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技能页面

诸天技能页面

更新时间:2021-07-27 21:38:17

最新章节: 杨风青正要走,眉头一皱,拉住裘梓彤,两人蹲在墙边的树丛里,看向育德宫的大门。哒哒哒——“换岗时间到了,你们都下去吧。”“是。”原来是换岗时间?但杨风青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脚步声太多了,而且气息很诡异。嘎吱——宫门慢慢打开,第一个进来的人让杨风青更是疑惑——东方雄!在东方雄身边还有个男子,裘梓彤看到

第一百五十九章-威逼利诱

红娘正要回答,杨风青的手毫无征兆下落,毫不怜惜捏紧女子雪白的脖颈。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你的面前吧!”

“你——动手吧!就是死,我们狄家最后的尊严绝不可能任人践踏!”

红娘耿直脖子,眼眸通红。

杨风青不作回应,手上继续使力。

房间陷入静谧,杨风青嘴角含讥讽,看着红娘,手上则渐渐发力。

红娘盯着杨风青的手和女子的神情,杨风青的手每缩紧一分都能在她的眼眸里看出痕迹。

杨风青手上继续使力,女子的脸庞开始显现痛苦,红娘的眉头随着更加紧皱。

杨风青移开目光,正要用力,红娘突然大叫。

“我答应!我答应你!”

杨风青松开手,女子脸上的痛苦神色迅速消散。

“说吧,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最近两日都进不去,不过三日后就是玖治出灵之日,到时候定会有机会。”

“好,这几日我们都在悦娥楼,而她——我将一直带在身边。”

“对了,如果你们能让我满意,我可以帮助你们夺回大博济皇位!”

红娘脸上闪过很多神色,飞快点头。

“是!”

......

鹰府书房,除了鹰作栋还有一道人影。

“顾老这么晚前来,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顾铁房摇摇头,心中有些感慨时过境迁。

二十年前,他还正值壮年,而以杨征远为首的谨清党一派更加势大。

如果诅咒可以让人死亡,他们两人那会儿不知让对方死过多少回了。

而现在——

“唉——鹰大人折煞老夫了。老夫此次前来,是想与鹰大人求情。”

鹰作栋不露声色拿起茶杯,吹拂几口。

“顾老为人正直,为官清廉,是为谁求情?”

“还不是我那该死却不死的三郎顾旭章!”

“嗯?有三郎的消息了?难道他降敌了?”

说来顾旭章虽然是立直党,但因为年纪与鹰作栋等人相仿,行事作风又有些相似,与谨清党关系倒不怎么坏,与中立党相似。

辽东失守,除了顾旭章,其他重要将领都回到天抚防线,这件事他关注过。

不过自从去了抚顺,一切事情就像风火急雷,京城的事又都在蔡候朱的控制中,他知之甚少。

“唉——三郎与刘长安,追随什么神武大将军——”

“什么?!”

低头哀叹的顾铁房被鹰作栋的吼声惊吓,也跟着猛然起身。

“鹰大人,你是怎么了?”

“你说三郎如今追随神武大将军?”

“是,是啊!这什么神武大将军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三郎也不知是得了什么失心疯,堂堂五品大员,竟然追随而去。”

“他们现在在哪?”

“他们如今都在天雄岛上。回信与老夫说是为光武收复失地,老夫询问他那个神武大将军姓甚名谁,以前又是哪一座城池的将领,可他却总是无视。老夫认为那个神武大将军来历不明,三郎那小子又乖张不堪,所以老夫担心他们以后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特地来请求鹰大人恕罪。”

鹰作栋心中畅快,脸色明朗很多。

“原来如此!”

唉声叹气的顾铁房愕然。

“啊?什么原来如此?!”

“没有什么,顾老放心吧。三郎只是行事比较放荡不羁,何事可以做,何事不可以做,他还是心中有数的。对了,他们在天雄岛撒好难过的情况如何?”

“那个神武大将军似乎怀有真才实学,北林不过数日,便被他们攻占,如今北林的西噬港口就在他们的手里。前几日他们又攻下了中林三座城池,逼迫中林不得不与南林一起投靠上官家族。如今中立、南林与上官的援军正在聚集大军,过些时日就将反攻他们了。”

“嗯——我知道了。”

“那个——鹰大人,三郎的事——”

“我知道了,放心吧。”

顾铁房作揖点头。

“那就多谢鹰大人了,以后鹰大人有何吩咐,尽管知会一声。如果鹰大人没有什么要吩咐的,老夫就先回去了。”

“嗯,送顾老出府。”

等顾旭章离去,鹰作栋已经有喜色的脸上喜色更加明显。

“哈哈哈——好!不愧是杨家的子弟!不过你小子——唉——过两日就是玖治的出灵之日,如今出不了京城,先写一封信过去,待出灵后,我再亲自登岛见见那小子。”

“还有上官家,可真是翅膀硬了,得敲打敲打!”

......

转过一日来,光武上因为不久后两日后就是玖治出灵之日,光武内紧外松,一片压抑与沉闷。

岭南某个小镇,一大批战船靠岸,从上面奔下上千道骑兵。

最前面那人摇手,好听的声音大喊。

“去临河!”

虽然带着怒气,却像是在撒娇。

呼喊之后,没有压低声音的自言自语。

“罗大光,我一定要杀了你!”

......

悦娥楼七楼紧邻最右侧那个房间的房子里,杨风青感觉耳朵突然发痒,轻轻揉了揉。

“轻一些。”

只见他双脚放在一个木盆里,昨晚昏迷的那个女子正细心为他洗脚。

但就算再细心,为他人洗脚一事是她生平第一次做,还是很不习惯。

“公子见谅,子欣会再轻一些。”

狄子欣脸上没有别扭与委屈,只有小心翼翼。

我见犹怜的模样,不说在一旁的红娘,就是罗大光、二狗和杨瓒都有些不忍心。

昨晚他们将人弄晕带过来时,也不见他们有这幅表情。

在一旁的红娘微微侧目,嘴巴张开又闭上,快步打开房门离开。

眼不见心不烦,再在这待下去,她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公子,我们这几日就在这里待着不出去吗?”

“要不让我们——”

杨风青扫了罗大光一眼,再看向二狗,二狗慌张摆手。

“还出去?你们也想像二狗这般?”

两人缄默。

不过一想到最近几日都可以在悦娥楼随心所欲的‘玩’,又都开心了些。

他们的脸色杨风青一看就明白,所以不介意浇一盆冷水。