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九十三章-医者毒者

“公子!”

“你们都出去等着!”

“可是——”

“出去!”

三人用眼神狠狠威胁裘弘深,不甘心退出房间。

在他们退出房间时,裘弘深的内人抱着药箱走进房间。

“老爷!”

“嗯,将药箱给我,你也出去吧。”

“是!”

裘弘深从他内人手里接过药箱,没有当即打开药箱,而是看向杨风青。

“公子为何要答应?”

杨风青笑了笑,直视裘弘深的眼睛。

“这不正合你的心意吗?你之所以会如此细心招待我们,不就是因为看出了我和她身中寒毒吗?”

裘弘深点头,眼眸里的光芒迅速被狂热所取代。

“没错!在看到你们两个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们乃是寒毒入体!而且她将不久活于世上,所以我必须将你们带来!”

“现在我终于想起为什么听到你的姓氏,我就有种似曾听闻的感觉了。你的姓氏很少,而能在史书和民间留下的根式寥寥无几。而且就算有,如果没有做过什么大事,我一般也记不住!”

“哦?公子听闻过我裘家先人的传说?”

“哈哈哈——还真是大言不惭啊!传说一词能用在为了研制出新的药物,一生毒害数十万手无寸铁百姓的屠夫医师裘药?!”

裘药,已经死去不下于两百年,正史对这人的描述不多,只说过有这么一个药师。

不过能在正史中以药师留下名字,足见其医术之强。

不过这类人在史书中如浩瀚云烟,杨风青定然不会记住他。

杨风青之所以记得这么一个人,是在杨家典藏阁阅览一本名为《民间怪人志》时。

裘药,人称医圣、鬼医、医屠、毒师等等,被用得最多的是医圣和毒师。

这并不矛盾,是药三分毒,通解药物的人,配出几副毒药不过是信手拈来。

他早年行医救人,深得人心,人赠医圣。那时的皇上听闻他的消息,命他入朝觐见。

这本是天下所有医者憧憬羡慕之事,在他这却闹出了新的花样——毒死下旨的官员。

之后他沉寂数年,天下人都以为他被捉,然后被秘密杀死了。

某个事令天下震动——裘药在某个地方出现,并将不少人毒死。

朝廷立即派人捕捉他,他又沉寂。

再听闻他的名字,他已成某个绿林好汉帮会的师爷。

他在他们的领地内,为了研制出新的药物,肆意派人捕捉百姓用于试验新药。

有时他更是直接将配置出的药物,倒入某条河里,令沿河死伤参战,惹得民怨沸腾。

朝廷将一个又一个他待过的绿林剿灭,他却总能神奇逃脱。

很多绿林明知他是一把双刃剑,且那面对自己人更锋利,但还是有很多绿林和身份不明的人邀请他加入。

他杀过不下于数十次各个势力的使者,致使除了他主动进入的绿林,所有势力都对他深恶痛绝。

他死之前,凭一己之力将天下搅得天翻地覆。

而他的死因,竟是为了验证某个毒药而把自己毒死。

裘弘深说到裘药,一改之前的文质书生气,满面癫狂。

“哼!太祖只想做一个闲云野鹤,都怪当朝的皇上为了让他入朝,杀了他所有至亲!只是他为人少言寡语,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而我们那时的裘家生怕因为他而被牵连,不仅不敢为他撑腰,更是将偌大家族分成数十个小支,分向这片大陆各地。我们祖辈到了这,就连姓氏都改变了,直至我爷爷才恢复原来的姓氏!”

杨风青没有发出疑问,或许是真的呢?

“若不是太祖以一己之力将安定的昂宿惹得民怨四起,李家怎么可能夺得这天下?”

杨风青没有反驳什么诸如‘你太祖让平静的昂宿动荡,无数人流离失所,你太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的话,因为如果裘弘深说的是事实,换到他的身上,别说有人敢杀了夏冰儿和鹰雪梅,就是想杀她们,他都会屠尽那个家族!

“太祖的医圣与毒师都当之无愧,都是他!只不过因人不同,对待的方式而已!而这味风火散,就是最好的证据,这味药乃是他为了救回一个被困在某个寒冷洞穴一夜的朋友而配制而出!”

眼看裘弘深越说越疯狂,而且还要说下去,杨风青打了个哈欠。

“哈欠——别说了,配药吧!”

癫狂的裘弘深举着药箱,错愕看着杨风青。

他之所以会这般癫狂,除了对太祖的崇敬,还有就是失望、恐惧等等。

失望自然是杨风青知道了他太祖的身份,绝不会再让他配药。

而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恢复太祖的盛名。

恐惧就简单了,因为他认为杨风青定然会杀了他。

只是想不到,杨风青竟然无奈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根本没有将他所说的一切听进去?

他的脸色在平静数个呼吸后,又有些癫狂。

这不是因为太祖,而是因为杨风青的为人。

以杨风青那强韧到令他之前突然惊呼的体质,寒毒虽会让他很难受,倒也不至于真如他之前所说的恐怕。

没错,他之所以惊呼,其实只是因为他惊讶于杨风青的体质而已。

至于体质具体如何,他并不打算现在告诉杨风青。但他相信,能将身体练至如此程度的人,意志力非同常人,绝不会是一个容易听信他人话语的人。

既然杨风青听不进他所说的话,却还敢如此,只有一个原因——杨风青相信他的医术!

他行医已久,遇到很多人身患某种疾病,他已明确告知,只要祛除某一块肉就能继续活着,但那些人竟然不相信他,还说什么‘肌肤生发,受之父母,不得有丝毫损毁’等等谬论,直至死亡。

还有一些人患的病比较特别,他说只要吞服一种药毒两分的药物,痊愈与死亡的几率对半,如果不吃,那么不久就会死。

没有一个人愿意吞服药物,直到临死之时,才让人叫他跑去,说愿意吃药。

他很想那时大骂一声:“吃你娘啊吃!赶紧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