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八章-凶手是谁

“呼延琼梅郡主!你要记住你是呼延家族的人!不能丢了呼延家的脸面!”

不能玩了,她是十六岁的,十八岁的杨风青玩不过她。

“不,你说错了!从现在开始,我叫杨梅子,是你的干妹妹!风青哥哥——好不好嘛?”

杨风青强忍将拎起她‘暴打’一顿的冲动,将她的双腿甩向一旁。

但那双腿一个弧度,又落到杨风青的腿上,她的手更是没有离开过杨风青的腰部。

“杨风青,我是认真的。”

“这世界不会因为你是认真应对或虚与委蛇而改变,本真就在那,你做这些自欺欺人的事有什么意思?”

“我就问你,你敢不敢!”

自以为捉住杨风青软肋的呼延琼梅胜券在握,殊不知她根本就不了解杨风青。

“不敢!这些衣物都烤干了,换上吧,我要让我的部下进来了。”

呼延琼梅嘟嘴转脸。

“不换!除非你给我换!”

“随你,反正在别人面前丢脸面的又不是我。”

呼延琼梅一声不吭,双腿更用力架在杨风青腿上,生怕杨风青趁她不注意将她的腿推开。

杨风青等了一会儿,确定呼延琼梅不打算自己换上,突然大吼一声。

“罗大光!”

杨风青感受到膝盖上的双腿往中间靠了些,但又迅速止住并张大。

“在!”

杨风青有些恼怒的搂紧呼延琼梅的双腿。

“继续观察四周!”

外面的罗大光等人应该是愣了会儿,回应声与杨风青的命令声间隔稍远。

“是!”

呼延琼梅两条圆润长腿得意抖动,脸上尽是将杨风青死死压制的喜悦。

“你不舍得我被别人看了去,所以你心里其实很在乎我!”

“我——我——唉——随你吧。等养好了伤,我们就去岭南。”

“哎呀——我的脑袋好疼、好晕,我快没力气了,快些抱住我!”

杨风青依言一直手伸到她的腋窝下,一只手则在她的膝盖下,这是妥妥的抱啊!

还没来得及得意,身体往上飞。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开心。

在空中转了个圈,如她所料的稳稳落进杨风青的手臂上。

看着杨风青,意犹未尽道:“再来啊,怎么就没了?”

“有!还有很多!”

“那你快——”

啪——

“啊!你干嘛打我屁屁?”

啪——

“哼!”

啪——

“啊!疼啊!”

杨风青依旧继续拍打,直到呼延琼梅没有再发出任何抗议。

他用了多大的力,现在的呼延琼梅能承受多大的伤害,他心里有数。

“咦?怎么不打了?继续啊?”

杨风青低头一看,呼延琼梅哪有被教训一顿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被人好好给按摩了,那舒爽模样,简直是——

“噗——”

呼延琼梅右手握紧杨风青的手,拉着往自己的屁屁打去。

不对,不是打去,是摸去,她还帮杨风青左右动弹。

“喂,你怎么不继续打了?”

杨风青抬头望天,手上则熟练拆开呼延琼梅的衣服,再拿上那些女子特有的衣服,一件一件给她穿上。

“喂——不是这样的,穿反了!”

杨风青不理会,他心里此时就剩一个想法:‘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呼延琼梅虽进行了一系列的抗争,最后还是被杨风青给强行穿上了贴身的衣物。

看没有什么纰漏,将呼延琼梅放到一旁,单手挡住她所有动作。

“都进来吧。”

三人之间,是一个衣衫褴褛,散发阵阵酸臭的中年男子。

性命危在旦夕,他没有多看呼延琼梅一眼,磕头求饶。

“大侠,求求你饶我一命,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乞丐而已啊!”

“这座镇子叫什么?”

“啊?恒盐镇!这个镇子叫恒盐镇,隶属于至郡,至郡则是渝州——”

“为何晚上没有一户人家开灯?”

“因为——因为最近镇子里一连死了好几户人家。”

“你们为何不报官?”

“报了,可是没用啊!官府现在都忙着征讨三王的事宜,像这种发生在某一个小镇里的小事,他们怎么会花费心思。”

杨风青对罗大光点头。

“带他去洗漱!”

“是!”

“啊?”

呼延琼梅在四人进来时,立即变成了乖乖女模样,杨风青心中一万只羊驼飞过。

......

半个时辰后,罗大光带着湿漉漉的乞丐回来。

因为大半夜洗冷水澡,他脸色青白,两股紧紧夹在一起,浑身哆嗦。

头发梳理好,虽然胡须还很茂密,但不难看出他年纪不过三十左右。

“到这烤火吧,我再问你些问题,”

“是!”

乞丐没了臭味,杨风青终于有了慢慢询问事情起因经过的兴趣。

“连续多少晚死人了?”

“四晚!”

细细询问之后,杨风青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小镇最近又连续出现四起杀人案,之所以说又,自然是以前发生过。

以前官府是至今都没有捉拿到凶手,如今是官府置之不理。

每晚死的人并没有统一的特征,第一晚死的是一名中年女子,第二晚死的是孩童,第三晚死的则是少女,第四晚死去的则是老翁。

不过每个人的死法都有一个相类似的地方,那便是死者身上的钱财不知所踪,且要么失去右手腕,要么失去左手腕。

小镇人传是有喜食人手腕的鬼怪出没,所以一入夜,小镇上所有人家便会紧闭家门。

杨风青沉思一会儿:“你知道是谁第一个传出有喜食人手腕的鬼怪出没吗?”

“不知道,这件事忽然就传开了,也不见有什么人传。”

“既然有这么可怕的事,你还敢在这破庙里住下?”

乞丐自嘲发笑。

“我就是一条贱命,如果它要杀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可是之前我看你很在乎自己的性命啊,为了活命,还下跪来着。”

“但真的面临这件事,我还是有些恐惧罢了。也只有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我才发现一切事情不过是过眼云烟,都是虚妄,只有活着才是真。”

“哦?竟然还感慨起人生了?你这钱怎么来的?”

杨凤琴接过罗大光递来的银两,细细把玩。

“这些年乞讨所得。”

“你就别在这给我装傻了,那些人都是你杀了吧?你本还打算杀了我们,却反被我们捉住了而已,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

“你——你诬陷我。”

“呵呵,我诬陷你?那你倒是跟我说说,谁会如此好心,竟然大方的送银两给你?”

“世界之大,好心人很多你没有遇见你,凭什么说没有?”

“那你就当我狭隘了吧?罗大光,你们现在就下去,同时大喊告诉小政子里面里面的人们我们做到了杀人犯。”

“是,大人。”

“你,你不能这样!你明明没有证据,凭什么诬陷我?如果证明了你是诬陷我,那你又该如何?”

“不如何。因为就算我诬陷你,你又能奈我何?”

罗大光几个人根本没有理会,没有多久,小镇里面传出一声声高呼:“我们捉住杀人犯了,所有小镇居民快快到破庙中来。”

安静的小镇,在这一声声高呼中,渐渐起了波澜。

“老爷,你快听,外面似乎有人在喊,他们好像捉住杀人犯啊!”

“别说话,看看其他人怎么做。”

“嗯!”

“该死的杀人犯,终于抓到你了。孩子们,快些起床,为你们大哥报仇的时候到了。”

“呜呜,终于有人捉住他了,快一点,千万不能让他再跑了。”

刷刷----

小镇子里的动静越来越大,没多久,有一些房屋开始亮起火光,再接着,便有一些房屋打开了大门。

一个个全副武装手持兵器的男子和女子,开始迅速往破庙聚集。

破庙里面的乞丐,越来越慌张。

“你你你不能这样诬陷我。”

“如果我真是诬陷你,你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君子视自己的名声,为生命。你如此诬陷我,我怎能不害怕和激动?”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等会,其他人都来了,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一看便知。”

呼延琼梅悄悄拉了拉杨风青的衣袖,杨风青转脸看了看她,脸上是担心和疑惑。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随着第一个百姓到来,镇子里的男女老少很快聚集在破庙之外。

他们看里面的人不仅有兵器,气势也是不凡,没有胡乱发难。

杨风青起身站到破庙门口。

“之前让他们去喊叫我们捉住了杀人狂魔的让人是我,而我所说的杀人狂魔,就是他!”

手指指向的人,正是那名乞丐。

乞丐此时没有再辩解,而是咬牙切齿且得意看着杨风青。

外面安静的百姓如炸开了锅,一名中年男子狠狠将手中的铁枪掷到地上。

“你这毛头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殷敦虽是乞丐,但为人正直勇敢且助人为乐、不计回报,我们小镇子里有很多人都得到过他的些许帮助!”

“如果不是他不愿意搬去和同吃同住,他哪里还会住在这破庙I。”

罗大光、二狗和杨瓒抱起双手,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