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四章-疯狂冰儿

若是往常,夏冰儿一定会莞尔,然而此时此刻,她脸上只有忧心忡忡和难过。

“将你之前在城主府说过的话,再好好说一遍!”

在夏冰儿身后的华基脸色难看无比。

“大将军在玖治出灵后出现,被鹰雪梅刺中后背。我们的死士为保护大将军死伤殆尽,大将军却消失了。在他们传来密信之前,都还没有大将军的下落。”

“不会的不会的,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鹰雪梅刺中后背!”

夏冰儿捂住耳朵,不停摇头。

“夏大人请放心,大将军武功盖世,末将也相信大将军定然平安无事,只是被什么事耽搁。说不定再出现时,就是在上却城了。”

“嗯嗯,一定是的。”

华基看夏冰儿脸色惶恐,眼睛呆滞,只得半安慰半说明实际情况。

“大将军在离去之前做的安排都已妥当,只要大人无恙,天策就不会出大问题。为了大将军,为了天策百万军民,请大人镇定!”

人的感情并不相通,虽相距不过三尺,但华基对于夏冰儿现在的心情并没有任何共鸣。

夏冰儿知道她应该镇定下来,应该好好守护天策,静静等待杨风青回来。

但那都是理智,她现在不想理智,也理智不了。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不好的想法,满脑子都是杨风青如果此时正身临绝境,只需要一双手就能让他脱离困境,却没有那么一双手出现。

满脑子都是杨风青现在正虚弱呼喊她的名字,而她却不知道且无能为力。

最后不由想到杨风青如果不在了...

其他想法瞬间都消失,无力倒退,华基伸手想拉住夏冰儿,她已坐到门槛。

“大人!”

“不行!风青现在身临绝境,我一定要去救他!我现在就要去救他!立即去备船,快!”

“大人!相信末将之推断,大将军一定平安无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让天策安稳,待大将军回来之时,让他可以立即发兵一统三林!”

就这一会儿,夏冰儿两手捂头,披头散发,状若疯癫。

华基说完,她猛然抬起脑袋。

在秀发之间,双眼赤红。

“我命令你现在就去备船,令所有将士登船,发兵攻打光武!”

虽然现在光武分崩离析且大事频发,军心不稳,但灭他们区区三十万杂军还是易如反掌的。

华基跪倒,脑袋磕地大喊:“大人就是杀了末将,末将也不敢、不会执行这个命令!末将落难之时有幸追随大将军,大将军信任末将,令末将执掌军情。这份知遇之恩,末将愿意以死相报!”

“啊啊啊!来人!”

嘭——

院门被撞开,顾旭章大步流星,在夏冰儿赤红的眼睛中走到她身前,没有丝毫留情,抬手往夏冰儿的脸挥过去。

呼——

夏冰儿没有躲闪,不过顾旭章的手在距离夏冰儿的脸还有十余寸的地方停住了。两人怒目对视,都没有退步半分。

“华将军你先退出去,待我呼唤你再进来!”

没人想死,华基依言退出院子,并将院门关上。

顾旭章收回手,恨铁不成钢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鹰雪梅摇晃脑袋,双手用力抓挠脑袋。

“我知道!但如果他不在了,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想活着,服毒自尽、跳崖自杀,亦或是投海而死都可以!但天策的百万军民还想活着,他们都应该活着!而且这是他的基业,不是你的!你只是暂时替代他管理这份家业,你没有将它毁灭的资格!”

“呜呜——那我就自己去,不管如何,我都要去临河!”

顾旭章让到一旁,抱手在胸前。

“嗯,去吧,没人拦着你。”

夏冰儿撑起身体,蹒跚往外跑去,顾旭章的话还没有说完。

“到时他回来了,见不到你或许会难过一段时间。但这天下红颜无数,而他这般英雄人物却是百年、千年难见,他终会遇到一个能让他忘了你的红颜知己。”

夏冰儿正往前跑的身体猛地顿住,转身死死盯着顾旭章的眼睛。

“叔叔你确定他还活着?”

顾旭章坐到门槛上,从袖口掏出一张信封。

“在还没有见到他尸体之前,他都是活着的!五年前全天下都以为他死了,他不是依旧活蹦乱跳?”

夏冰儿快步抢过顾旭章的密信,扫过之后,眼中虽还有担忧,但癫狂已褪去。

“樱和人?为何会是樱和人?他哪时候与樱和人结下了仇恨?还有那股莫名的黑衣人又是谁?”

“葫芦城那个自称杨梅子的女子是樱和征北王爷的幼女呼延琼梅,这么说你该知道了吧?”

“樱和人真该死!我们又没有招惹他们,都是他们在招惹我们!”

“听说那次呼延琼梅眼睛受伤,如果不是运气好与征北王爷财力雄厚,她已经瞎了。”

“还不是因为她先招惹他!还有那股要捉他的黑衣人是谁?”

“这还用想吗?自然是那个写信给黄赫煊的人。”

夏冰儿才稍稍平静的脸色又难看异常。

“他们是想捉住他,逼问还有谁知道这件事吗?”

“应该吧,不过他们也没有捉到他就是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向樱和进军!”

顾旭章抬手就是一个板栗,夏冰儿挠挠发疼的脑袋。

“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信,只有口传。征北王爷现在也是焦头烂额,长子呼延天工率二十万大军进攻南河,却连深蓝城都没能攻下,反而重伤铩羽而归。而呼延琼梅也失去了音讯,他正不断向光武朝廷施压,寻找呼延琼梅。”

“啊?”

“所以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将呼延琼梅反制,正在哪个小角落指挥呼延琼梅做什么事呢。我听说呼延琼梅今年芳龄十六,长得那叫一个——咳咳——说偏了说偏了。”

顾旭章被夏冰儿愈发恼恨的眸光看得不自然,借着着摸胡子喊道:“华将军,进来吧。”

华基推开院门,上半身只剩下里面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