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七十一章-我们来吧

鹰雪梅迷茫睁开眼,入眼是熟悉的宫殿。正要开口叫人,昏迷前的事令她如从温暖的被子里,突然落进冰凉的正木江水里。

挣扎起身,惊慌大叫。

“风青哥哥——”

哒哒哒——

嘎吱——

脸色只能用复杂来形容的鹰作栋推门走进来。

“别叫了!还好我早就防备你醒来会乱叫,让宫女都离开了。”

鹰雪梅根本没有听鹰作栋说了什么,着急询问。

“父亲——风青——风青哥哥呢?”

鹰作栋坐到床榻旁,失望摇头。

“找遍了,找不到。”

鹰雪梅轻轻呼出一口气,身体缩回被子里,苍白的脸露出一抹笑容。

“找不到不正好吗?”

“这次与以前不同!这次可以确信,他是被樱和人带走了!”

鹰雪梅的笑容凝固。

“你们怎么确定是樱和人?”

“在找到你的附近,有很多樱和人的尸体。”

“那我们就直接与樱和要人!”

鹰作栋起身在房间里快速来回,没有说话。

鹰雪梅不知为何,再次开口。

“这样也不行吗?”

“行!但是不知道以前是谁答应要把风青交给樱和,而且还亲自画了他的画像!我现在想想就想打她几下!”

鹰雪梅有些窘迫,更多的则是担心。

“我就说他是这重要的犯人,需要先审问。只要人到我们这边,我们就可以说画像错了等等。”

“其实关于风青的事,可以稍稍放心。我已经向樱和派遣许多密探和死士,只要发现他,至少能保证他没有性命之忧。我们现在需要担心的是光武!”

“光武怎么了?”

“你难道除了风青,其他事都失忆了吗?德祐死了!”

鹰雪梅沉眉,过了一会儿。

“再立一个皇上就好了。”

“皇上哪有那么好立的?德祐没有子嗣!如果随意立皇帝,怎么能让天下人信服!”

“玖治不是还有几个皇子吗?”

“除了被三王裹挟的,其他都被你杀了!”

鹰雪梅:“......”

“倒是有一个人比起任何人都适合登上皇位,可惜他不知所踪了。”

“谁?”

“蒙惠王爷李明月。”

“那就先不立皇上算了!”

“不行!此时正是特别的时候,没有皇上,就没有主心骨!”

鹰雪梅想了好一会儿,眼睛闪过异色。

“父亲,让我登基吧!”

鹰作栋一个哆嗦,连着倒退数十步。抬手指向鹰雪梅,舌头锊不直。

“你——你——”

鹰雪梅走下床,往鹰作栋走去。每走一步,她的脸就坚定一些。

拉紧鹰作栋的手,压着他坐到之前的位置。

“父亲你不会没有听到外面的流言吧?”

鹰作栋如何没有听到,民间都在盛传他才是光武的皇上等等。

“如今我已是太皇太后,手中亲军十万!而你是武定候、太尉,掌控光武百万大军,就算他们有所怨言,也不敢说出来!”

“况且以如今的局势,除了我们平定其他三王,不然不管哪个王爷最后统一光武,我们鹰家都将不复存在!”

“看似有得选,其实我们鹰家早已到了没有选择的境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最近接连驾崩两个皇上,鹰作栋的思绪都来不及转变。

“嗯!雪梅你说得对!”

“具体的事宜,父亲你去做吧。”

“嗯,我现在就去准备!”

鹰作栋离开后,之前盛气凌人的鹰雪梅气势垮塌。

“风青哥哥——对不起!雪梅想你!”

......

鹰作栋和鹰雪梅以为至少没有性命之忧的杨风青身处不知名山涧中,衣服破烂,身上再添几道伤痕。

背上的红袖匕已然不见,脸色虽然还是很苍白,但看模样至少能正常行动。

躺在一个巨大圆石上,沉思模样。

呼延琼梅黑衣破了数个大洞,最惨的还是她的手下,仅剩十多人,且人人带伤,有的与杨风青的伤不遑多让。

“小姐,怎么办?我们现在才到渝州。”

呼延琼梅气呼呼扯开头套,疾步走到杨风青身边,扯紧杨风青的衣领。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他们早有安排,所以昨日直至出城都一切顺利。

但在距离京城五十里的山谷,却遭到埋伏。

呼延琼梅将杨风青拉出去当挡箭牌,结果就是杨风青被射中几箭,那几个挟持杨风青出去的男子都没能再动弹。

杨风青也一直在思考是谁追杀他,还真的被他想到了,不过他可没打算与呼延琼梅说。

“罗大光啊,你不是对我发了通缉令吗?”

“你!不说就算了,下次再遇到追兵,就将他扔出去,我们不要他了!”

虽然越看杨风青越可恶,但相比于她的大好年华,她觉得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一名负责看守杨风青的男子,杀意盎然开口。

“小姐,这小子太可恶,害我们白白死了好上百个兄弟,不如现在就杀了他!”

“你是不是傻?现在杀了他,怎么跟那些人证明我们不要他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让他动弹不得?”

呼延琼梅眼睛发亮。

“对啊!你们现在就动手,怎么残忍怎么来!”

杨风青暗暗咋舌,呼延琼梅身材相比于光武女子来说要矮小些,不过该发育的地方比一般光武女子发育得要好一些,圆而可爱。

如果她不说话,平日里见到这么一个女孩,谁能想到她有这么狠毒的心?

杨风青在呼延琼梅身上上下扫过,心中则在想:“既然如此,等会儿我该怎么炮制你呢?”

可能对杨风青这个拖油瓶早已有太多怨气,得知可以折磨杨风青,就连与杨风青一般伤势的男子竟然都挣扎爬起来。

呼延琼梅在一旁正兴致勃勃,不经意间与杨风青的目光对视,身体一连打了数个冷战。

“等下!”

呼延琼梅的手下疑惑转头,如果是往常,杨风青或许还会陪他们玩一会儿,但现在他的实力百不存一,不想翻在阴沟里。

右手在腰间划过,再闪出来时,携带一抹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