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三章-我知道了

呼延琼梅发问,在杨风青的意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呼延琼梅发问,预料之外则是她会问的这么直接。

仔细回想这这段时日的相处,呼延琼梅与鹰雪梅和夏冰儿都不相同。

夏冰儿独立坚强且聪颖异常,鹰雪梅与他相处会有些孩子气且很喜欢说话,但在外人眼里却是一个大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对其他男子向来不假辞色。

呼延琼梅则不管在哪、与谁,都是一副我说了算,你们都要听我的嚣张与跋扈,做事不顾后果,想就做,做不好就哭,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心性。

“现在应该算是好朋友。”

呼延琼梅踮起脚尖,但她没垫够,只吻到了杨风青的下巴,双手又抱紧,像一只树懒爬树,爬上杨风青的嘴唇,肆意狂吻。

杨风青没有躲,躲开有什么用?他们的关系有些复杂。

吧唧——

嘴唇分开时,响起一声异响。

呼延琼梅松手,落到地上,双腿夹到一起。

“你摸着良心说,你们光武异性朋友是不是都可以这样?如果是的话,那我也认了!”

“不是。”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是!”

“色贼!登徒子!”

杨风青被骂得都快习惯了,呼延琼梅越是这样,越让他感觉她就是一个小孩。

“别闹了,如果可以出去,养好伤后,我护送你到岭南登船。”

“谁要你送我?外面现在找我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樱和想娶我的豪族子弟又不知道有多少,他们知道我在这受难,不知道会有多难过呢,定然有很多人登上光武寻找我。”

“只要出去了,我与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不需要你护送我。”

杨风青懒得理会她的胡乱叫喊,抬头四望。

呼延琼梅用力摇晃他几下,毫无征兆往一旁倒去。

杨风青两只手左右扶着她,没能倒过去。

“别闹了,你也仔细观察,说不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呢。”

呼延琼梅没能倒到旁边,却突然倒下去。

杨风青匆忙蹲下,在她坐到石板上之前扶紧她。

“喂?你怎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开心就撒娇打滚?”

呼延琼梅没有回应,杨风青搂紧她的手感受到她的心跳在迅速减慢。

“不要睡!醒醒!快醒醒!”

但呼延琼梅依旧毫无反应,杨风青摸过周围,正好右侧有个水坑,舀了些冰水滴在呼延琼梅的嘴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就突然晕倒了呢?之前才吃过烙饼,体温开始下降了!”

将手擦干,原地坐下,将呼延琼梅抱入怀里,寻找穴位按压。

一连数个急救的穴位都按压过,呼延琼梅的体温却还在一路直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因为这里的温度导致,应该醒了的啊!”

此时他将呼延琼梅抱在身上,膝盖隆起,呼延琼梅的脚被抬到他的脚上。

滴答——

脚下一阵冰凉,杨风青探手摸了摸冰凉的地方,是一滩液体,放到鼻子前。

“血!”

“这里的温度太低,我竟然没有发现血腥味!”

滴答——

往血液滴下的位置摸去,是呼延琼梅的脚跟,血迹还往上。

顺着血迹摸上去,在脚左侧触碰到一处破裂的皮肉。

手立即轻缓,沿着伤口周围摸了一圈,伤口长一截手指,宽半截手指,上面还有结成块的血液,这伤口出现已不止数个时辰。

“这伤口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她都没有叫喊?”

在杨风青的印象里,别说这么大的伤口,就是不小心轻轻刮伤,呼延琼梅定然会大声喊痛,寻求安慰。

“不对!一定还有其它伤口!”

单单左脚,杨风青发现了三处大小不一的伤口,摸过右脚,又发现了两处伤口。

其中最严重的是右脚脚踝上,一处如被锋利刀刃割出长两节手指的且比其它伤口都深的伤口。

在杨风青触碰到伤口时,上面的血液还在缓缓流淌。

撕拉——

杨风青将布条撕破,一半裹紧呼延琼梅,一半撕成大小不一的布条,在一旁的水坑洗过后,包扎呼延琼梅的伤口,嘴中不停呢喃。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直没有与我说?”

正迅速包扎伤口的手猛然停顿,他终于知道这些伤口是怎么出现的了。

他让为了让呼延琼梅走得更轻松,令她走在前面。但洞穴伸手不见五指,而在某些地段地上会有很多碎石。

呼延琼梅一路上咋咋呼呼,不停找各个理由与他说话。

他一路上都觉得呼延琼梅是在浪费体力,爱答不理,不时还惹怒她。

其实她何尝不知道说话会浪费很多力气,她只是为了不让杨风青杨风青听到她触碰到碎石,脚下被划破的声音啊!

知道了,他完全明白了。

“你——你是为何啊!啊啊啊!”

杨风青胸中有一股憋屈的怒气,想发怒又不知该往哪发怒。

这该死的黑洞就像一个看不见打不着的敌人,在不停玩弄他们的生命,在一旁得意看着他们挣扎,看着他们的生命慢慢消逝。

他想杀死这该死的黑洞,却没有办法杀了它!

杨风青手上动作加快,嘴中低吼不断。

“不要死!不能死!”

在低温里失血过多,除了回到温暖的地方好好调养,只有死路一条。

更令杨风青绝望的是,挣扎了这么久,再加上此时没了抵挡寒冷的衣服,他的体温也开始一路向下。

冷,很冷,越来越冷。

但他没有想过将已然没有活下去可能的呼延琼梅身上的衣物扯到他身上。

“呼哧——”

“挣扎不了了,我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雪梅——冰儿——”

咚——

一声轻响,洞穴内再无动静。

......

夜,上却城。

夏冰儿匆忙走进院落,将院门紧闭,并对旁边的院落喊道:“付姨,别让小雨荷偷听!”

“是!”

“啊!不要啊!冰儿姐姐,让我听一下吧,是不是有哥哥的消息了?”

“母亲,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以后就不和你说话了。”

“啊啊啊!不要打了,我进房,我不听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