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六章-怎么出来

小雨荷抬头,眸光炯炯有神。

“因为我以前也曾这般说过,也被我父母取笑过。”

“嗯?后来呢?冰儿姐姐长大了,他们又怎么说?”

“没说什么。”

“啊?为什么没有说啊?冰儿姐姐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吗?难道连一声‘你们看,我现在长大了,我能独立远离家门,不再需要你们跟着我了’都没有说吗?”

“我现在其实很希望他们能一直跟着我。”

因夏冰儿的回答与她所想存在很大差异而着急的小雨荷缄默,过了一小会儿,小声说道:“冰儿姐姐,对不起。”

“没什么,我也是一时想起。好好睡吧,但你要记住,在你不断成长时,付姨和李叔也在慢慢老去,如今又是乱世,唉——”

“我知道了。”

......

桓盐镇是渝州至郡下辖的十五镇之一,至郡位于渝州的西北,其最西北端与临河接壤。

而恒盐镇则在至郡的东南端,再过几个郡就能到达岭南。

至郡是岭南与渝州西南众多官商进京毕竟之路,沿途兴起很多附带的生意,使至郡相比于毗邻的几个郡都要富有些。

不过一切都与恒盐镇没有关系,它的位置太偏僻,就连包围城池的城墙都没有银两建造。

入夜已深,每家每户大门紧闭,烛火早息。

哒哒哒——

空旷的街道里,清冷且诡异的马蹄声,让小镇更加静谧。

六匹马背着月光,三匹上有人影,还有两匹好像托着什么东西。

“这个小镇没有人吗?就连客栈都已关门谢客。”

声音是从最左侧发出的,不过他似乎是什么东西捂住嘴巴了,听得有些迷糊。

“应该有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都不想搭理我们。”

最右侧那人回应,声音与先前那人一样,声音也很怪异。

后面那人胡乱做了几个手势,可惜没人瞧他,最开始那人再次说话:“娘的,总觉四周都有眼睛在看我们,背后冷飕飕,要不我大喊一声试试?”

“咳咳——别喊!”

“大人!”

“公子!”

“唔唔——”

他们惊喜下大喊,声音恢复如常,赫然是罗大光、杨瓒和二狗三人,而在马背上的就是杨风青。

杨风青醒来就看到与他头对着头的呼延琼梅,并且感受到了她的鼻息,这才出声。

唳唳——

杨风青坐骑突然大叫,在空旷的街道上传遍小镇。诡异的是,小镇上还是没有响起一丝亮光。

杨风青轻拍几下坐骑。

“找一处破败的寺庙就可以。”

“是。”

......

杨风青借助罗大光的搀扶下马,看了眼还在马背上无人敢动的呼延琼梅,杨风青没好气道:“她又不是什么易坏物品,赶紧将她抱下来。”

“是。”

不过最后还是罗大光和杨瓒两人,一人抬手,一人抬脚把呼延琼梅抬进破庙。

虽然有些不雅观,但这样至少保证没有过多接触。

这个女子的穿着是樱和人无疑,但她上半身紧绑的衣物里,有杨风青的衣物,再加上他们发现两人时,两人的姿势都透露两人关系非同寻常,他们可不敢随意动这个女子。

不需杨风青多说话,三人起火烧水,将食物拿给杨风青。

杨风青慢慢咀嚼食物,细细感受身体的状态。

先前落进那处冰凉的洞穴,诸多坏处自然不必多说,竟然还有好处,那就是伤口没有迅速溃烂。

现在痛感在迅速增强,特别是后背,应该是在溃烂与愈合,好在伤口洒有药物。

至于胸腔里,不做太大的拉伸胸部肌肉的动作,倒是没有多大感觉。

这些事杨风青稍稍一想,就知道是杨瓒做的。三人里,只有他才有这个意识。

吞咽几口,见三人坐在一旁等他说话,没有一个人帮他照看呼延琼梅,也明白他们的顾虑,慢慢挪动到呼延琼梅脑袋旁,将她脑袋抬起放到他的腿上。

手掌覆盖在她的额头,有些烫手。

掀开她干燥温暖的外衣,果不其然,她里面还穿着那套潮湿的衣物。

“你们都先出去,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

三下五除二,将外面干燥,内里被润潮的衣物放到火堆旁,再脱下自己的衣物。

动手之前,杨风青再次确认了一眼四周,最后低声自言自语。

“不要怪我,我是为了你好,我们是朋友!”

在心中则暗暗对自己呸一脸。

衣服很好脱,就是杨风青胡乱绑上去的,但裤子——

杨风青手触碰到库绳的位置,也触碰到呼延琼梅没有有点小肉肉的肚子。

按捺心中轻轻揉一下的冲动,抬头望天,将裤子往下拉。

杨风青拉过自己的衣服,放到呼延琼梅的腿下,以防她的腿直接触碰到地面,增重病情。

有惊无险将裤子脱下,最麻烦的事出现了。

之前因为心急,他忘了与三人说留下衣服或裤子。

那会儿三人因为呼延琼梅也都是在考虑很多事,都没有记得留下半块多余的布料给她。

现在叫三人进来,那是不可能的。

先给胡艳琼梅穿上原来的裤子,再叫三人进来是可行。但呼延琼梅即将崩溃的身体,经不起这么多的折腾。

杨风青一咬牙,就要脱下自己的裤子,罗大光大叫一声:“是谁?给我出来!”

杨风青的手速那叫一个快,没几下就胡乱将呼延琼梅包成了大粽子。

“好汉饶命!我是住这儿的乞丐,从外面乞讨回来。”

“不要动!再动杀了你!”

“别杀我,我真是住这儿的乞丐啊!”

“别说话,等会儿带你进去!”

“是是是!”

杨风青闭眼呼出一口气,再缓缓睁眼,胸口的撕裂痛才稍稍减轻。

真是人倒霉了,喝口水都能塞牙缝。

随意选一个破庙居暂住,竟然都能遇到有常住乞丐的破庙。

抱起呼延琼梅,捏取一些食物,打开她干涸嘴唇,将食物放进去。

此时的她哪能吃硬食,杨风青折腾了好一会儿,还是功败垂成。

有第一次就有第无数次,将食物放入自己的嘴里,快速嚼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