

里面的苍风贼寇并排在四方长床上呼呼大睡,杨风青以及部下静悄悄各自走到一个苍风贼寇旁,抡起长刀。

一个手势落下,营帐里响起一连串噗噗声。

他们出去后,周围帐篷也接连有人出来,第一次两边都没有意外。

只要分别再将一个帐篷里的苍风贼寇干掉,就事成了。

再打一个手势,率先进入帐篷。

他这边没有意外,但不远处却有惊叫声传遍大营。

“有光武猪!敌袭!啊——”

还没被清理的帐篷接着传出一声声大叫。

“有光武猪?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们这样也有,小心身后!啊!”

“不好!快逃!”

杨风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带人往混乱地冲去。

“立即将那边包围,不能让一只苍蝇逃出包围圈!”

“是!”

......

“大人,之前是一个小子不小心踩破罐子,所以...”

“战损多少士卒?”

“战死三十五,受伤六十多。”

“将战死的士卒就地安葬,其他人清理苍风贼寇的尸体,动作快一些。”

“是。”

杨风青走进主帅帐篷,里面有三个被五花大绑的苍风将领。三人的迷茫表情,看着像是还没睡醒。

毕竟在他们的脑海里,如今辽东的野外,别说一万光武军,就是一千人的都没有。

至于城池,除了滨洲城,其他城池都已经被他们占领。

滨洲城外面有他们十万大军守着,里面的光武军根本不可能出来。

“你们是谁?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罗大光等人看苍风将领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前两天赶路时的辛酸和苦楚瞬间都烟消云散。

杨风青嘴角也微微扯起。

“啸良庆已经死了,你们的选择是什么?”

对于杨风青的话,其中两人的反应整齐划一,都是嗤笑一声。

“将军神功盖世,怎么可能死在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

“将军已经去申将军那求援,我劝你还是早点做准备吧,哈哈...”

左边那名中年人与另外两人的反应截然相反,双腿一软,跪伏在地,痛哭流涕。

“求求将军不要杀我,我还...”

另外两人顿时大怒。

“拓跋远,想不到你竟然是如此没有骨气的人!”

“我们真是...”

嘭嘭——

两人倒飞,撞翻床榻。虽嘴角溢血,但看杨风青和被称作拓跋远的男子时,都是眼含嘲讽。

看其中一人要说话,杨风青对罗大光努努嘴。

见两人敢嘲讽杨风青,罗大光早就很不痛快,探手捉紧其中一人的后颈,往左边旋转,那人再次大笑。

“哈哈哈,光武猪果然就是光武猪!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石西决低头,那就...额!将军!!”

前面激昂壮烈的声音与后面惊惧抖颤的声音,反差实属太大,如一个小丑在表演。

另一人本也满脸嘲讽,听到石西决悲怆大叫,转脸看去。

登时也双眸瞪直,嘴唇抖动。

“这...这...”

拓跋远看啸良庆已经僵硬的尸体,再无所顾忌,脑袋往地上使劲磕碰。

“将军,求求你饶了我,我是苍风拓跋家的人,可以为你所用,我知道很多...”

“停!敢再多说一句没用的话,死!”

帐篷温度适中,但三人如置身寒风中,不停抖动。原先很硬气的石西决等两人,也不再敢多言。

“我问一句,你们答一句。你们分别叫什么?”

一炷香之后,杨风青将事情始末了解清楚。再次伸手揉搓下巴,嘴角挂着笑意。

“原来是和申执甫产生矛盾了,难怪会在山谷里安营扎寨。但我该怎么去和好呢?”

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过,拓跋远努力抬头。见杨风青对他挥起长剑,拓跋远魂飞天外。

“将军饶命啊,我...”

嗤——

拓跋远身上的绳子应声断裂,他没明白杨风青想做什么,只能蜷缩身子,紧张看着杨风青。

“把他们两个杀了,你就可以活命。”

哐当——

长剑落在拓跋远面前,另外两人想不到杨风青竟然根本没有想过利用他们的身份,都是大惊失色。

虽难以动弹手脚,还是阻止不了他们用尽办法向杨风青求饶。

同时趴到地上,往杨风青蠕动,同时不停求饶。

“呜呜——将军,我们也可以听你的话,求求你饶了我们。”

“拓跋远,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