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九章-银两解案

呼延琼梅哪能忍受心上人被在她眼里不过蝼蚁的百姓如此诋毁和看轻?

身体虽被杨风青压着,但嘴巴还能说。

“你们知道些什么?他说是就是!你们要是敢胡乱说话,我就将你们都杀了!”

杨风青:“......”

罗大光、二狗和杨瓒在进来时,看到两人身体纠缠在一起,就一直庆幸自己之前做的决定。

现在再听到呼延琼梅的话语,再仔细观察胡艳琼梅后,又看向杨风青,眼里的敬佩那叫一个如九天之水,滔滔不绝。

不过外面很多百姓则没有那么好的眼力了,特别是某些失去至亲的人。

“你这个小妮子知道些什么?如果没有殷郭,我女儿早就溺水而死了!我女儿对殷郭就如对待父亲般,他怎么会忍心杀了我女儿。”

“你们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殷郭得意到现在,见群情激愤,适时又开口。

“说不定这五个面生的人才是真正的杀人狂魔,他们此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将所有人引出房屋,以便于他们的同谋有机会去将留在房子里难以动弹的老弱病产杀害!”

“你们敢!”

“啊啊啊!我的儿啊!我现在就回来!”

“母亲,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一时间,包围破庙的百姓散去一大半。

还有一小半大吼一声:“解救殷郭先生,将这五个杀人狂魔铲除!”

罗大光等人无所谓拔出长刀,就连呼延琼梅都没有将那些百姓看在眼里。

他们之前那是几千武士相拼,而且他们还活下来了。

现如今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个赌徒在下过千万银两后,再回到起点下一两银子,洒洒水啦。

杨风青抬手,门外想冲进来的百姓同时止步。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止步,就感觉如果不止步,会有很危险的事发生。

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像极了丛林的草食动物在觅食间隙,感受到丛林里隐藏的危险。

杨风青颠了颠手里的银两,对着殷郭说道:“这是你的银两吧?”

殷郭无所谓笑道:“没错!”

“你们不好奇他一个乞丐,怎么会拥有银两吗?”

“不奇怪!殷郭先生宅心仁厚,说不定是哪一个大户人家被感动,所以特地送给他几靛银两。”

“若不是我等穷困,我等早已赠予殷郭先生银两!”

“殷郭先生就是哪一日当上了刺史,我们都丝毫不意外!”

殷郭更是得意,脸都快抬上天去了。

“看来他蛊惑你们,蛊惑得很好啊?!不过也说不定是你们傻的可爱,傻的天真!”

“你什么意思?”

“你真当我们不敢对你做什么?”

“在外面我们或许会畏惧你,但这里是恒盐镇!”

杨风青正要走,发现手臂不知何时又被追到他身边的呼延琼梅挽住。懒得计较她的所作所为,两人一齐走到烧的水旁。

在众人奇异的目光里,杨风青将烧开的水倒入一旁盛水的容器里,再次开口。

“最近死去的老翁,是否是做油盐生意的?”

脸色都很愤怒的人群,脸色都很诧异,殷郭脸色暗沉些,上面的得意笑容变成冷笑。

“这件事整个恒盐镇的人都知道,而你们就是行凶的人,自然会知道!”

“你血口喷人!我们今晚才是第一次到达这里!若不是本——本小姐落难,就是给我万两银子,我也不会到你们这个穷乡僻壤!”

百姓里有数十道目光悄然变化,慢慢凑到人群最前端,最靠近呼延琼梅的那些位置。

殷郭仔仔细细看过几次呼延琼梅,拍拍手。

“竟然敢让一个年幼无知的孩子进入你们的杀人行动里,你们难道不知道生死轮回有道,因果报应吗?”

人群的情绪又被殷郭挑拨。

“这个人看着眉清目秀,一个实诚的人,还不知道他真正的内心都有些什么阴毒的想法呢!”

“一而再再而三污蔑殷郭先生,我的忍耐极限已经快要达到了!”

“凉你年幼,若是再冒翻殷郭先生,杀无赦!”

杨风青对那些声音无动于衷,探出握有从殷郭身上得到的银子,在所有不解的目光里打开手心。

咚咙——

这是真金白银的声音,这一两银子,足够这个小镇很多人家吃很久。

呼延琼梅伸直脖子,小声叫到:“你们快来看,这是什么东西啊?”

说完,还伸手下去,不过到一般就被杨风青给捉回来了。

罗大光等人对杨风青每做的一件事都很好奇,都很想知道前因后果,自然不落人后。

“嗯?这水之前清澈透明,现在怎么是这副模样?”

“感觉很脏,不应该是人能饮用的。”

“不会是你们镇里的水渠被人投了毒吧?”

恒盐镇百姓身躯微微颤动,有些人没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还有些人则是依旧留在原地,遥望被死死捆绑的殷郭。

殷郭没让他们失望,剧烈挣扎时大吼。

“我回这里之前,才饮过沟渠里的水,绝不可能有毒!如果现在有毒,就是你们下的毒!”

那些百姓看杨风青等人的眼睛愈发愤恨,在他们就要冲向杨风青他们时,杨风青又将烧开的水倒进一个小容器里。

转身对人群说道:“你们中谁是那个老翁的传入或亲属?只要与他经常一同在一起做事的都可以站出来,之后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人群里数名男女,年纪在十余岁到五十有余,他们隔着人群相视,在某个人的肯定目光下,迅速走出人群。

“我们就是,你找我们做什么?”

几人穿着、性别与年龄都大不相同,但杨风青还是看出了他们之间相似的东西——气质。

不需要任何人特意说明,只要见过他们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们都散发一股独有的气质。

“你们都是那个老翁的弟子?”

“嗯!”

“师傅早年间在镇子开起了镇子唯一油盐料店,生意很好,我们这些人都是有幸拜入他门下的人。”

“既然如此,你们还看不出这个有什么奇怪吗?”

几人对闪着彩色的水渍还是摇头,除了这怪异彩色,他们真没发现这个水与其他水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们不会是都没有被老翁允许进入作坊里吧?”

几人窘迫点头,虽然他们一心求学,但这关乎到利益,老翁自然不会那么容易传送于人。

“我明白了。你呢?”

殷郭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咬咬牙。

“明白什么?明白你如何将水弄变了颜色?”

“都到了这时候,你竟然还想着抵赖,说实话,这就是你们家族比不上老翁的原因!虽然他也会故步自封,但他有将自己的积累和传授关于油盐提炼之法的心。不像你们家族,为了牢牢控制这个镇子的油盐贩卖,垄断整个技术!”

外面的百姓里,很多老人的脸色一阵恍然大悟。

“听这小子如此说,我记起来了,在油老翁之前,我们镇子里有一个姓严的大户人家,他们把控了盐铁,冶炼技术甚至比起郡城更好,售卖的油盐一路畅销。不过就是很贵,我们那会儿只能隔三差五买一口盐巴来解解淡无味的嘴。”

“油老翁那人虽然难说话,但贩卖的油和盐巴很经用,味道更好,而且更便宜。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最后那个严家二十多年前就突然消失了。如果不是他提起,我们都快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一个家族。”

“但是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呢?知道这件事的人,年纪至少与我们一般吧?”

呼延琼梅眼冒星星,不仅是一只手挽着杨风青的手,两只手死死搂着,生怕别人抢了去。

罗大光等人已经习惯杨风青再出语几个人时,观察所有人的脸色。

所以在看到殷郭的脸色愈发低沉时,他们就知道杨风青所说的句句属实。

只是他们也委实不明白,杨风青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难道是看书?不不不,不管正史还是野史,要是能写到这么微末的地方和与国家大事、皇帝训言相比微不足道的事,那些史官早就早早死了。

因为要记录的东西实在复杂,一个人一年也不可能记录多少事。

皇帝一看,我为了名垂青史,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你竟然整个篇幅里,不仅我比天弱一些,还弱给了那么旁枝末节的事,不死才怪!

之前对杨风青怒目相视的眼眸,渐渐都带着奇怪,看向殷郭。

“你们也都说了那个家族姓严,而我姓殷。还有,这件事虽然没有被记入什么史书中,但既然你们之中都有人还记得,那么记得这件事的人定然不少。为了应付如今这情况,提前多做些调查再过来,也就解释得通了。”

这次恒盐镇的百姓不再立即对杨风青怒目而视,而是都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他。

杨风青右手打个响指,指向翁老头的几个弟子。

“他死了之后,你们都将他的产业瓜分了吧?你们谁身上带有原先属于他的银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