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七章-婚约在身

那只放在呼延琼梅嘴边的手就没有拿开过,一如之前,只不过这次是用他的嘴喂。

水壶就在杨风青手可以触及的地方,几口干粮之后就度水。咀嚼的间隙,空着的手不断在呼延琼梅的胸口往下顺。

手放到呼延琼梅柔软的小肚子,臌胀了些,又放到她的额头,热度不如之前那般烫,但还高于常人。

“唉——今晚只能用湿布去温,明日天明再出去找找,看看有没有医师。”

轻轻将呼延琼梅从怀里挪出去,还没完全挪出去呢,下方传来一声虚弱却带些傲娇和羞怯的声音。

“我都还没有吃饱,你怎么就不喂我了呢?你自己难道没有感觉我的小肚肚还很空吗?”

杨风青低头,呼延琼梅不知何时已醒转。

圆润小脸还很苍白,正是如此,那两朵在双颊的飞霞格外耀眼。

她缓缓看向左右,让杨风青知道了何为顾盼生辉。

确定无人,她抬起两只手,轻轻搂住杨风青的腰,微微摇动。

“快一些,本郡主还很饿。”

杨风青本要说出口的‘你既然醒了,就自己吃吧’,再不能说出口。

“唉——算我欠你的。”

“嘻嘻——”

那双熠熠生辉的双眸,在杨风青的脸上不断来回,就像杨风青脸上每一个角落都掩藏着只有她才看得到的奇俊风光。

“嘻嘻——真好看。”

杨风青下意识就想说‘别说话,省点力气吧。’,目光立即扫向被杨瓒等人重新包扎过的双脚,眼底闪过歉意。

他嘴巴因咀嚼,一直在动弹,要说一般人就是看着他,也不知他哪时候会说话。

但呼延琼梅就是知道,并且在他说话之前就说了。

“你发现了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内疚,所以想说些道歉的话,让自己好受一些?”

杨风青这次又是没能说话,因为呼延琼梅再次堵住他的话。

“本郡主告诉你!没门!”

她两只手稍稍用力,双眸就那般定在杨风青的眼睛上。

“本郡主自小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伤,而且你别以为之前你把本郡主脱光了,本郡主不知道!”

说到这事,她的双颊更显红润。

杨风青不打算解释了,解释也没有用。

“所以你想怎么办?”

“你说呢?!”

很多想法在杨风青脑海中闪过,最后却是笑了,这笑容让自醒来就占据了主动权的呼延琼梅有些心慌。

“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

“笑我什么?”

“你我皆是官宦子弟,且长辈位高权重。不用想我都能知道你在樱和定然有姻亲,而你的父王那么宠溺你,给你找的郎君所在家族的权势定然不会低于你们家族,你能逃得掉吗?”

杨风青的话,将呼延琼梅拉回赤裸裸的现实,双手无力松开。

“嗯,你说的没错。我十八岁那日,也就是四百八十七日之后,就将与司寇浩邈完婚。”

“司寇家?!难怪!”

杨风青没到过樱和,却对樱和几个大家族略知一二。

第一自然是樱和皇族——呼延家。

说来呼延家比光武李家更悲惨,因为他们家族近百年每一个登上皇位的人都活不过三十岁,不过对皇位觊觎不已的呼延家人依旧数之不尽,死之不绝。

有些皇上在还没有子嗣时突然驾崩,以至于如今的樱和官场很混乱。

一句话形容樱和本土如今的官场,那就是王爷遍地走,郡守像条狗。

第二个家族就是司寇家,自樱和怪象出现数十年后,他们家被樱和人称为累世丞相之家。

到最近五十年,已经不再是累世丞相之家,而是累世皇后之家,累世驸马之家,累世等等。

除了皇位司寇家不能累世,其它职位是不是累世,对于他们家族来说,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

还有几个大家族或与司寇家作对,或与司寇家联合,使樱和秩序虽乱,但还有秩序。

“我怎么感觉你似乎舒了一口气?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杨风青没有躲闪。

“没有。”

呼延琼梅展颜,抬手揉揉杨风青的下巴。

“你怎么能这样,说好的喂我,你竟然自己吃了!”

“额,说真的,你还是自己吃吧。”

呼延琼梅没有收手,还在摆弄杨风青的下巴。

“你是害怕司寇家知道了,会杀了你吗?以他们嚣张跋扈的行事,确实会杀了你。如果是以前,杨家或许还能保你一命,现在嘛——”

杨风青没好气拍掉她的手,快速咀嚼数次,抬起她的脑袋。

分开时,呼延琼梅的嘴唇旁沾了些粮食,红润的舌头伸出,将那粮食带入嘴中。

“我还要吃。”

她似乎发现了杨风青的软肋!

“我要喝水。”

“呐!”

呼延琼梅没有接过去,手抱着杨风青就是不拿出来,一副嘟嘴撒娇状。

“喝水你也要我喂?那你拉屎撒尿,是不是也需要我在一旁给你喊嘘嘘?”

“你这么说,我还真想小便了,怎么办?”

呼延琼梅眨巴眨巴眼睛,满是无辜可怜。

杨风青发现根本就敌不过在他面前已经不要脸面的呼延琼梅,将干粮和水往地上一方,转脸作势起身。

“你想撒在哪撒都可以,我出去看看。”

呼延琼梅这次不仅手上使力,就是两条腿都胡乱弯过来绊住杨风青。

“不要走!我错了!”

这段时日的相处,杨风青几乎听过呼延琼梅说过任何字词。

这服软的话语和语气,倒是第一次听到。

心中有成就感,更有罪恶感,抬手捏住她的两只小腿。

想转脸与她说话,不过眼睛转过一半的时候,一大股鼻血喷洒而出。

在呼延琼梅得意骄傲的眼神里,杨风青捏紧她的双腿并仰头,心中狂呼延琼梅为魔女。

自她表明喜欢他后,她就无时无刻,无所不用其极的引诱他做一切突破他们两个原来关系的事。

“风青哥哥,你怎么了?”

又来了!

这次的语气就是杨风青都不禁感到骨头一阵酥麻,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