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八十章-注定好人

杨风青话语和语气,让呼延琼梅感觉这洞穴内的寒冷不过尔尔。

她没有心思去体验这突如其来,平生未曾感受过的莫名寒冷,她现在担心的是杨风青离开之后不再出现,而她的生命则悄无声息消失在这暗无天日的洞穴内,双手接着用力。

“不要,你不能走!”

杨风青愈发觉得呼延琼梅脑袋有些不正常,而身体的虚弱感还在增强,语气更加不耐烦。

“赤裸上半身暴露在这空气里,以你这情况不过半炷香就算是神仙也无力回天。”

“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到现在我们已差不多互不相欠。好话至此,保重!”

呼延琼梅从不曾想到一个人的话语竟有如此大的伤害,令她感受不到活着的欲望。

在她以前的感知里,别人说话要么是顺耳的话,要么是难听逆耳的话。顺耳的就奖赏,逆耳的就打杀。

她是郡主,是樱和在天雄岛上的小霸王,无人能惹的小霸王!

“不要,呜呜——”

但她的手劲哪有杨风青的手劲大,双手被轻易掰开,两瓣布条被塞进手里。

她没有捏住布条,两只手左右胡乱摸索。

看不到人影,只能从脚步声判断人所在的方位。

“不要走,呜呜——求求你不要走!”

哗啦——

布条落地声在只有呼延琼梅叫声的洞穴内还是很明显。

没有摸到杨风青,呼延琼梅愈发惊慌,不再站在原地,抬脚想上前。

但她许久未有动弹,双脚发麻且受寒冷的影响,哪能说动就动。

噗通——

“啊——呜呜——杨风青,求求你不要丢下我,呜呜——”

呼啦——

呼——

她被两只温暖的手抱起,还带有他们余温的布条围住她的身体,熟悉的身体再次与她贴紧。

僵硬的手紧紧抱住,身体不停抖动。

“不要走,如果要走,就带上我。如果我实在走不了了,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呼延琼梅的语速很快,生怕杨风青没有耐心听她说完。

“唉——”

这声叹息,杨风青也不知里面掺杂了多少种愁的滋味,他注定不能成为一个冷血的人。

“我现在没有力气背着你走,你在我身后走又会拖着我的脚步,你不要动,我动一下。”

“可是——”

“我不会走的,将手松开。”

“哦。”

呼延琼梅缓缓松手,时刻准备在杨风青消失前搂紧他。

好在直至她完全松手,与她紧紧相贴的身体都没有消失。

杨风青双手松开些,快速往呼延琼梅身后绕,但他发现,怎么也绕不过去,因为两只手又抱住了他。

“我——你——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可是——”

“你是不是傻?如果我真要离开,你真能阻止得了我?”

呼延琼梅也是聪明人,当即松手,杨风青顺利绕到呼延琼梅身后。

他想的是呼延琼梅在他身前,他两只手臂左右撑住她,至少保证她不会摔倒。

他们一起抬同一只脚,慢慢往前走。

虽然肯定会很慢,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当真的成了造型后,他发现注意力不能集中。

因为他的手心正好对准呼延琼梅的胸前,而他们两人都赤露上半身。

单单依托胸口相触传来的感不及手上感觉的百分之一,杨风青的自然反应也比之前来得迅猛。

前面的呼延琼梅没有说话,双脚往上垫高。

她虽比杨风青挨了一个头,但女子普遍比男子的腿稍长一些,她也不例外。

“没事的,这么走会比较好走一些。”

杨风青真想找一块豆腐撞死在当场,不久前还大义凛然说不想,但身体——

“抱歉,等会儿就会正常的。”

“没事,往哪走?”

呼延琼梅嘴上说没事,但语气与两人之间出现的怪异汗渍,都将她真正的内心显露。

“往右走,那边似乎要比左边稍稍亮一些。先抬左脚,慢一些,步幅小一些。”

“嗯嗯。”

与之前从杨风青话语里感受到的寒冷不同,这次她在杨风青的语气里感受到关心。寒冷的洞穴不再那么寒冷,只因心窝变成了一个小太阳,暖流涌遍全身,困乏无力的身体渐渐出现了莫名的力量。

两人同时抬脚,落地时,她却好巧不巧踩到了圆石上。

“哎呀——”

这情况下,即将摔倒之人本能会双手捉向四周,妄图捉到一切可以撑住身体的东西。

她捉住了,是杨风青的手。只不过空荡的洞穴,气氛更加怪异。

因为她的手是握紧杨风青的手背,杨风青的手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受力,就会自然而然往另一侧冲,结果就是两人的手都被弹开。

“没事。”

滴答——

“啊!是什么?好冰!”

滴答滴答——

“啊!到底是什么啊?难道这里也会下雨吗?我们——”

“不要动!”

杨风青的声音带着颤音,两只手胡乱动弹几下,一只手缩回后面,在鼻子上胡乱擦拭。

“好了,走吧。”

呼延琼梅却没有动弹。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其实可以的。”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走吧。”

“但是你——”

“如果我会因为流鼻血而死,那我就不配继续活着。”

“噗嗤——嗯,你慢一些。”

随着走动,虽然反应和不小心的接触还在,但两人都习以为常,不再如第一次接触那般不堪。

两人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至呼延琼梅出声。

“我——呼呼——好累,我实在走不动了。”

其实她早就走不动了,很长一段路都是杨风青两只手在她走动时,往上将她抬起来一些。

“呼——我也很累,那就休息会儿吧。”

“为什么还是看不到亮光?”

“不知,不过这边又开始有碎石块和泥土了。”

咕噜噜——

杨风青的肚子响起令人忧心的叫声。

“你是不是饿了?”

“嗯。”

“我——我其实还有吃的。”

杨风青:“......”

不过他倒没有怨恨呼延琼梅,他们落下来时,关系可不是如今这般不清不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