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七十六章-杨家军魂

深蓝城港口为了收租与防御,自港口进城被搬来的巨大花岗石分为九个入口。

自西向东被赋予各个有寓意美好的名字,如“瑞明”、“永宁”等等。

中,这个字是所有君王都很在意的字。

中,这个位置是所有人都很在意的位置。

所以九个入口的‘中’,较之其他八个入口,单宽度就比其它八个入口宽度的总和有余,足有九丈。

用于建造拱门石料通体呈暗金色,横跨以琉璃铺满的大道,在它后面一丈还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两块石料连如蚂蚁大小的缝隙都不存在,光滑坚硬。

赵国喜为了取得这两个被他称作镇中之瑰宝的黑金石,耗费数以百万计的人力,折损的钱财更是不计其数。

两块黑金石上面鼎立一座精修细致小楼,赵国喜每到深蓝城,必来此歇息,他称之为中房。

当赵国喜站在中房的窗户旁,低头看在他脚下川流不息的人群,都会连连大喊:“居袤中,观天下人如蝼蚁,我才是天下中人!”

中人代指什么,你懂我懂大家都懂。

而袤中,即这座中门的名字。袤中,广袤大地的中心也。

只是此时中房已不见,两块黑金石之间架起层叠的暗红色长木。

暗红色之间有些地方是白色,也不知长木原来的颜色到底是暗红色还是白色。

长木上面朝港口的那端,光武军用人的智慧建起一面木制防御墙。

防御墙之前有缝隙,从木墙里面向外面射箭,只要箭头探出缝隙,每一箭都能射向下面。

木墙对外那面扎着密集的箭矢,可见外面的人想射箭进木墙这一边只能凭运气。木墙之后,四面八方都是士卒。

一名将领在木墙旁,透过缝隙查看暂时没有樱和军的港口。

“大人,箭矢不够用了!”

将领转身,年纪应该不过三十。

“城里木头这么多,难道还要本将军教你们削木做箭吗?”

“不是,是——是宗江军和长将军他们派人堵住了进城的路,说是要筑起第二道防线,任何人不得越过防线,不然当作逃兵斩首!”

将领一拳砸在木墙上,外面的箭矢撞击,响起哗啦声。

脑袋斜侧,眼睛愈发明亮。再确认一眼外面的情形:“将木墙拆了,拿上面的箭矢!”

士卒大喜。

“是!”

将领没有离去询问那两个将军为什么要建起第二道防线,因为他是渝州军,那两个分别是天星州军和岭南州军,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等着吧!大将军回来之时,就是你们丧命之时!”

他们将木墙拆下后,之前能轻易取他们性命箭矢,成了香饽饽。

“速度快些!樱和军说不定哪时候又要攻城!”

“是!”

他的担心没有多余,他们正俯身拉扯弓箭,一阵箭矢飞扬声响彻四周。

“不好!快趴下!”

噗噗噗——

“啊啊啊!”

霎时间,中箭受伤者不下于上千人!

前一个呼吸没有一个人影的大道传来震耳发聩的吼叫声,挤满大道的樱和军手持独特的长剑赤脚冲来。

光武将领睚眦欲裂,双手拍在长木上起身。

“都给我起来!就算战死也不能让他们攻破大门!”

“是!”

咻——

又是一连串箭矢射来的声音,将军大吼:“捡起木板抵挡!快!”

说罢,当先捡起面前那张还没拔完箭矢的木牌。

他四周的士卒纷纷效仿,奈何箭矢可不会等他们防御好才飞来。

噗噗噗——

“额额额!”

“射箭!杀!”

也不知樱和军是如何想的,竟然赤脚冲来。

一开始的速度还可以,在进入之前他们冲击最远的地方时,响起一片惨叫。

很多樱和士卒倒在地上,紧抱破开大口的脚板。

原来是之前死去的樱和士卒,他们的兵器都落在大道上,为光武军筑起一道陷阱。

呼延天工在船上看到这一幕,气得跳脚。

“该死!叫他们都将鞋子穿上!以后谁要是再敢说冲锋时脱鞋子是光荣与英勇的象征,统统斩首!”

“是!”

原来樱和军还有这种习俗,难怪冲锋会脱鞋,之前杨良还以为樱和军是为了熏死他们呢!

杨良,本名伊永年。他为什么会改这个名字,无人知道。

杨姓在渝州军里可不一般,特别还是渝州军的王牌——杨家军。

有人猜测是有杨家人赐予他这个名字,不然早就有杨家人找他麻烦,不过随着杨家失势,这件事也就无疾而终了。

借着樱和军自乱阵脚的间隙,杨良不断发号施令,袤中墙上又立起一座新的木墙,只是这座木墙都是士卒顶着,对方若是投放石头,不知他们能不能顶——

呼——

樱和军说不得,说什么来什么。

杨良没有躲避,抵在木墙后。

“誓死不退!不悔杨家军!”

与他一起抵挡在木墙后的士卒同时大吼。

“誓死不退!不悔杨家军!”

两侧有将士背上大刀,就要跑来。

杨良听到响动,转身对着他们大叫。

“都不要过来!弓箭兵寻找时机射箭,大刀兵在他们登上城墙时,给我狠狠杀!”

“是!”

嘭——

成人脑袋大的石头砸在一块木墙上,巨大的冲力让木墙后十余人的手止不住往后缩,受到反震,嘴角同时溢血。

正对石头落下位置的士卒更是直接倒飞,在空中狂喷鲜血。

他的手还在往木墙所在的方向伸着,眼睛紧盯他之前所在的位置。

眼里有不舍、伤心与愧疚,唯独没有害怕。

“噗——誓死不退!杨家军!”

嘭——

他落下袤中墙,左右士卒眼睁睁看着,没人追上去查看他的伤势,因为:“誓死不退!杨家军!”

嘭嘭嘭——

石头砸中木墙的声音不绝于耳,喷血声与其就如黑夜与白天,有你就有我。

“守住!不能退!”

嘭——

咔嚓——

杨良手肘刺破皮肉,露出一截,甚是恐怖。

上面的血丝与肌肉肉眼可见,因他的用力而抖动。

他似是没有发现,就连眼角都不曾动弹一下,他的整个眼睛里都是视死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